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拾伍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

       将近就寝时,苏沐秋将浅花迷人的春宫合集拿给了叶修,递过去的时候还故意无比惑人地眨了眨眼睛,声音柔腻地开口:“要是看得睡不着觉了,就来找我吧,门没锁呢~~”

       叶修不知道为何在明确了自己栽在苏沐秋手上这一事实后,以前还会因为某人故意使坏而面红耳赤,现在却是完全没有影响,特别淡定地把书收好,平静道:“晚安。”接着就潇洒离开了。

       徒留苏沐秋郁闷地瞪着门扉,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夜袭的念头。

       等到第二天,却没想到会迎来了一个眼眶发黑明显一夜没睡脸色糟糕的叶修。

       苏沐秋诡异地上下打量他,重点在下半身游移片刻,才迟疑着开口:“你这是……昨晚太激动了?”

       叶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他指什么,脸色立刻就黑了,没好气道:“想什么啊你,我是被吓到一晚上没睡。”

       “什么吓到你了?”苏沐秋很茫然,昨晚院子可没有任何异常,绝对没有招贼,再说贼怎么可能吓到这人。

       “还能是什么啊?”叶修啪的一声把昨晚那本春宫合集重重甩在了苏沐秋的面前,“你告诉我这本为什么是龙阳春宫?”知道他翻开第一页受到怎样的惊吓吗!

       苏沐秋眼神十分无辜地看着他,“我们都是男的,我不给你看龙阳春宫还能给你看什么?”

       叶修顿时找不到反驳的话语,只能瞪着苏沐秋。

       “胆这么小,真被吓到了?”苏沐秋唇边勾着暧昧的笑,突然欺身上前,双臂一展交搭在他颈后,眉眼上挑,说不出的邪肆风流,“莫怕,那种事情自然要亲身经历方为实,相信我的技术。”

       叶修一个激灵,对着他哼了一声,“呵,到时候各凭本事。”

       苏沐秋轻声一笑,听在叶修耳朵里那就是赤裸裸的嘲笑!这方面的事是个男人都忍不了被人看不起,叶修有些羞恼地推开他,一手飞快地把桌上那本春宫收回怀里,“我今天要休沐,不伺候你了。”

       “哎呀,这么嚣张,扣你工钱哦。”苏沐秋立刻又粘了上去,从后面搂着他在他耳边调笑道,白皙的手在他胸前轻点了几下,正是戳到那本春宫图集,“要拿回去好好学习吗?要不要我带你去看一场活春宫?或者我们直接实战怎么样?”

       叶修这次就不再那么淡定了,耳根泛红,一把挣开苏沐秋就脚底抹油地跑了,徒留苏沐秋在那放肆地大笑。

       这么一个早晨导致苏大老板的心情是美得很美得很,摇着扇子带着一脸愉悦的表情在千机楼里溜达,倒是让遇到他的人体验了一把美人老板笑脸相迎的难得待遇。

       行至百花阁前,他眼珠子一转,便推门走了进去。

       正在院子里给花草浇水的邹远听见声音,一抬头就看到苏沐秋,连忙放下东西迎上前来。

       “嘘。”苏沐秋竖起食指在唇前示意邹远莫声张,压低声音道,“你家阁主呢?”

       邹远虽然想不懂苏沐秋要做什么,但也十分配合地小声说话,“回老板,昨日阁主自你那处归来后,便把自己关在了书房,我今晨进去给他送早膳,只见书房里遍地纸张,阁主脸色苦恼憔悴,想是一夜没睡,这会还在书房里没出来呢。”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我进去看看他。”

       “是。”

       等到苏沐秋施施然地推开了书房的门,果然如邹远所说满地狼藉,他弯腰随手拿起了一张,只见上面不是什么香艳画面,却是一张男子肖像,虽然五官未明,那一双眼却是画得狂傲无比,他再拣数张皆是如此,倒是让他心下有些了然了。

       “小远,别收拾了,等我画完再弄吧。”张佳乐没有抬头,听见脚步声以为是邹远便道。

       “就你这进度能画完?我看你是在糟蹋纸啊张大阁主。”苏沐秋戏谑的声音响起,张佳乐立刻抬起了头,等看到他手上拿着什么脸顿时就红了,飞快地抢了过来。

       “那还不是老板你的错!如果不是你提那个刁难人的要求,我怎么会如此苦恼陷入困境!”

