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拾陆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本章关键词:共浴【别想歪啊】#

=========================================================

       下月十五转瞬便至,张佳乐的春宫新本却是无法如期完成,所以桑竹馆的鉴宝会他自然是去不成了。

       “我的老板,我的苏大善人,我的苏大美人,你就带我去吧,求求你了~~”这会,张佳乐正扒着准备上马车的苏沐秋,半个身子基本都挂在了他身上,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充满渴望的小脸实在是让人不忍拒绝。

       可苏沐秋对美色攻击是有免疫的,所以他只是抬起手,两指一伸,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张佳乐的脸颊,含笑道:“求我也没用,谁叫你本子没画好,怨不得人。”

       “嘤嘤嘤,苏郎啊,你真是好狠的心呐~~”张佳乐还是不依不挠,像是小狗一样在苏沐秋身上扭着耍赖,看在旁人眼里就像是情人间的打情骂俏。

       苏沐秋觉得好笑,正想说什么安慰一下,突然感觉一道锋锐刺骨的冰冷视线落于身上,他脸色微沉,立刻转头往某处看去,那感觉却瞬间消失,让他什么都没有发现。

       “怎么了?”叶修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也没看到异样,便奇怪地问道。

       苏沐秋摇了摇头,把刚刚一瞬的感觉先按下不表,抬手拍了拍张佳乐示意他放开自己,“好了,快别闹,我要出发了,最多我回来之后给你详细说说会上的情况。”

       “老板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张佳乐气啊,他都不能去了,居然回来还要告诉他会上的情况?这不就是逗他玩吗!!!这样一想,张佳乐更加赖在苏沐秋身上不撒手了。

       不过他是不撒手了,叶修却是再看不下去,一个伸手,一把揪住张佳乐的衣领,干净利落地把人扔给了一旁的邹远。

       “叶、修!”张佳乐怒道,“你个不识好人心,我在拯救你知不知道,去到鉴宝会被吓到你就该感谢我了!”

       “呵呵,那真是谢谢张大阁主了,这世间能吓到我的东西可不多,你还是乖乖等我们回来吧。”叶修那懒洋洋的语气配上他总让人觉得嘲讽的表情,简直是拉足了仇恨。

       苏沐秋眼见张佳乐气得差点要炸了,当机立断拉着叶修快速上了马车,走了。

       只留下暴跳如雷的张佳乐咬牙切齿了好一会,才气呼呼地回去楼里,也正因为正炸着,他没有发现对面客栈的二楼一扇只开了一条缝隙的窗户里,有一个人正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叶修和苏沐秋坐在马车里,叶修想到张佳乐的话,便扭头问苏沐秋:“那鉴宝会到底是什么?桑竹馆既然不是什么商行,这个鉴宝会上的宝,怕也不是什么古董珍宝之类的吧?”

       “哦?那你猜猜是什么?”苏沐秋秋挑眉轻笑,怎么看怎么不怀好意。

       “风月场中的宝,指的应该是什么绝色美人吧?”叶修想来想去,也只想到这个最有可能。

       “差不多,算你有点悟性。”苏沐秋摇着扇子,唇边的笑意却越发深了。

       叶修直觉没那么简单,但他也知道这人怕是存了坏心思看他变脸,再问也是问不出来的,便也安安静静不再言语。

       桑竹馆位于城南,外围一片竹林环绕,门面也是一派清幽雅致,不沾半点风尘之气,倒是让以为这里会是金碧辉煌各种奢华的叶修备感意外。

       两人下了马车就有人迎了上来,是两个身穿青色衣衫的少年,不是什么绝顶的容貌,却也是眉眼清秀,笑起来自有一股娇憨之气,让人见之心喜。

       苏沐秋把请帖递上后,其中一个少年就作为领路人带着两人入内。

       馆内也遍植竹子,装修风格与大门无异,皆是高雅之气,叶修再次怀疑是不是来错地方了。

       “这是百年老店,每任老板都不能改变外部建筑,不过到了内院就是另一番天地了。”苏沐秋眼角扫到他一脸疑惑便开口解释道。

       这时领路少年将两人带到了一扇门前,拉开后居然是一个汤泉,连苏沐秋都有些诧异,便听到少年微微躬身开口,“请二位沐浴更衣,那处已备好全新的衣袍鞋袜,持贴人请着黑衣,随行者请着白衣,若有所需请摇此铃铛,小的就在门外等候。”言罢就要告退。

       “等等。”苏沐秋开口把人叫住。

       “公子还有何吩咐?”

       “这个……可是鉴宝会的规矩?”

       “是的,需沐浴更衣方可入内。”

       “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等到门关上,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苏沐秋,苏沐秋则是眼带戏谑地回望过去,气氛安静得有些暧昧,过了好一会,苏沐秋率先有了动作。

       “你想做什么?”叶修立刻往后退了一大步,满脸的防备。

       苏沐秋见他这如临大敌的样子忍不住失笑,“还能做什么,当然是脱衣服泡温泉,怎么?你觉得我会做什么?或者你期待我做什么呢?”

