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伞修友情向】死党(下)

#伞修友情向#

#伞哥没死梗#

#私设非常非常多#

#叶修生日快乐,你即荣耀!#

#时间线:挑战赛,兴欣胜出。#

#大面积黑体是原著#

前篇点这里→ 【上】 【中】

============================================================

       挑战赛最终回,兴欣VS嘉世,兴欣胜出。

       陶轩看着领奖台上那两个勾肩搭背的家伙,这个画面很多年前他曾经无数次在脑海里勾勒过,他一直都希望能看到这两个人一同站在领奖台上,接过奖杯,共同创造辉煌,可如今,这个想象终于实现,但那个辉煌里却是与他无关了。

       后面的记者招待会陶轩没有出席,他这个老板提前退场,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俱乐部经理了。

       只是走出比赛场,陶轩看着夜空,突然就和当初叶修离开嘉世时的心情重叠了在一起。

       可能……他也需要从头再来了。

       嘉世挑战赛败北,还是输给了官方表示‘状态下滑’的叶修,这就不得不让媒体旧事重提当年叶修退役的事,即使叶修依旧没有任何表态,即使嘉世新闻缄默,但媒体无孔不入的媒体,总是能找到旁敲侧击的机会。

       终究,纸还是包不住火。

       接下来舆论的一边倒让嘉世更加雪上加霜,直到6月7日,本赛季常规赛的最后一天,嘉世解除了新闻缄默,而后发布的第一条消息,就是一颗重榜炸弹:嘉世俱乐部,挂牌出售。

       而兴欣在义斩俱乐部待了几天后也终于返回H市。

       喧闹过去有些天了,此时的嘉世俱乐部,在炎炎夏日之下竟然显得有几分萧瑟。再没有玩家粉丝在俱乐部外聚众逗留,曾经帖满的各种标语,此时都已经被环卫工人清理干净,只有个别地方依稀可见痕迹。

       嘉世大门依旧紧闭,周围附近的人都说这门几乎就再没开过。

       此时的大门前,叶修和苏沐秋并肩站着,正抬头看着最顶上悬着的嘉世队徽,曾经,这队徽是每星期就要专人清洁两次的。而现在,好些天没有清洁的队徽,看上去黯淡了许多。

       “当年这队徽还是我有份参与设计的。”苏沐秋轻声道。

       “对,我还记得你和陶轩争得脸红耳赤的。”叶修轻笑了一下,从前的回忆在脑海里从不曾褪色,只要稍加回想就重现鲜活。

       苏沐秋也笑了,这时大门被小心翼翼地拉开了一条缝,半个脑袋探了出来,看到叶修,稍稍怔了怔,却又把门缝拉大了几分。

       两人走了进去,苏沐秋是第一次踏进嘉世俱乐部,很是好奇地左看看右看看,他当年离开的时候嘉世可没有如今的规模,虽然陶轩有在QQ上传过照片给他看,但总是和身临其境不一样的。

       经过训练室的时候,赫然听到里面传来键盘鼠标的声音。

       荣耀。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他们都能听得出来,这是他们都无比熟悉的游戏,有时候听着键盘鼠标跳动的节奏,就能脑补是在进行什么样的操作。

       训练室的门没关,两人轻声走了进去,随即就看到了那个趴在电脑前的身影。是在打荣耀,是网游里的竞技场,这人操作的角色是一个战斗法师,此时正和对手战到激烈处。不过以叶修和苏沐秋的水准,看不两眼就大致衡量出状况。一切也正如他所料,不到一分钟后,战斗法师被对方击杀,倒下了……

       “太差了。”叶修说。

       “单手都能赢你。”苏沐秋说。

       坐骑上的人猛然回头,就看到身后方的叶修和苏沐秋,呆呆地,却是半天没有开口。

       陶轩……

       这种时候,趴在嘉世的训练室里玩着荣耀的,赫然是嘉世的老板陶轩,那个平日里高高在上,来训练室,都只是像检查工作一样的老板陶轩。

       叶修掏出烟盒,娴熟地抖出一根烟叼上,而后朝陶轩这边抖落了一下:“戒了吗?”

       陶轩愣了愣,随即伸手过来:“给我一根吧。”

       叶修递过去一根,转而看了眼苏沐秋,对方皱了一下眉,也伸手要了一根。

       等到苏沐秋把烟点上,抬眼却发现叶修和陶轩两人很惊讶地看着他,挑眉,“干嘛这么一副看到外星人的样子?”

       “沐秋你不是不抽烟吗?”陶轩道。

       “被资本主义国家带坏了。”叶修一脸唏嘘地摇了摇头。

       “我本来是不抽的,但当初去了美国读语言学校的时候压力大,所以就学会了,不过我不喜欢这味道,基本不抽,今天不是看你俩一副点了烟才能谈心的样子给配合一下嘛。”苏沐秋白了叶修一眼,然后看向陶轩,“卖得怎么样了?”

        “不太好。”陶轩说,“盘子太大,本身能接手的人就不多。现在又没有联赛资格,风险太大,谈了几家,价都压得太狠,没法谈。”

       “所以呢?”叶修问。

       “分拆。”陶轩说。

       “然后呢?”苏沐秋问。

       “然后……”陶轩怔了怔,“没有然后了。”

        是的,他没有然后了……

       “一叶之秋,你开个价吧。”苏沐秋冷不丁地来了一句,叶修和陶轩同时愣住。

       “你干嘛?”叶修问。

       “买下来啊。”苏沐秋一脸‘你说废话’的表情。

       “买下来干嘛?谁用?”