       “哟,这是恶人先告状呢?谁叫你有求于我,天下可没有掉馅饼的好事。”苏沐秋挑了一下眉,走到他身边倚到了椅子扶手,伸手点了一下他桌上那幅快完成的肖像图,慢声道,“原来你画不了春宫不是想起自己而是想起他啊。”

       张佳乐张嘴想反驳,可面前铁证如山,最终他只是颓然靠到椅背上,并不言语,这便是默认了。

       苏沐秋见他这可怜兮兮的样子忍不住也叹了口气,“痴儿。他三年没有音讯你就不能自己打听?只要你想,就算他躲到了天涯海角都能给你找出来,你何苦把自己弄得像个深闺怨妇一般,都快成望夫石了。”

       “我就是要等,我不要自己去弄明白,我就是要等他回来给我个明白。”张佳乐抬头看着他,非常认真地一字一句道,“他当初留了纸条让我等他,我生气我难过,可正如他根本不用我答复般的笃定,我就是会等他,所以我等了。我和他之间,他没回来,是他失信,而我张佳乐,永远不做毁诺之人!”

       “倔。”苏沐秋就知道他身边的人都是个死心眼的,只抬手轻轻敲了一下他的额头便不再在这事情上纠缠,各人自有各人的缘法,不过若不是确定那人的确没有负张佳乐,他又哪里会容许这傻孩纸等了三年呢。

       张佳乐憨憨一笑,然后一把握住苏沐秋的手,特可怜地看着他,“老板,东家,苏大善人,苏大美人,鉴宝会你就带我去嘛~~~”

       苏沐秋觑了他一眼,凉凉道:“新的春宫本画好了就带你去。”

       “你怎么这样!你都已经知道我不是不想画而是画不出来了!老板你怎么那么心黑手狠呢!”张佳乐顿时炸毛,用无比控诉的表情和眼神瞪着苏沐秋。

       “啧啧啧,刚刚还叫我大善人呢,张佳乐你这变脸也太快了。好吧,反正我就是心黑手狠,想去鉴宝会?画好新本我就带你去,抓紧时间吧,过期不候。”苏沐秋笑得色若春花,出口的话却让张佳乐直接垮下了脸。

       “那你想带谁去?不会是你那个小厮吧?你不怕吓到他哦。对了,今天怎么没见他,你们俩不是形影不离的吗?”张佳乐这时才发现苏沐秋是独自一人,好奇问道。

       “他今天休沐,我拿了本你的春宫合集给他,他去研究去了。”

       张佳乐闻言差点被呛到,“你给的哪本合集?”

       苏沐秋狡黠一笑,“你因为好奇去城北春雨馆观摩画的那本。”

       “天呐,老板你想吓死他吗?你小心他看完有阴影影响你以后的闺房之乐。”张佳乐想到那是唯一一本自己画过一次就发誓再也不画的系列,心里默默给叶修点了蜡。

       “我也不想的啊,谁叫你画过那么多系列,合集也多,我随便一抽就是那本,意外意外。我今天想给他换来着,可他都没给我说的机会,估计是情有独钟吧。”苏沐秋解释,但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可信度为零。

       “老板,他要是真好那口,你自个小心,但从外表上看,你被他压的可能性比他被你压的可能性要高。你可别忘了人家从前可是位军爷。”上过战场的可不一般。

       苏沐秋摆了摆手示意他别担心,“闺房之乐又不是比武,正所谓术业有专攻,武功高可不代表一切,再说我和他比也没差多少,最多稍逊一点,足够压得了他的。”

       张佳乐耸了耸肩,“希望你到时候不要阴沟里翻船就好了,如果真那样的话,我还是蛮期待的。”

       苏沐秋斜眼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不平衡,明明画过无数春宫,见惯风月居然还被压,也是让人同情。”

       “老、板!”

       “哎呀,我还是不打扰你作画了,抓紧时间啊,距离下月十五没多少时间了啊。”苏沐秋见张佳乐恼羞成怒,当机立断不再打扰,毕竟张佳乐真闹起来可是件让人头疼的事。

       一连调戏了两个人,苏大老板表示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下回→卷拾陆

卡了《有你在》所以来更风月_(:з)∠)_

咳咳咳,老叶看那本春宫是咳咳咳咳两字母本【大家懂的】

不造为什么觉得调戏乐乐好爽【你滚】,希望双花线作者别打我╮(╯▽╰)╭

评论(43)
热度(227)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