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伞修风月线】桃之夭夭 卷拾叁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本章信息量大,前方高能预警#

=========================================================

       这日,苏沐秋的住处来了一位特别的客人。

       那是一个移动的金库,满头珠翠,金光闪闪,连身上的罗裙都是无比鲜艳的嫩黄配亮橙,真是扎眼无比。

       “金老板?贵客贵客,快请坐。”苏沐秋一边招呼着客人,一边让叶修看茶。

       叶修奉茶过去就看到对方的手上也带满了戒指手镯,随着抬手的动作是叮叮当当地响。

       果然是‘金’老板啊。叶修默默想着。

        “哪里当得起贵客二字,是我叨扰了苏老板才对。”金老板捂嘴轻笑,画着精致妆容的漂亮脸蛋随着这一笑更是散发出万种风情,然而‘她’出口的声音并非女子的尖细柔软,反而是男子的低沉还带着些许沙哑,莫名的就给人诱惑之感,原来这位是‘他’!

       叶修深深地震惊了!!

       或许是他的表情太过有趣,金老板一双勾魂凤目看过去,涂着大红蔻丹的修长手指就要勾一下他的下巴,只是叶修哪里会被他碰到,立刻向后退并且飞快回去苏沐秋的身后站好。

       “哎哟,怎么把我当成洪水猛兽的,这可真伤人。”金老板嗔怪道,红唇微嘟,让人颇有一亲芳泽的欲望。

       叶修却觉得自己的胃有些不太舒服。

       “我的小厮不懂事,您莫怪。”苏沐秋摇了摇扇子笑着开口。

       “苏老板说笑了,你千机楼的人哪里会有不懂事的,怕是他天天对着你这人间绝色,看不上我这鄙陋之姿罢了。”金老板说着便向苏沐秋递过去一个颇为哀怨的眼神。

       “您要是鄙陋之姿,那天下便没有美人了,江南地界里,谁不知道桑竹馆的金老板最是风情万种,眼神一勾,哪个男人不酥了浑身的骨头,只想粘着您呢。”苏沐秋放柔了声音,眼神表情都无比真诚,听得金老板是身心都舒坦极了。

       “苏老板还是这么嘴甜。”金老板捂嘴轻笑,还伸手轻轻在苏沐秋的脸上捏了一把,而对方并没有躲开,连脸色都没有变过。

       叶修看在眼里,微不可闻地皱了皱眉。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苏沐秋依旧含着笑,“不知金老板今天前来可是有什么关照?”

       “哪里敢说关照苏老板,让苏老板关照还差不多。”金老板抬手扶了一下头上的金步摇,缓缓开口,“下月十五,我桑竹馆开鉴宝会,我此番前来一是请苏老板到时候赏光,二则是求一套君莫笑大师打造的器具。”

       “金老板亲自邀请,我自不会推脱,至于所求之物,不知可有什么要求?近两年大师都没出什么作品,我手上倒还是有几套,就是不知道合不合您意。”

       “没什么特别要求,主要是用于身上装点,黄金所制最好。”

       苏沐秋沉思了一会,对叶修道:“去我房里,屏风后左侧的大红木柜上面,叠起来的那三个锦盒中黑色的那盒给我拿过来。”

       叶修应声而去,很快就捧着一个长宽一尺的黑色锦盒回来,放到了苏沐秋的面前。

       苏沐秋将开口转向金老板,推前了一些,然后打开了盒子。

       锦盒里铺以红色绢布,在其上放置着一些黄金饰品,叶修看过去,只见一条长长的细链子,链子末端还带着一个拇指大小的圆柱物,有点像是塞子,还有一双缀着金线制成的流苏的小夹子,另外还有五只指环,按照从大到小排列,叶修瞅着最小的那只都觉得大,怕是成年男子的手戴上去都觉得大,这真的是戒指吗?