       “你以后用呗,君莫笑这个散人迟早是要淘汰的。”

       “我以后用不到,你别闹。”

       “那就给小唐也行。”

       “她能够自己买,而且你送她她还不一定要,不是我说,你钱多得慌啊?买什么一叶之秋,浪费。”

       苏沐秋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陶轩插嘴打断,“沐秋,你真要买一叶之秋?”

       “嗯,你开个价吧。”苏沐秋点了点头,看起来十分认真。

       “其他人问价我开2000万,不过你是老朋友,给打个9折,1800万怎么样?”陶轩笑道,他倒是有些明白苏沐秋为什么要买下一叶之秋,这个号承载了叶修很多的回忆,但同时也承载着苏沐秋的,把一叶之秋买下来,也是把那段美好的回忆握回手中。

       “人民币还是美元?”陶轩的价其实有开玩笑的成分在,谁知道苏沐秋脸色都没变,很平静地再次发问。

       陶轩和叶修再次被吓到,陶轩愣了好一会才道:“我要说美元……你,你真能给得起啊?”

       “把银行账号给我。”

       这一下,陶轩和叶修终于拿看土豪的眼神看向了苏沐秋。

       “沐秋,美国的职业联盟这么有钱啊?你年薪多少?透露一下?”陶轩好奇问道。

       苏沐秋笑笑,“还好吧,也不是很多,只是我之前的队长家里是玩金融的,我们队里很多人都投钱给他帮忙投资,所以我还算薄有资产。”

       “一下子能拿出1800万美元还说薄有资产?谦虚过头就变虚伪了。”叶修吐槽,“不过管你拿不拿得出来,一叶之秋你别买,要是买下来我和你急!”

       苏沐秋眉头一皱,“你别管,钱是我的我爱怎么花怎么花。”

       “苏沐秋!”叶修有些生气道。

       苏沐秋并不管他,自顾自问陶轩要银行账号。

       叶修怒了,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对着他就吼,“我说了我不会用回一叶之秋!第十赛季不用,以后也不会用!第十赛季打完我就会退役回家了!即使一叶之秋不在我手上,我依旧希望它活跃在职业联赛里,而不是被你买来变成纪念品而束之高阁!”

       苏沐秋也怒了,双眼冒火,同样揪着他的衣领回吼回去,“我也希望一叶之秋依旧活跃在职业联赛里,但同样的我很希望它能和秋木苏一起活跃在比赛里!我知道你这混蛋打完第十赛季就会退役回家,所以我就是想把一叶之秋买下来然后说服你给我第十赛季用一叶之秋上场!我欠你和一叶之秋一个冠军你知不知道!!”

       “你滚蛋!你没有欠我冠军!从来没有!当年我已经连着你的份赢了冠军!所以你没欠我!你这混蛋从来就没欠过我你知道吗!!”

       “……两位,你们冷静下好吗?”陶轩实在是看不下去,忍不住出声阻止两只斗牛。

       “你闭嘴!没你的事!”谁知道好人难做,直接被两人喷了口水。

       陶轩也怒了,爱吵吵去,爷不伺候了!!

       他气呼呼地坐到一边,看着那两人继续怒气冲天地对峙,只是那对话说着说着就不对味了,简直是越来越幼稚,甚至还翻出了多年前一些鸡毛蒜皮的旧账,他忍不住失笑,同时眼里也浮现了一丝怀念,当年嘉世还不是俱乐部只是网吧的时候,有两个少年总是结伴而来,荣耀玩得特别好,感情也特别好,虽然嘴巴都喜欢互损对方,但谁都看得出来两人对对方来说都是无比重要的。

        “够了!你们别吵了!”陶轩终于看够两人没有营养的争吵,突然拔高声音,镇住了两人,“沐秋,一叶之秋我不卖你,我已经把它和孙翔捆绑出售,就像叶修说的,一叶之秋和嘉世对他来说都过去了,翻篇了,你也别揪着不放了,至于当年的事,你跟着父母离开才是你会做的事,如果让相依为命的妹妹一个人跟相处了没几个月的陌生亲生父母走,你为了所谓的理想留下,这就不是你能做出的事,所以不说叶修,我也没怪过你。一切到此为止吧。”

       两只斗牛终于都冷静了下来,同时哼了一声放开抓着对方领子的手,把衣服扯正,又互相瞪了几眼,引得陶轩笑了几声才转过头来。

       “重头再来。”苏沐秋对陶轩伸出了右手。

        陶轩笑了笑,伸手和他握了握,“谢谢。”然后他保持着伸出右手的姿势,转向了叶修,“加油。”

        叶修看了看,终于还是伸手过去握住。

        “那还用说。”说罢,看都没看苏沐秋,转身离去。

        苏沐秋对着陶轩笑了笑,然后快步去追某人。

        依稀还能听到两人的对话。

       “叶大神,我错了啊,别生气啦。”

       “呵呵,苏大神,你财大气粗,我哪敢生气。”

       “别介……”

       “滚……”

       之后的话都消失在风中,再也听不到了。

—TBC—

最终回→ 【终】



评论(6)
热度(145)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