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 桃之夭夭 卷拾贰

有一句话高乔,这个自由心证。

==================================================

       正月初一,千机楼的人早早就起床,出了房门见到人都是互道祝福,接着就结伴往老板苏沐秋的院子里走去。

       干什么?当然是讨红包啊!

       苏老板捞金的能力是一绝,但为人护短对自己人是一点都不吝啬,自他接掌千机楼,每年春节,所有到他面前说句吉祥话的都能收获厚厚红包一封,所以这一天,来他院子的人总是络绎不绝。

       “老板,祝你新年快乐。”

       “老板,祝你财源广进。”

       “老板,祝你青春常驻。”

       “老板……”

       叶修站在苏沐秋身边,这来的人一波一波,他的主子就像散财童子一样发红包,而且千机楼的人还非常有文采,他听了这么久还没听到有重复的吉祥话,也是厉害。

       等所有人都来过了,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苏沐秋缓缓舒了口气,捧起手边的茶碗喝了一口,刚放下,一只修长的手就在自己的眼前摊开来,视线上移,就是自家小厮总是有股吊儿郎当味道的笑脸。

       “老板,祝你心想事成。”说着手掌摊得更直,明显就是一副讨红包的样子。

       “心想事成?”苏沐秋看着他,微微翘了翘嘴角,意有所指的眼神让叶修僵了一下,“那就承你贵言吧。”说着,竟是把手伸到衣领处,扯出一条红绳,其上挂着一个拇指大的玉坠,叶修正纳闷他干嘛,那玉坠居然就到了他的手上!

       “新年快乐。”苏沐秋温声道。

       叶修被他这番动作愣是弄得什么也说不出口,怔怔看着手心躺着的玉坠,那是一个雕工精美、栩栩如生的观音,玉质洁白,细腻光泽,状如凝脂,分明是上等的羊脂白玉!先不说价值,这明显就是苏沐秋极喜爱的贴身之物!

       “太贵重了,我……”叶修回过神来就要拒收,那玉坠还留着对方的体温,烫人得很!

       “我送出的东西从来不会收回,你不要就扔了吧,可别想着偷偷藏回我房里,被我发现了我立刻就扔掉。”苏沐秋站起来淡淡开口,也不管叶修反应,慢慢往屋外走去。

       叶修僵直着手,如看洪水猛兽般瞪着掌心的玉坠,仿佛要把他瞪消失似的,可惜无论他再怎么瞪眼,那玉坠还是安安静静地躺在他的手心,最后,叶修只能幽幽叹了口气,把那玉坠揣进了內襟的夹层里仔细放好,然后也迈步出了房门。

       苏沐秋察觉到叶修跟了过来,也没有问他如何处置那枚玉坠,两人慢悠悠地散着步,谁也没开口,却给人莫名默契之感。

       也不知走到哪,一个拐角,就看到王杰希正坐在石凳上悠然自得地品茗,身边只有小厮高英杰。

       “看来今年王阁主的有缘人怕是我了。”苏沐秋笑着走了过去在王杰希对面坐下,高英杰连忙看茶。

       “今天第一个找到我的人的确是老板你。”王杰希点了点头。

       叶修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哑谜,苏沐秋见他表情便开口给他解惑,“每年正月初一,杰希都会算一卦,这一卦因是在新年伊始,所以特别灵验,楼里的人都希望能求得这一卦,杰希便定下规矩,这一天他会在楼里神出鬼没,谁是第一个找到他的有缘人,他便为其算这一卦。”

       “真这么灵验?”叶修一向是不相信这种事情,忍不住道。

       王杰希抬眼看了看他,淡淡道:“命理之说,信则灵,不信则不灵。”

       “就是。”苏沐秋笑了笑,看向叶修,“不过你既然质疑我们的王阁主,我今天便将这一卦赠予你,让你见识见识千机楼王阁主的铁口直判是灵还是不灵。”

       “这可不行,我可不能越俎代庖,而且我既然不信,那便不要浪费了好,还是老板你算就好了。”叶修摇了摇头。

       苏沐秋正想说什么,王杰希倒是先开了口,“无妨,帮你算或者帮老板算,都是一样的。”

       两人一怔,叶修挠了挠头,怎么觉得这话怪怪的,苏沐秋若有所思,微微勾了一下嘴角。

       王杰希并不理会两人的反应,自顾自拿出了他的龟壳和三枚铜钱,很是熟练地摇了几下,便将三枚铜钱倒在了石桌上。

       叶修看了一眼,觉得这不过是普通至极的铜钱,实在是难以看出什么,不过看王杰希一脸认真严肃,他难得乖乖闭上嘴巴,不出言嘲讽。

       “这一年,你们两人,心中所愿、所牵挂之事,都能得到一个让你们满意的结果。”

       “承你吉言。”苏沐秋含笑道,“既然得了你一卦,便不再打扰你品茗了,英杰,你今天一直跟着你家阁主都没有去我那拜年,这是给你的红包,收好。”

