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 桃之夭夭 卷玖

    “我没钱啊。”

       叶修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回答了苏沐秋的咄咄逼人,声音之铿锵有力简直有股庄严的味道,可是内容却让苏沐秋原本十分有压迫感的表情出现了裂缝。

       “你说什么?说多一次?”苏沐秋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声音很轻,却也透着危险。

       不过叶修是从来不畏惧生死,再次字正腔圆地重复了一次,“我没钱啊。”

       苏沐秋死死盯着叶修的脸,像是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丝的不对劲,从而击破他这个惹人生气的言论,可是没有,对方那张总是懒懒散散的脸上没有一点不对劲,依旧非常的欠揍。

       忍、忍、忍……忍不了了!!

       叶修就看到一道黑影袭来,下意识想抵挡,但是看到某人难得一见彷如猫儿炸毛般的恼怒表情,就没再动作,任凭那双修长白皙的掐上靠近脖子的肩膀位置,做了个恍如掐脖子的姿势。

       “你没钱你就卖身我千机楼!!没钱你就卖身啊你!!谁像你一样没钱就卖……”苏沐秋掐着叶修使劲摇晃,一向仪态万千风度翩翩的苏美人第一次如此失仪。

       或许万丈红尘中,总有一人能让你把最真实的一面表露于前。

       “你这是青楼啊,没钱的在你这卖身不是很正常吗?”叶修边晃边说,斜眼看他,表情之欠揍让苏沐秋真的是恨不得掐死他。

       不过叶修说的也是实话,所以苏沐秋无言以对,只能发泄似地掐着他摇了好一会才气呼呼地放手,坐回去喝茶压火。

       叶修揉了揉被掐的位置,也大大咧咧地坐到苏沐秋的对面,倒了杯茶喝起来。

       对于他非常自觉的行为苏沐秋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除了送他一颗美美的白眼外,不做任何表示。

       过了一会,苏美人已经平心静气下来,才再次开口:“那人你既然认识,那他姓甚名谁,做什么的你定然知道。”

       “知道是知道,却不能和你说。”

       “怎么?难道是什么作奸犯科,汪洋大盗?”

       “不可说,不可说。”

       “对主子欺瞒,你倒是不怕我责罚你?”

       “罚吧罚吧,反正我签的死契,罚月钱随意,反正要还债,如果打板子,根据我朝律法,主子是不能打死仆役的,既然打不死,我就不怕了。”言下之意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苏沐秋觉得自己很可能有一天真会被这个家伙气死,为了自己的身体着想,他赶苍蝇似地把人赶走了。

       既然已经得喻文州答允,第二天苏沐秋就派人给张老板送去消息,知道事已成,张老板十分高兴,便又准备了两份厚礼,一份送给苏老板,另一份自然是送给喻花魁。

       而之后的后续事宜,就不用再由苏沐秋操心,要怎么再宰……啊不,是和张老板洽商出场费、劳务费之类的事宜,由账房总管兼大掌柜苏沐橙负责。

       不过两天后,苏沐橙却是和喻文州、张新杰一同来找苏沐秋。

       “稀奇,你们怎么一起来了?可是有什么事?”苏沐秋看着三人,眼露疑惑,然后看了一眼叶修,做了这么久的小厮,叶修还是很及格的,起码他知道这是示意他奉茶的意思,所以很利索地在三人落座后就把茶碗放在了他们的面前,之后就退回苏沐秋的身后站好。

       “的确是有一事,需要哥哥定夺。”苏沐橙代表三人开口,“哥哥可记得几天前来请文州过府为女儿庆生的张老板。”

       “自然记得。”苏沐秋颔首,那位出手阔绰又爽快的张老板他还是挺有印象的。

       “昨天他来和我洽商事宜,说他的女儿不喜柔软缠绵的婉约曲子,偏好金戈铁马的刚硬豪迈,同时还爱极剑舞,所以张老板希望这次为女儿庆生,除了文州的琴,还能有剑舞,琴剑相和,相得益彰。”

       “这张家小姐倒是特别。”苏沐秋笑了笑,“这要求可不是什么容易之事,要能和文州琴剑相和的舞者,咱们楼里的孩子怕是难以胜任。”

