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贰拾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卷拾陆  卷拾柒  卷拾捌   卷拾玖

=========================================

       自鉴宝会掉完节操……哦不,是涨了见识后,叶修觉得自己在面对苏沐秋的黏黏糊糊是越发地淡定。

       这日,苏沐秋见风和日丽阳光明媚,便起了出门游湖赏玩的心思,当即拉了叶修就出门去了。

       两人刚走过回廊就看到张佳乐迎面走来,打着呵欠一脸慵懒的样子,身上一袭红衣,长发轻束,叫人看着脑海里只浮现“海棠春睡”这个词来。

       “哟,这一副没睡够的样子,昨晚做贼去了?”苏沐秋走了过去,看清他眉宇间的困倦之意,打趣道。

       张佳乐难得没和他抬杠,只是抬手揉了揉眉心,“没睡好。”

       “没睡好?最近天气好得很,夜里无风无雨的,难道有什么别的惊扰了不成?”苏沐秋有些惊奇,张佳乐这人睡眠质量一向是好得让人嫉妒的,很少有睡不好的时候。

       “那倒没有,只是……”张佳乐顿了顿,往周围看了看,才凑近苏沐秋,一脸神神秘秘低声道,“老板,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咱楼里有些不干净?”

       苏沐秋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愣,随即失笑,“不干净?你莫不是要告诉我你见鬼了?”

       “那倒不是,只是我最近总觉得有人窥视,可千机楼哪里是随便什么人就能进来的,我也没发现有可疑的人,想来想去也就只有那种东西了。唉,可惜杰希出了远门,要不然我就能找他算个命看看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缠上,讨个手串辟辟邪也好。”张佳乐神神叨叨说了一通,听得苏沐秋没忍住一扇子轻敲了过去,他一吃痛才止住了话头。

       “瞧你说的什么话,子不语怪力乱神,况且咱们这地儿怕是鬼神也不敢轻易来犯,再说了,你想要被什么东西缠上那也要你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来来来,给老板说说你最近可是做了什么坏事?”

       “我能做什么坏事,光明磊落着呢!不过老板,神鬼之说不可尽信也不能完全不信,咱们这地儿虽说买下来之前是找人看过风水的,杰希来了之后也勘察过改过一些布局镇宅,可重点是现在杰希不在啊,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八字重,有他坐镇楼里才真叫鬼神退避。”

       “可怜的孩子,果真是没睡好,脑子不清醒就尽在这瞎说,你还是赶紧回去休息吧,我就不陪你在这胡扯了。”苏沐秋实在是没好气再和张佳乐胡搅蛮缠,眼见太阳越来越大,他就准备把人撂下,他今天可是要赶着去游湖呢。

       “哎哎哎,老板你怎么没有一点怜惜之心,好歹我也是你的一棵大摇钱树呢!”张佳乐一脸你真是无情无义。

       苏沐秋嘴角一挑,抬手就勾住了身边一直在默默看戏的叶修的脖子,特别欠揍地对着张佳乐道,“我对你有怜惜之心做什么,对他有就行了。”

       叶修:怎么扯到我身上了,冤!

       被这秀恩爱糊了一脸的张佳乐差点没吐出一口血来,心中那叫一个愤恨,直接导致了当他知道那两人是要去游湖后,恶向胆边生,胡搅蛮缠着就死活跟着去了!

       所以原本好好的双人游湖变成了四人同行,苏沐秋看着张佳乐和他身边的邹远,眼睛微微眯了眯,看得邹远一哆嗦,默默缩了缩尽量降低存在感,同时心里忍不住喊冤,老板明鉴,属下无辜啊啊啊!

       张佳乐倒是没有邹远的战战兢兢,他这人心宽,做事不做则已,一旦下定决心那就是不管后果都会做到底,反正都已经惹了自家老板,那就先游玩一番,之后被报复什么的,反正不会死,他才不怕呢!

       “叶修,去了鉴宝会可有什么所得?”虽然周围景色如画,可干坐着也是无聊,张佳乐想了想,便开口和叶修搭起话。

       “开了眼界。”叶修眼睛看着苏沐秋行云流水般的沏茶动作,有些漫不经心地回道。

       “没被吓到?”

