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拾肆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本章信息量继续大,各位注意#

============================================================

       苏沐秋是极少唤相熟的人的全名,尤其是四大花魁,而每当唤他们全名的时候,只代表了一件事——他们惹到他了!

       张佳乐在听到苏沐秋那一声唤的时候心头立刻就是一颤,差点就要脚底抹油跑掉,可想到自己来此的目的,他还是生生忍住,在苏沐秋语气平静让他进去时硬着头皮推开了门。

       他看着屋里和平常没甚区别都是一站一坐的两人,又飞快地环视了一下房里,没有,没有,没有一点异样!所以他到底打扰了什么才让老板那么咬牙切齿地叫他名字啊?

       张佳乐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惴惴不安地在苏沐秋的示意下端正坐好。

       “小乐啊,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苏沐秋语气温和得很,却让张佳乐再次抖了抖。

       “老板,我刚刚没打扰你什么事吧?要是有我给你道歉,你大人有大量别生气。”张佳乐觉得自己还是先认错,态度要端正嘛。

       苏沐秋灿烂一笑,几乎能闪瞎人眼,“没有,你哪里有打扰我什么事,绝对没有呢。”

       呜呜呜,绝对有!张佳乐皱着脸,快入夏了他却还是感觉到一片寒冷划过心头呀。

       许是欣赏够了张佳乐的苦逼脸,苏沐秋把灿烂得过分的笑脸收了起来,又是那个风雅无双的苏大老板。

       “无事不登三宝殿,快说找我什么事。”

       见苏沐秋不再让人觉得阴森森的,张佳乐这个乐天派也就放下了心,缓缓把正事说了出来,“老板,刚刚我遇到离开的金老板,得知他下月十五开鉴宝会,我知道按规矩,每张请帖的主人能带一个人随行,我想去,所以来问问看你能不能带我去。”

       苏沐秋挑眉看了看他,“你想去?也不是不可以。”

       来了来了,就知道没那么容易被放过。张佳乐如临大敌,不过他实在是太想去桑竹馆举办的鉴宝会了,要知道那是风月场中的盛事,不定时举行,十年都不知道能不能举办一场呢!

       “老板你说有什么要求?能做到的我一定做,只要你带我去。”

       “你肯定能做到,而且对你来说简直是易如反掌。”苏沐秋微微一笑,看着纯良无比,叶修却觉得能看到这人后面有狐狸尾巴在晃动,“浅花迷人近三年都没有作品了,鉴宝会开始前你能给我一套浅花迷人的新本我就带你去,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够你准备的。”

       此言一出,张佳乐的脸一下子就垮下来了。

       “老板,能不能换一个啊。”张佳乐垂死挣扎,这要求要是隔三年前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可如今……他真的是力不从心啊!

       “不能。”苏沐秋笑眯眯地拒绝。

       张佳乐想了想,一咬牙,点头道:“那一言为定,鉴宝会之前我拿得出浅花迷人的新作你就要带我去。”

       “我可是一诺千金的人呐。”

       目的基本达成,张佳乐也没久留就告辞离开了,苏沐秋目送他离开,表情是一派愉悦。

       “浅花迷人,这是个笔名?”叶修好奇问道。

       “你想知道?让我亲一下我就告诉你。”苏沐秋转身一把搂着他的腰,仰着头笑道。

       叶修面无表情地抬手捏了一下他的脸,没办法,手感太好,有点上瘾,“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谁叫你刚刚没亲到,爱说不说。”

       苏沐秋郁闷了,一脸看负心汉的表情看着他,那可怜的小模样真真是谁看到都会顿时心软得一塌糊涂,可叶修是郎心如铁,岿然不动。

        刚刚明明还是害羞的可爱样子的!苏沐秋心里咬着手绢,又给张佳乐记了一笔。

       “浅花迷人你没听说过,百花缭乱听说过吗?”苏沐秋问。

       “听过,仅次于琅王爷的丹青大师,尤善百花争春图,而且就是楼里的百花阁主张佳乐。难道这浅花迷人也是他?”叶修道。

       苏沐秋点了点头,“的确是他,而且这浅花迷人也是名声极大的画师。”

       “名声极大?不见得吧,起码我就没听说过。”叶修并不相信,他虽年少从军,可因家里原因,并非不通文墨之人。

       “你当然没听过,浅花迷人的名头可不是寻常人家会知道的。”苏沐秋把他拉着坐下来,还递过去了一杯茶,等到叶修喝了一口他才开口,“浅花迷人,可是风月场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春宫大师。”