       另外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物件,叶修实在猜不出用途,不过这些东西无一例外的都是无比的精巧漂亮,看得出制作者技艺精湛。

       金老板从盒子打开后就两眼放光,伸手一一抚过里面的东西,明显爱不释手。

       “苏老板这里的好东西果然多。”苏老板摸够了,把盒子合起来,看向苏沐秋笑道。

       “哪里哪里,我的东西再好也是比不过桑竹馆鉴宝会上的。”

       这话明显极得金老板的心意,他示意身后一直安静的仆从上前把盒子拿过,也不问价格几何,苏沐秋也没提,两人转而开始闲话家常起来。

       “老冯什么时候回来?今年新年似乎都没见他露面,身体真的那么糟糕?”金老板语带关心的开口。

       “义父身子已经调养好,之前来信说遇到老朋友结伴去大漠看看,所以新年才不回来过了。”

      “那就好。”金老板松了口气,然后话锋一转,觑了一眼叶修道,“你这新收的小厮似乎很得你意?”

       “尚可。”苏沐秋表情不变,回道。

       “哦?那怎么还不下手?”金老板又扫了叶修一眼,还是往他下半身扫去,扫得叶修感觉一阵恶寒传来。

       “不急。”苏沐秋微微侧了一下,倒是帮叶修挡了一下视线。

       “看把你宝贝得。”金老板收回目光,手帕按了按嘴角,端得是娇柔万分,“算了,你的私事我就不多嘴了,不是还有老冯,我倒是期待他回来后看到你的小厮时的表情,想来肯定有趣。时间不早了,我也不叨扰,就先告辞了。”

       “您能来找我我高兴都来不及,哪里有叨扰一说。”苏沐秋连忙起身相送。

       “好了,不用送了,就几步路。”出了苏沐秋的院子,金老板拍了拍他的手让他停住,“下月鉴宝会我随后让人送帖子过来。”

       “好,您慢走。”

       送走了金老板,苏沐秋回到自己的屋里,刚坐下,对面就坐了个人,还很自觉地给自己倒了茶。

       “刚刚那个是谁?是男人吧?”叶修问。

       苏沐秋挑了挑眉,“怎么?你看上人家了?”

       “我没那么口味独特好吗?”叶修打了个寒颤,“倒是你,看起来和他关系匪浅,捏脸摸手好不亲昵,难道是老相好?”话中带着的莫名酸意,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苏沐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手中折扇一转勾上他的下巴,缓声道:“怎么?吃醋了?”

       “谁会……”叶修有一瞬间被说中的慌乱,伸手要打开他的扇子,只是才刚碰到,苏沐秋突然伸手,一把握住他的使劲一拉,叶修猝不及防就往前扑去,“你干什么!”

       叶修手忙脚乱要从苏沐秋的身上起来,可那人突然掐了他的腰一把,让他浑身一激灵,居然直接就坐在苏沐秋的腿上!腰也被搂住,只能被迫和他面对面地靠得极近。

       “你吃醋,你不喜欢别人碰我,嗯?”苏沐秋捏住他的后颈不让他后退,鼻尖轻轻磨蹭着他的,声音慢慢悠悠听得人心里痒痒的,特别是最后的嗯字,尾音拖长,简直就像是亲人间的调笑厮磨。

       叶修哪里经过这种阵仗,脸色虽然没变,但耳根却是已经泛红,整个人都僵住了。

       他这反应让苏沐秋眉眼一弯笑了起来,彷如百花盛放于眼前,叶修怔怔看着,忍不住有些痴了。

       “金老板可不是别人,当然也不是我的老相好。”苏沐秋执起他的手把他放到自己的脸上,那处刚好就被金老板捏过的地方,“他可算是我半个师父。”

       “师父?他脚步虚浮,一看便知无半点武功底子,他能教你什么?”叶修看着自己的手,手指微动,最后还是让掌心贴着细嫩温热的肌肤,没有收回来。

       “这天下传道授业的难道就只能是武学不成?”苏沐秋眼里浮现出了一丝狡黠,“这金老板是桑竹馆的老板,你可知这桑竹馆是什么地方?”