       叶修没说话,还是暗暗戒备怕这人使坏,可苏沐秋却是不再看他,很是自然地开始宽衣解带起来。

       叶修就眼睁睁看着他解了腰带,脱了外袍,等到里衣滑下肩头,他才像是被那漂亮的肩线给惊醒,猛地转过身去,然而苏沐秋等的就是这一刻,快速欺身上去,叶修察觉到的时候只来得及心里暗叫一声糟,下一刻就被人拽住腰带猛然一扯,整个推到温泉里了,从里到外湿了个透。

       “苏沐秋!”叶修那叫一个怒啊,可他才刚从水里稳住自己,抬手抹掉脸上的水,视线清晰第一眼就看到苏沐秋近在眼前,沾着水珠的脸庞,清丽得几乎能让人忘了呼吸,修长的脖子,精致的锁骨,线条优美的肩膀,还有白皙的胸膛……

       苏沐秋看着叶修又是猛然一个转身背对自己,耳朵脖子都是不可忽视的泛红,脊背僵硬,真是可爱得要命。

       “你要不要这样害羞啊?我有的你哪样没有?而且迟早你都要看到的。”苏沐秋可不会轻易放过叶修,二话不说贴到他背上,一边在他耳边调笑,一边却是特别利索地脱他衣服。

       叶修都没看清他的双手是怎么动作的,他的腰带外袍就已经被解下扔到池边大石上,眼见着里衣都要不保,他连忙大喊,“你住手!我自己脱!”

       “好吧,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我脱衣服特别有一手哦。”苏沐秋见好就收,不过嘴上还是不饶人。

       “不用。”叶修回答得义正言辞。

       他听着苏沐秋走开带动池水的声音,深呼吸几下便不再扭捏,三下五除二把湿衣服脱下,温热的池水舒缓了因为刚刚某人的胡来而紧张的心情,叶修也慢慢放松下来,只是背对的姿势却没有任何改变。

       苏沐秋在池子的另一边,很悠闲地靠在池壁,一双漂亮的眼睛带着赞赏的目光把对面的人细细打量了一番。

       那是一具劲瘦结实,属于年轻军人的身体,身上所有线条都非常好看,让人特别有冲动伸手摸上一摸。

       “你就打算这样背对着我泡温泉啊?不对啊,你之前从军,就没有过和别人共浴,不可能吧?”不过苏沐秋还是很有定力的,也不想让叶修觉得他过分轻佻,袭击的动作没再做,只是开口转移其注意力。

       “那不一样。”叶修硬邦邦回道,那怎么一样!军中的是战友兄弟,一群大佬爷们在一起开荤段子打闹摸鸟都行,可对着苏沐秋就不行。

       “哪里不一样?”苏沐秋故意逗他。

       “我们叶家家训,无媒无聘,即便两情相悦,都不能唐突放肆,你是我……心系之人,我自然要对你守礼。”叶修的声音虽轻,内含的坚定却是分明,如果他现在回头,就能看到一向脸皮厚到极致的苏大老板脸颊泛红,不过短短的几句话,却是让他无法招架了。

       “那我……老是偷袭逗弄你,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尊重你?”苏沐秋忍不住忐忑,喃喃问道。

       叶修笑了笑,“那倒没有,我在你身边这些日子,你虽然看起来……嗯风流不羁的,但真正你伸手碰触或者能碰触你的人屈指可数,我算是看出来你就是那种越是喜欢对方就越喜欢作弄欺负对方的人。”

       救命,好想扑上去!!苏沐秋猛地转身,实在是不敢再看着叶修用后背对着自己简直就是毫无防备的姿态,再加上那种含笑带着宠溺的语气,根本就是勾引嘛!!!

       他的动静叶修自然听得分明,嘴边的笑意更深,眼里更是透了三分狡黠,七分温柔。

       两人之间一时无话,却有种暧昧温暖萦绕,还是门外少年敲门提醒说鉴宝会还有一个时辰便要开始,两人才有所动作,要不然不知道会不会把自己泡脱皮都没反应。

       叶修率先上了岸,快速穿好衣服,回身看到苏沐秋和之前的自己一样面朝池边大石一动不动,非常正人君子非礼勿视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还不起来?皮都要起皱了。”

       苏沐秋听出叶修语气里的调笑,难得被引发的害羞纯情是一瞬间就不见了,转身,慢悠悠地往叶修那个方向走去,叶修看着这朵‘芙蓉’慢慢‘出水’,又连忙转过身去,刚刚的镇定戏谑只能昙花一现。

       等两人打理好自己,把贴身的物品带上,就又继续跟着童子而去。

       穿着桑竹馆准备的衣服鞋袜,叶修多少觉得有些别扭,没办法,这衣服是上好的蚕丝所制,轻薄丝滑像是没穿一样,而且还没外袍,单薄一件,压根就像是穿着里衣周围跑似的,太奇怪了。

       “你动来动去做什么?这衣服不舒服?”苏沐秋看到叶修像是被虱子咬一样的,挑眉问。

       “不是,我不太习惯穿丝质的衣服。”叶修回道,他从军多年,真的是穿惯粗衣麻布了,小时候经常穿的这种衣服倒是变得不再习惯,不想再纠结衣服,他便开口转移一下注意力,“你其实也没参加过这个鉴宝会是吧?”他可是记得苏沐秋见到那温泉的表情和他一样惊愕。

       “是没有,我只听金老板说过鉴宝会的盛况,真正走上一遭这还是第一次。”苏沐秋如实回答,“别担心,跟紧着我就行。”

       “为什么听你这样说我更担心了?”叶修故意道。

       “不跟紧我,你会更担心的。”苏沐秋微微一笑,说不出的神秘。

       不待叶修再问,领路的少年已经把他们带到了一扇朱红大门前,抬手,很是有节奏地扣了三下门环。

        朱红大门缓缓打开。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下回→卷拾柒

新世界的大门开启√

话说从本文设定来看呢,伞修两人其实是本质一样纯情的家伙,差别只在于一个理论丰富见多识广【伞哥】,一个孤陋寡闻实在纯情【老叶】,所以看起来一点都不纯情那个虽然总是欺负纯情那个,但是偶尔也是会被纯情那个的直白言语弄得毫无招架之力╮(╯▽╰)╭多少算是半斤八两?


评论(44)
热度(300)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