       “噗!!!”叶修茶都还没咽下去,闻言惊讶得立刻就喷了出来,苏沐秋本就是坏心眼故意在他喝茶的时候说,自然有所防范,长袖一扬,就把所有的茶水挡了回去。

       “哎呀,我这可是上好的云锦,你这债务似乎要再加一笔了。”苏沐秋表面嫌弃地看了袖子湿了一点的地方,眼底却是恶作剧得逞的愉悦。

       叶修毫不留情地对他翻了个白眼,毫不在意地道:“加吧加吧,反正还不起,债多不压身。不过你刚才说的我没听错吧?张佳乐画春宫?那人心如赤子,眼底纯真,根本就还像个孩子,你居然说他是个画春宫的大师?你说你是春宫大师我还能相信几分。”他虽然和张佳乐接触不多,但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此人绝对不是过尽千帆的风月好手,周身的气息太纯净了。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苏沐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我可没乱说,张佳乐是浅花迷人,而浅花迷人的确是春宫大师,他画的春宫图从来都是精品,色而不俗,媚而不淫,笔法细腻逼真,简直是收藏和观赏的佳作,我这里有一本合集,拿给你回去看看?”

       “不了,谢谢。”叶修立刻拒绝。

       苏沐秋一脸‘你真不识货’,“真不要?别怪我没提醒你,浅花迷人自三年前开始就没出过新作,导致他以前的作品都被有幸买走的人仔细收藏起来,所以如今他的春宫图可是难得一见,我手上的这本合集更是价值不菲哦?你真的不要看看?”

       叶修非常正直的表示——那我就看看吧。

       苏沐秋的唇边露出了一个一闪而过的狡黠笑容,稍纵即逝,叶修并没有看见,转而提出了疑问,“他怎么突然不画了?”

       “这事说起来可说是一桩奇闻趣事。”苏沐秋打开扇子摇了摇,颇有说书先生的架势,“张佳乐这人的确如你说的心如赤子,仿佛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所以当初知道他画春宫我也是吓了一跳,我曾经观摩过他作画,脸不红心不跳地一边偷窥别人颠鸾倒凤,一边下笔有神,画完了整个人依旧平静不已,连呼吸都没有重过,简直让人啧啧称奇,只能说他是天赋异禀了。”

       “等会,偷窥是什么意思?”叶修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

       “哦,就是看活春宫,张佳乐虽然画春宫,但他自己还是处子,画师嘛,总要看过实物才能下笔,就算想靠自己的幻想,也总要做前期准备。”

       叶修无语了,过了一会消化完了这庞大的信息量才示意苏沐秋继续说。

       “百花缭乱画了多少年丹青,浅花迷人也就画了多少年的春宫,大家都以为他会一直画下去,谁知道三年前这孩子突然画不了了。”

       “什么叫画不了了?他手受伤了?不对啊,之前他不是还画了一幅墨梅图送你来着。”

       “他没受伤,只是画不了春宫了。这孩子忒神奇,当年还是处子的时候画春宫脸不红心不跳,信手拈来一蹴而就,可后来被人破了身,反而就不能画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扭捏半天告诉我说他一画春宫就会想到自己,心绪一乱,就画不下去了。”苏沐秋现在说起都觉得张佳乐实乃奇人也。

       “被人破身?他……被人强了?”叶修说是这样说,却觉得不太可能,这千机楼卧虎藏龙,不说寻常的采花贼了,就是武林中有名的好手都不一定能在这里来去自如。

       “哪可能,我千机楼的人除非自愿,谁能欺负强迫了去。那人是张佳乐的情郎,只是三年前不辞而别,如今也不见归来。”

       “这是痴心女,呃不,痴心男子负心汉的故事?”

       “不能这么说,那人倒不是负心薄幸之人。”

       “也是,若对方真是负了张佳乐,按你这千机楼老板护短的性子,哪里能忍,早就把人五花大绑地抓来,怕是千刀万剐都说不定。”

       苏沐秋轻笑了一下,“你倒是了解我,没办法,我这人就是护短,我的人,只能我欺负,其他人敢碰一下,我绝不轻饶。”说着他看向叶修,伸手握住了他修长的手,“如今你入我千机楼,不论你当初是为何来此,往后我定护着你。”

       我定护着你。

       这话从来没有人和叶修说过,他家教严厉,且身为长子,自小便被灌输责任二字,年长至今,他护着了许多许多人,却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和他说会护着他。

       握着自己的手指腹微凉,他却觉得有股暖意自此而起,直入心头。

       “要护着我,可不是容易的事。”叶修勾起了嘴角,轻声道,眼底的愉悦实实在在,映衬得那墨黑的双眸无比璀璨。

       “试过便知道我护不护得住你了。”苏沐秋有些着迷地看着他的眼睛,声音虽轻,但足够郑重。

       “那我便拭目以待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下回→卷拾伍

本来想写吻指尖,觉得这个画面会超级美,但是好像放这不太合适,所以以后有机会再写出来!!

会画春宫的张佳乐是不是吓到大家了2333,这个可是经过双花线作者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晴琪 同意的呢!


评论(41)
热度(213)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