       “他刚说什么下月举行鉴宝会,怕是什么商行吧?”

       苏沐秋闻言笑得更欢了,“我就知道你猜不对。”

       叶修以眼神询问。

       “风月场中有‘南竹北兰’一说,南竹指南边最负盛名的桑竹馆,北兰则是北边最艳名远播的梓兰苑,这两家都有百年历史,桑竹馆里只有小倌,梓兰苑则只有姑娘,风月场中也讲究论资排辈,当年我的义父创办千机楼,可是要先到桑竹馆里拜访一番,得了金老板的点头才能在这江南地界里立足。”

       “真的假的?”叶修觉得有些玄乎。

       “你可别不信,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自古风月之地多奇人。”苏沐秋教导他,搂在他腰间的手又紧了紧,两人挨得更近了,“所以说起调教小倌,桑竹馆认了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金老板当年可是南边最出名的小倌,千金求一笑在他身上真不是玩笑。”

       “千金求一笑估计你也差不多了。”叶修嘀咕了一句,“当年?他多大了?”那脸那手实在是看不出年龄,细腻白皙恍如双十年华。

       “已过不惑。”苏沐秋见他一脸惊讶,轻笑了一声,“莫惊讶,风月场中多的是秘法保留青春。”

       “不会是采阳补阳之类的吧。”青春永驻什么的他就只能想到这类的邪门功夫。

       “这我就不知道了。至于我说他算我半个师父,是因为我曾受他教导,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花魁,还有一切应对客人的手段。”

       “你还做过花魁?”叶修失声叫道,一脸震惊地看着他。

       这反应倒是吓了苏沐秋一跳,他难得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你不知道?我做了三年花魁,而且风月场中,老板几乎都是从花魁做起。”

       “那你有没有,有没有……”叶修手比脑子快一把揪着苏沐秋的衣襟急声问,只是话没说完却反应过来,他那么紧张做什么?这人做没做过花魁,做花魁的时候是个什么光景与他何干?

       不过苏沐秋是个什么人,他话虽然没有说完整,要猜到他想说的是什么简直易如反掌,唇边的笑带上邪肆,直直看进那双漆黑透亮的星眸,“有没有什么?有没有接客?有没有很多入幕之宾?你猜呢?”

       “我猜什么,关我什么事。”叶修垂眸,故作平静道,可惜声音里的生硬出卖了他。

       苏沐秋捏着他的下巴逼他与自己对视,“你就猜猜嘛。”语调轻软,就如撒娇一般。

       叶修定定看着他片刻,贴在他脸颊的手突然一动,狠狠地掐了他一把,力度之足让苏沐秋直接低声痛呼了出来,不过苏沐秋没恼,只是用委屈的小眼神控诉般看着他。

       “没有。”叶修一边轻抚着他被自己掐红的地方,一边低声道。

       千机楼不是一般的妓院,这里的花魁与众不同,所以冷静下来的叶修几乎毫不费力就想到了答案。

       不过他心里也忍不住一叹,关心则乱,关心则乱啊!

       “猜对了。”苏沐秋微微一笑,然后慢慢凑了过去,“猜对有奖励。”

       叶修看着在眼底渐渐放大的美人,这般缓慢的凑近给足了自己躲避的时间,可最终,他并没有任何动作。

       似乎,栽在这个妖孽的手上了。

       然而就在两人快要两唇相碰的时候,敲门声响起了。

       “老板,在不在啊?”

       “张、佳、乐!”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下回→卷拾肆

为乐乐点个蜡,坏人好事会被报复的_(:з)∠)_

不过相信我,我对乐乐也是有着深深的爱的,伞哥不会对他怎样啦~\(≧▽≦)/~

桑竹馆这个名字由@浅绥旒长 友情提供,据说她当时在背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写到13章伞修终于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可喜可贺~~~

我最近真是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快给我点赞!

至于这章蕴含的信息量,大家尽量往黄暴方向想就可以了╮(╯▽╰)╭

 

评论(45)
热度(259)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