       这话不假,千机楼里,喻文州的琴和周泽楷的歌都是最难和人配合,不是他们不愿意,而是音律之事,讲究一个‘知’,所谓知音知音,其他人无法‘知’这两位之意,那便无从配合,跟不上,所以除了难得两位花魁同台演出,其他时候两人都是独自上台,而周泽楷因为‘寡言’又逼走了一个琴师,已经是许久都不曾登台献艺。

       “所以才来找老板你。”喻文州微笑开口,“如果楼里的孩子无法配合我,那便从楼外招人,总不能坠了我千机楼的名声才是。”

       “哦?”苏沐秋挑了挑眉,转眼看向了张新杰,“我记得新杰你之前说过要招琴师的,招到了吗?”

       “同行之中的推荐之人皆已面见过,可无一能合小周的心意。”张新杰道,“天下琴师众多,出招募帖,或许能招到让小周合意的琴师。”

       苏沐秋沉思起来,众人也不多话,只静静等候他的定夺。

       “沐橙,张老板的女儿生辰在何时?”

       “来年四月。”

       “这么久?下月才过年呢,算一算还有小五个月,这张老板倒是心急。”

       “嘻嘻,那还不是因为苏老板难见,喻花魁难请,张老板是慈父心肠,为了女儿打算软磨硬泡死缠烂打持之以恒来着。”

       “倒的确是慈父心肠,既然这样,便出招募贴,就上书为喻花魁和周花魁‘觅知音’,广招天下舞者琴师于元宵佳节前来相聚。”苏沐秋以折扇轻敲手心,缓缓开口,唇边的笑意却是十分狡黠。

       “老板,我们是要招人,不是为两位花魁相亲。”张新杰不赞同道,如果这招募贴当真这样写,到时候怕是前来的人能把千机楼塞满。

       “可是这样极有趣不是?文州怎么看?”苏沐秋摆了摆手,他当然知道这帖子之言过分暧昧,可元宵节嘛,热闹热闹也是好的,再说,杰希可是算过诸人红鸾星动,如今除了张佳乐都没人有动静,他这老板自然要为他的花魁,他的‘摇钱树’好好操心才对。

       “人多也好,热闹。”喻文州捧起茶喝了一口,笑得十分温雅地同意了。

       张新杰看着面前都是九曲心肠的两只,有些心累地揉了揉眉心,不说话,这便是妥协了。

       “好咧,热闹些也好,那我定要大家好好准备。”苏沐橙对于这事也是十分赞同,应承下来后就已经在脑海里想了好些方案,越想越激动,便也坐不住,和苏沐秋说了一声后就走了。

       另外两人见无事,也都跟着离去。

       “剑舞啊……你说是不是很巧合?”苏沐秋轻笑了一声,斜了一眼叶修,眼里是兴味十足,“你助他逃脱,就不知道他会不会自投罗网了,若是来了,那真是白白浪费了你的一番苦心。”

       “我助他一次是因着与他师父的交情,再来我可不一定会出手,只要死不了就好了。”叶修道。

       “那你真该操心了,落入文州的手里,生不如死……实在是太简单了。”苏沐秋站了起来,伸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语气很是同情。

       叶修摊手,“那也是他的选择,怨不得人。”

       “啧啧啧,真是凉薄。”

       “我若是凉薄,你就是恶劣,彼此彼此。”

       “谁和你彼此彼此!”

       “谁应声谁就是~~”

       “叶、修!”

       今天的苏老板和他的叶小厮,感情也是一如既往的好呀!

                              卷捌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拾

今天阑总截图给我看说有个姑娘说我的千机诉风月是有生之年系列QAQ

姑娘你看看我啊看我看我看我,我更新了啊!!不会是有生之年系列的啊!!我坑品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很好的啊啊啊啊啊!!!TAT

然后关于叶神卖身千机楼,我曾经问过尉迟和阑总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我:你们觉得老叶到底会为了什么原因卖身呢?

迟儿&阑总:没钱,没饭吃。

我:……好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

叶神你果然……是个不屈小节的大丈夫【赞】

评论(23)
热度(219)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