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拾捌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卷拾陆  卷拾柒

#本章科普【bushi,其实是瞎掰啊,下面说的都是瞎掰的啊,依旧接上回的没有节操,捂脸】#

==================================================

       鼓声过后,一身金灿灿的金老板出现在众人面前,站到了场中唯一的高台上,仪态万千地福了福身子。

       “欢迎大家出席鉴宝会,在座的都是老朋友了,金某也不多废话,现在就请出今晚的‘宝’,让大家鉴一鉴。”金老板话音一落,便抬手拍掌,三声过后,就有一人缓步而出。

       那是个十五六岁左右的少年,身材相貌却不是寻常小倌的弱柳扶风娇娆万千,反而是英武逼人,一身肌肉结实却并不过分,身上不着任何衣物,可双乳缀着流苏乳环,颈间系着一条细长金链子,那链子自锁骨直垂而下,在腰间又绕了一圈嵌入臀缝中然后穿过胯间扣在了肚脐之处,这金链子系得不松不紧,恰恰把少年的身体勒出了十分诱人的味道,而少年两腿间的物件亦十分可观,颜色鲜嫩形状姣好,根部处还有一只金圆环,显得更让人垂涎。

       这少年一露面,在座的人都窃窃私语起来,而叶修则是十分震惊地看着那个少年——身上的装饰之物。

       那不就是之前金老板来千机楼从苏沐秋那拿走的那盒东西吗??虽然他那时就觉得不会是寻常的饰品,可如今看来他果然还是想得简单了。

       “喂……那个链子我记得不是还缀着一个不大的圆柱似的物件吗?该不会是……?”叶修僵硬着扯了扯苏沐秋的衣袖,小声问道。

       苏沐秋轻轻笑了一声,也不答话,手一伸抚上叶修的后腰处,蜿蜒而下,摸得叶修浑身一颤,等到苏沐秋的一只长指要插到他的臀缝之中时他才猛然回过神来立刻挥手一扣,连忙把那手拉开了。

       苏沐秋也没继续耍流氓,只是对他挑挑眉,眼底明晃晃写着‘明白了吧?’这几个字。

       叶修僵硬地点了点头,哪里还能不明白,这些没节操的风月中人!!

       “各位,容金某介绍一下。”金老板的声音一起,还窃窃私语的众人立刻安静了下来,“这是我桑竹馆下月十五便要出道的花魁,金铭。”

       “金铭见过诸位前辈。”少年一抱拳,见礼道。

       “呀,居然是随了金老板的姓氏。”苏沐秋诧异地低喃了一声,叶修听见便眼露好奇。

       “怎么了?难道这人还是金老板的亲戚不成?”

       “那倒不是,在场的老板们调教出的花魁都不少,可能随了自己姓氏的却是极少,风月行当是相当讲究师承的,这姓氏一冠上便代表了是这一派的弟子,这妓子和弟子虽然是一字之差,却是天壤之别,而金老板至今都没有教出随他姓的花魁,看来这金铭如无意外会是桑竹馆下一任的馆主。”

       “这鉴宝会难道就是给介绍他们桑竹馆下任接班人的?”

       “不是,你看下去就知道了。”苏沐秋摇了摇头,卖了个关子。

       那头金老板又开口了,“想必各位老朋友听了这小家伙的名儿便猜得到他是金某的关门弟子,也可以说是唯一的接班人了,不过既然是鉴宝会,自然不是单单用来介绍给大家认识的,诸位都是风月行当里的前辈,不知这会可鉴出我这小弟子身上的‘宝’没有?”

       众人又是一番议论,谁也没有率先开口,似乎是摸不准,直至一把娇媚女声缓缓响起。

       “我瞧着,金老板这小弟子应该是身负名器‘拨弦’,是也不是?”

       叶修和众人一样循声看去,原来开口的是那位苏沐秋很尊重的萧老板。

       “这位是?”叶修回想了一遍发现苏沐秋并没有给自己介绍过这萧老板。

       “梓兰苑的当家,萧情。”

       “和桑竹馆各占南北一方的另一家风月大家?”

       “是。”

       “那么她所说的‘名器’是什么?”

       苏沐秋一脸‘你怎么那么孤陋寡闻’的表情看着他,“你从来没看过什么坊间话本之类的东西吗?就算你还是雏儿,可少年时期对闺房之事好奇你总会找些东西来满足一下好奇心吧?”

       叶修心想,哥十五岁就去参军了,边疆一堆糙汉子,虽然会说荤段子,可这种什么‘名器’的文雅玩意哪里会讲到啊?

       苏沐秋见他不说话一脸闷闷的可爱样子勾得心头有些痒,也就不再挤兑他,清了清喉咙就开始给他解说,“所谓‘名器’,指的是男子女子因天赋异禀,在房事中多有妙处,能让与之交合者痴迷沉沦欲仙欲死。”

       “天赋异禀?这……指……指……”

       “哦,在一般人眼里觉得‘名器’只指私密之处,其实不然,身体各处皆可成‘名器’。不过‘名器’难寻,即使是风月场中也不多见,应该说能只凭肉眼就分辨出对方是否身负‘名器’的‘伯乐’才是极少。而桑竹馆和梓兰苑能同执风月界的牛耳,就是因为他们两派都能掌眼识‘名器’。”

       “所以鉴宝会的‘宝’指的其实就是身负‘名器’的人吧?”

       “是的,‘名器’会根据妙处不同取不同的名字,而有时候有些‘名器’是从前没出现过的,这时便会让风月场中的辈分最高的前辈给取名。”

       “那这个‘拨弦’?”

