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捌

这章刷了喻总,话说苏美人和喻花魁都是苏力十足的人物o(*////▽////*)q 舔舔舔⁄(⁄ ⁄•⁄ω⁄•⁄ ⁄)⁄

===============================

       当苏沐秋和叶修循声赶到时,就看到两个人正在执剑缠斗,武器相交的声音不绝于耳,还有一人站得不远不近地正在观战,一身石青色滚边长袍,长身玉立面容沉静,并不因面前的打斗而感到半分慌乱,甚至在看到两人时微笑点头算是打招呼。

       千机楼里,四位阁主和苏老板的院子是最安静的,来往的人员也少,除非主人家弄出极大的动静,否则是不会引来别人,这次若不是恰巧苏沐秋有事前来找喻文州,按着喻大阁主七窍玲珑心凡事能不说就不说的性子,这外来者不论是被他暗暗扣下还是放走了,旁人怕是都会不得而知。

       正在缠斗的两人,一个是喻文州的护卫小厮,郑轩,另一个却是从外貌到装束都无比的普通,扔人堆里一下子就找不到的类型,只是那一手剑法却是极为精妙,郑轩的剑法虽可称上乘,却是难敌这个明显是顶尖的用剑高手,所以苏沐秋他们站了没一会郑轩就急转直下地落于下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看到有人出现所以加快了攻势。

       叶修凝神看了那人一会,突然轻轻皱了一下眉。

       这剑法与身法,似乎……

       便在这时,那人手腕一挑,一个变招突然挥剑回旋,竟是直指要害,刁钻狠辣得让人心惊,郑轩无法只能退开避其锋芒,而对方等的就是这一刻,非是要取人性命,而是趁机逃走。

       只是就在他转身之际,一个肉眼几乎难辨的小黑点急速往那人腰间袭去,无声无息,只要袭中,对方便会瞬间失去行动力,虽然只有几息时间,却足够郑轩再次把人制住。

       然而出乎意料的,这个隐秘的攻击似乎并没有命中,对方根本没有丝毫停顿,转眼就已经消失在了墙头之后。

       直到此时,一直含笑的喻文州脸上的表情才微微凝固了一下,眼底有疑惑一闪而过。

      “文州,怎么回事?”苏大老板之前也是不远不近地观战,现在见人已经跑了,才走到喻文州面前,询问道。

      “一个有趣的客人罢了。”喻文州笑道,那般的轻描淡写,若非亲眼见到刚刚那人狠辣的剑法,还真的就信了不过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客人。

       “难得有你喻大花魁也留不住的客人。”苏沐秋玩味一笑,没有点破他的睁眼说瞎话。

       “本来留得住的。”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眼睛却是若有似无地扫了一下苏沐秋身旁的叶修。

       苏沐秋仿佛没有发现他的意有所指,笑了笑,“请我进你的蓝雨阁坐坐吧,我可是有正经事和你说。”

       “哪里还需要我请,这千机楼可都是老板你的地儿,哪处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喻文州与他一边打趣,一边带着两人进了门。

       喻文州的住处与他这人一样,处处透着书卷之气,着眼间尽是雅意。

       两人对面而坐,叶修站在苏沐秋身后垂首而立,端的是一副听话的乖顺模样,喻文州见着眼里闪过一丝趣味,敲了敲桌子,缓声道:“老板这小厮用得可顺手?”

       “不顺手,愚笨的东西。”苏沐秋毫不犹豫地道。

        喻文州闷笑,“难为你这挑剔的性子居然能让这愚笨之人搁在眼前,想来心里定是满意的。”言下之意就是别口是心非了。

       苏沐秋轻哼一声,倒是不在意他这揶揄,这时郑轩已经泡好了茶捧了上来,苏沐秋拿起茶碗喝了一口,便开口赞道:“好茶,这是上好的‘闻林’吧?”

       “正是‘闻林’。”喻文州点了点头,也捧茶喝了一口,动作是说不出的优雅。

       “今年天时不好,‘闻林’的收成锐减了三分之一,上品的‘闻林’都是贵逾千金,还是有价无市,果然你这喻阁主就是好东西多。”

       “说到好东西哪里比得过老板你手里的,若是你愿,多的是人巴巴捧着无数珍宝就为讨你欢心。”

       “说不过你。”苏沐秋摇了摇头,转而回归了正题,“白天我见了位客人,说是想请你过府 为其女儿弹奏一曲,以作庆生。”

       “哪个府上?”

       “城南的张府。”

       “贩丝绸茶叶起家的张家吗?”喻文州为苏沐秋添了茶道,“坊间传闻张老板膝下有一独女,晚年得来,自幼丧母,张老板把这女儿视为掌上明珠,疼爱有加。如今能得老板你做说客,想必付的价码不低,倒真是个慈父。”

       “那你看在人家的慈父心肠上,可是愿意过府献艺?”