       “谢老板,祝老板万事胜意。”高英杰连忙接过,笑得腼腆地说了句吉祥话。

       “乖。”苏沐秋拍了拍高英杰的头,便带着叶修离开了。

       “师父,你刚刚的话,意思是老板和叶大哥命运相连吗?”无人的时候,高英杰才会对王杰希用真实的称谓。

       “你觉得呢?”王杰希反问。

       “师父你教过,这世间各人的命运都是一条线,遇到不同的人会导致这条线与对方的相交或纠缠,一般而言,遇到的大多数人都只是命线相交,少数纠缠但终究会分开,而命运相连,却是只发生在父母兄弟子女之间,那是因斩不断的血脉之故,而老板和叶大哥……难道他们是失散多年的兄弟不成?”高英杰是个好学生,王杰希教的他都记在心里,如今背书似地说了一通,却是让王杰希笑了起来。

       “傻孩子。”王杰希站了起来,拍了拍高英杰的头,慢悠悠地往自己的院子走。

       高英杰连忙跟上,难得好奇心发作,“师父,你就告诉我吧。”

       “若我说你和一帆命运相连,你是不是也认为你和他是失散多年的兄弟?”王杰希含笑,不慢不紧地抛出一句,便再不多言。

       高英杰愣了半响,突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一下子变得无比通红。

       命运相连者,除了血脉至亲,便只有——夫妻。

       %%%

       正月初七,千机楼为喻花魁和周花魁举办的相亲会……啊不,招聘会初选,在张新杰和苏沐橙的主持下如火如荼地开始了。

       初选一共花去了两天时间,凭借着张教习严谨仔细的个性,舞者和琴师全部都被狠狠地刷得各剩下十人,这一共二十人将在元宵节那天受两位花魁亲自考校。

       到了元宵节那天,苏沐秋也想着去凑个热闹,不过因为两位花魁是分在两个院子同时考校,倒让他犯了难,苏大老板纠结了一会,最后决定去了周泽楷那边。

       “我以为喻文州那边会比较吸引你。”叶修道。

       “文州那边肯定有趣些,只是小周不善言辞,人又腼腆,我还是去帮他掌掌眼才能放心。”

       然而周泽楷那边的考核最后却进行得非常快,因为轮到第三位琴师时,周泽楷因为一曲高山流水就敲定了,即使苏沐秋让他再仔细些,他还是表示就那人,后面的考核自然也不再进行。

       周泽楷这边好了,苏沐秋便想着能去喻文州那边凑个热闹,谁知道找人打听喻文州那边进行得如何了,得到的答案出乎意料的居然已经结束了,而且比周泽楷的还快,只因喻花魁一眼就相中了第一位考核的舞者,果断干脆地就定下了人。

       “文州一眼就看中的人?那我可要见识一下,叶修,去让喻花魁把他今天相中的人带过来我瞧瞧。”苏沐秋摸着下巴笑得一脸狡猾,喻文州这人心思千回百转的,做任何决定都喜欢三思而行,按道理来说既是他真的一眼就相中了对方,他还是会把后面的人得到考核看完才最后做决定,现在这样,实在是让人好奇。

       很快,叶修就把人带了过来,苏沐秋看着喻文州身后低垂着头的人,眼里毫不掩饰好奇二字。

       “老板,这是黄少天,我新招的舞者。”喻文州并不遮掩,反而大大方方地把人暴露在苏沐秋的面前。

       “哦?是‘你’招的舞者而不是咱们楼里招的舞者吗?”苏沐秋意味深长道。

       喻文州笑容依旧,“有何区别,本来就是楼里为‘我’招的舞者,就好像为小周招的琴师一样。”

       苏沐秋笑笑,不再纠缠在此,转而看向了黄少天,“那就让我看看这人有什么能耐能让喻花魁一眼相中,黄少天,抬起头来我看看。”

       一直垂头不语的人闻言慢慢抬起了头,少年看起来不超过双十年华,五官俊俏,一双眼睛尤为灵动,仿佛有用不完的活力,嘴角带笑,就像漫天的阳光都撒在脸上,在这春寒季节,让人感觉十分的温暖。

       “老板好,我是黄少天,以后就是千机楼的人了,我一定会好好干活,绝对不偷奸耍滑,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对不好的,万望您多多包涵。”少年声音也和人一样清亮充满朝气,但是无论怎么好听的声音,都无法掩盖他话多的事实。

       苏沐秋被他这一长串话弄得愣了一下,随即就笑了起来,“文州啊,你这人选得好,你那蓝雨阁安静了些,有这么一个活泼的孩子在也是好事。少天啊,你以后就住在文州那处,有什么不懂的就让他教你,如果你做错了什么也别怕,有文州给你担待着呢。”

       “老板,楼中舞者自有规定的住处。”喻文州看着苏沐秋缓声道。

       苏沐秋托着腮,唇角的弧度充满了不怀好意,“是你刚刚说少天是‘你’新招的舞者,自然和‘你’住一块。而且‘你’挑的人,合该由‘你’亲自负责。”

       喻文州听着那一个个故意咬重的‘你’字,难得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老板你既然这样说,那少天就住进我的蓝雨阁吧,现在时候不早了,我先带他回去安置,告辞了。”

       “去吧。”苏沐秋挥了挥手,喻文州便带着黄少天离开了。

       “真是活泼的孩子啊,明亮得就像是没见过黑暗似的,你说是不是呢?”苏沐秋看向叶修,笑问。

       叶修耸了耸肩,并不回答。

       苏沐秋也就那么一问,并非真的需要他的回答,他眼眸一弯,有预感接下来的日子,定是会越来越有趣。

                          卷拾壹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拾叁


评论(24)
热度(212)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