       “古书有记载,‘拨弦者,软硬随心,易刮麦齿琴弦,故名之’。”

       “软硬……随心……易刮……琴弦?”叶修表示再次被深深震惊了。

       “就是随着心意可硬可软,还能用那话儿来弹琴,是顶厉害的名器。”苏沐秋见他表情木然忍不住好笑地伸手掐了掐他的脸。

       就在苏沐秋为叶修解惑的时候,金老板也是和萧老板互相恭维了一番,随后像是给大家带来的惊喜不够,他又缓缓抛出了一个惊雷。

       “我这小弟子除了身负‘拨弦’外,可还有‘回廊’。”

       这话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叶修看着周围的人比刚刚激动百倍,连苏沐秋也是讶异得坐直了身子,连忙问道:“怎么了?”

       “不得了啊不得了,居然是双名器,这小家伙天生就是能男女通吃的。”苏沐秋摇着头感慨道。

       “‘拨弦’是前面的,那这个‘回廊’是指后面吗?”

       “嗯,男子身上的‘名器’,后庭之处最是少见难得,而‘回廊’更是极品,‘回廊者,弯曲层叠,入之如遇九曲回廊,故名之’,书上说那感觉会让人目眩神迷,像进迷宫一样,找不着北了。”

       “太夸张了吧。”叶修觉得他的认知又受到了冲击。

       “书上是这样说的,到底真不真实就要试过才知道了。现在‘宝’已出,下一环节就该是鉴了。”

       “怎么鉴?”

       “还能怎么鉴,当然是床上见真章。”

       “……总不会他要和在座的一家家‘鉴’过去吧?”

       “这你倒是想岔了,鉴宝会上的‘宝’可都是不曾破身的雏儿,第一次都是卖给达官贵人,其实举行鉴宝会主要是两个目的,一、让风月场中的老前辈掌掌眼,也靠着他们各自的人脉帮忙把这名气传出去;二、让某位前辈在‘宝’出道前也指教一二,算是认下半个师父,自此在内行眼中也会多几分光彩。”

       “等会,我有点不懂了,既然第一次是卖给达官贵人,那现在又说床上见真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笨,内行里自有不破身也能享受到的手段。”苏沐秋轻弹了一下叶修的额头道。

       我又不是内行我哪里知道!叶修觉得自己被弹得真冤,他不说话了成了吧!

       苏沐秋笑着看他,只觉得这世上再没有比欺负这人更让他快乐的事了。不过他也是有分寸,不会欺负狠了让人生恼,所以接下来即使叶修不发问,他也自动给他解答。

       “这‘鉴宝’也不是他们哪个想鉴就鉴的,也是需要叫价,价高者还要看金老板觉得合不合意,才能得。”

       不过这叫价也不是寻常的那种真金白银的‘叫价’,叶修听着各家老板抛出的诸如‘软玉玉势’‘金枪不倒药’‘欲仙欲死鞭’等等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估摸着这些在外行眼里的淫秽之物在内行眼里怕是比什么奇珍异宝都要来得值钱。

       “大家看来都下重本了,拿出的都是各家的珍藏,只在内行里流传,不过也难怪,双名器百年难见,还是值得的。”苏沐秋的话也证实了叶修的猜想。

       最后金老板选了两家来,一家是萧老板的梓兰苑,另一家就是那对佘老板的容悦楼。接着金老板就带着小弟子将萧老板和两位佘老板引去了别处,而还留在的此处的各位倒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技术交流。

       “那现在鉴宝会算完了吧?咱们可以回去了吧?”叶修听着又响起来的叫/床声便又不自在起来,特别是这会苏沐秋正趴在他的肩上,两人坐的又是能让人在上面打滚的大软榻,此情此景,多少让人心猿意马。

       “急什么?我来这的目的还没达到呢。”苏沐秋抬起头,下巴抵在他的肩上,在他耳边轻轻开口,薄唇似有似无地扫过他的耳垂,叶修只觉得半边身子都发麻了,肩膀忍不住一缩就要躲开。

       可苏沐秋哪里会这样轻易地放过他,手迅速一伸捏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掰过来,一探头,柔软的唇便印了上去。

       叶修记得自己从军那会,身边的那些老兵没事聚在一起就会开荤段子,他记得有一次那群糙汉不知道怎么说起了各自婆娘唇上的味道,男人嘛,吹嘘自己的女人怎么怎么好是很正常的事,反正他就记得那群大老爷们基本都说自家婆娘的嘴唇的绵软香甜,尝起来就像花蜜似的,他一直都觉得他们就是在乱讲,可如今他倒是体会到了什么叫美人舌上香,唇如花蜜甜。

       苏沐秋这吻不急不躁,甚至温柔得有些腻人,舌尖细细描绘叶修的唇形,再慢慢长驱直进,他身上惯常带着的浅浅桃花香侵蚀着叶修的呼吸,让他几乎要以为自己要溺毙在一片桃花林里。

       “我来得似乎不是时候,打扰了苏老板,或者你不介意,让我也加入可好?”

       温雅的男声含着浅笑,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旖旎缠绵,叶修立马回神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被苏沐秋压在了榻上,幸亏有人打扰,要不然,贞操不保了!

       “自然是不好。”苏沐秋的眉宇间闪过一丝被打扰的不快,不过很快敛去,转过去面对来人事又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合欢大师,是苏某失礼了。”

       叶修看过去,却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他看见了——一颗大、光、头!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拾玖

千机绝活下回分解~~话说这章其实是初吻啊初吻XDD之前一次不是被乐乐搅和了呢!


评论(78)
热度(283)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