       “也不是不行,只是好处老板你得了,却要我无偿付出,这是不是过分了些?”喻文州微微一笑,看在苏沐秋眼里那就是狡诈异常。

        “想要什么?”苏沐秋开门见山,和喻花魁绕来绕去极为耗费心神,他今日是没多少这兴致。

       “把你的小厮借我使唤几天可好?”

        苏沐秋想都没想就断然拒绝,“那不成。”

       “这么宝贝?”喻文州扫了一眼叶修,随即眼露暧昧地在两人间回转。

       “想什么呢。”苏沐秋伸手迅速在喻文州的额上拍了一下,力道不重不轻,喻文州却知道这是警告,心思几转,瞬间就收敛了。

       “好吧,夺人所爱非君子所为,那我只能换一样了。”喻文州沉吟半响,才再次开口,“那就那把你年前所得的玉壶冰琴吧。”

       “我就知道你觊觎那把琴许久了。”苏沐秋笑骂,那玉壶冰琴属金远一派的斫琴风格,该琴体薄且轻,是传世南宋琴中的精品,就连苏沐秋这非爱琴之人都爱不释手,就更不要说喻文州这琴艺大家,可是向苏沐秋求取多次,如今终于是得偿所愿。

       “那便谢谢老板了。不知那张小姐生辰是何时?喜何种曲风?”

       “张老板说得我答复后自会把他闺女的喜好送来,我到时差人送来便是。不扰你休息,我回去了。”

      “老板慢走。”

       目送两人离开,喻文州捧起茶碗继续品茗,直到郑轩以丝绢包裹奉上一物,置于案上在他面前打开。

       雪白的丝绢上放置着一枚以黑曜石打造的棋子,看起来并无什么特别,而棋子旁是一个红色的小花苞。

       喻文州拿起那个小花苞端详了一会,轻笑了起来,“杰希送我的君子兰,好不容易快开花了,却被人这般粗鲁地摘了下来,真是可惜了。”

      “院子里的君子兰,只有刚刚老板站的那处……”郑轩低声道,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喻文州摆了摆手打断。

      “没事,摘了就摘了。”

      “那刚刚那人?”

      “还会回来的,你去和文清说说,让他加强一下楼里的守卫,留意留意可疑之人。”喻文州道。

       另一边,苏沐秋带着叶修回去自己的院子,一路无话,沉默得让人有些惴惴不安,不过叶修是没有一丝感觉,待到回了苏沐秋的住处,苏大老板长袖一挥坐在主位上,伺候了他那么些天的叶修知道这会是要奉茶的,便乖乖去泡茶,一会便将茶碗放到了苏沐秋手边的小桌上。

       只是他手刚放下茶碗准备收回,苏沐秋却突然伸过手来要钳住他手腕,这次却没有上次那般轻易,电光火石间两人已经单手交锋多回,不过两人都无意久缠,竟然又同一时间收了手,仿佛有着天生的默契。

      “老板这是何意?”叶修语气散漫地问道。

       苏沐秋看了他一眼,然后就抬起刚刚和他交手的那只手置于鼻前,轻轻嗅了嗅,随即就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我楼里的微草阁主王杰希,最喜侍弄花草,我和其他几位阁主院子里的植物多是他送的,几个月前他送了些君子兰给文州,这君子兰很是特别,即使还未开花只是花苞形状都已经芳香四溢,人若是伸手碰了,手上都能带香,一日方散。”

       这话说到这里,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叶修自然清楚,他不说话,只看着苏沐秋,以不变应万变。

       “摘叶飞花皆可伤人,我真是小瞧你了。”苏沐秋眼神一变,眼里寒光彷如利刃,直落在叶修身上。

       “你千机楼不也卧虎藏龙?”叶修搓了搓手,发现还真有股挥之不去的香味,“这花真是用于追踪的好物。”

        苏沐秋冷哼一声,“你认识那人?”

       “不认识,不过与他师傅算是旧识。”

       “他进楼里有何目的?”

       “这我哪里知道,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他。”

       “那你还救他?”

       “我和他师傅是旧识,终归是不能看着他唯一的弟子落入火坑啊。”

       “火坑?既然我千机楼是火坑,你当初怎么就进得义无反顾?”苏沐秋站起来,缓缓向叶修逼近,一字一句说得无比清晰。

       “你到底是什么人?进我千机楼到底有何目的?”

                                      卷柒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玖

闻林茶就是庐山云雾茶,由于长年饱受庐山流泉飞瀑的亲润、行云走雾的熏陶,从而形成其独特的醇香品质:叶厚毫多、醇香甘润、富含营养、延年益寿。是贡茶来着。


评论(34)
热度(238)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