       “还行。”

       “里面到底是怎么一个光景,你给我说说吧。”

       “就是很多人在一起,聊天交流。”

       “骗谁啊?就这么简单?”

       “信不信随你。”

       叶修明显的敷衍态度可让张佳乐气闷,话说坐下来这么久这人就没给过自己正眼,视线全黏在他家老板身上了,“我说,你们都已经朝夕相处了,你还要不要这样眼都不带眨地看着老板啊?我还坐在这呢,给点面子行不?”明明这里有四个人,这两人要不要相处得像是独处啊!

       然后叶修就很给面子地正眼瞧了瞧他,接着又转回去了。

       张佳乐咬了咬牙,但也无计可施,面前的两人虽然交谈不多,可举手投足间却满含默契,自然而然地就自成世界,把旁人给隔开了。

       心上人不在身边而且还三年没有音讯的张大阁主觉得这两人营造出的氛围简直满含恶意,他坐了一会就实在坐不下去,抛下一句‘我出去透透气’就出了船舱走到船头处坐下,邹远自然也很识趣地跟了出来。

       张佳乐双手后撑在甲板上,头昂起看着湛蓝的天空,身后偶尔传来舱中两人的轻声笑语,莫名的心中就冒出了一些怅然。

       虽然腹诽苏沐秋二人的黏糊,可他自己也是心里清楚,两情相悦之人相处之时眼里就是只看得到对方,任周围人群再多再吵杂那也是影响不了,就像是当年他和……唉,多思无用,那人又不会下一刻就出现。

       今日太阳并不猛烈,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张佳乐本来就没睡好,这会倒是有些昏昏欲睡了,他打了个呵欠,直接往后躺倒在甲板上,浑身放松,十分惬意闲适。

       “公子……今晚……还去……千……吗……”

       半睡半醒之间,张佳乐隐约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交谈声,声音似乎还有些熟悉。

       “去。”

       低沉的男声沉稳而有力,不过是一个单音,却让张佳乐乍然惊醒!

       那是!

       张佳乐猛然翻身而起,却忘了自己是躺在狭小的甲板上,旁边就是清澈的湖水,由于事发突然,邹远还没反应过来他家阁主就已经直接掉到水里了!

       “阁主!!”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苏沐秋和叶修听见声音连忙走了出来,就看到邹远帮着张佳乐爬回船上,“不是吧张佳乐你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能掉水里去?”

       张佳乐并没有理会苏沐秋的嘲笑,他只是着急地向四周看去,可入目的都只是树丛湖水,除了他们这一条小船,哪里还看得到别的人烟。

       “错觉吗?”张佳乐捂着脸低喃了一句,一瞬间难过得无法自已。

       苏沐秋见他有些不对劲,连忙上前,弯腰抬手搭上他的肩膀,担心地问:“怎么了?没事吧?”

       “没……啊嚏。”张佳乐话还没说完就打了一个大喷嚏,这时候也才感觉到凉意,打了个哆嗦,什么难过都没了。

       “这虽然快到夏天了,但还是有些凉,你昨晚又没有睡好,咱们还是赶紧回去换衣服吧,免得你染上风寒。”苏沐秋道。

       可惜他话音刚落,这本来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居然打起了雷,并且天边有乌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而来,这天竟然是说变就变了!

       苏沐秋有些无语地看了一眼张佳乐,心里也忍不住嘀咕,这孩子莫不是真的被什么脏东西缠上,怎么倒霉成这?

       “现在回去怕是要淋雨,我记得刚刚经过某处隐约见到一处宅子,不如先行前去避雨,等这场雨过去再回?”叶修提议道。

       众人并无异议,一行人便划船靠岸,走了一小会,在天色阴得似乎马上就会落下暴雨时,终于看到了那处宅子。

       邹远快走几步先行上前敲门,没一会就有人开门,是一位中年男子,面容和善,邹远三言两语说清来意,对方言之要先禀报主人再来答复便又关上了门,不过很快门又打开来,说主人家应允,把他们迎了进去。

       一路走去,苏沐秋习惯性地打量起身处之地,这处宅子能看出新修缮的痕迹,只是不知主人家是不善设计院子还是随意不在乎,这地方说好听是简洁,说不好听就是随便,想来主人家不是那等注重外物之辈,心情应是比较粗犷。

       那中年人把一行人引到了一处小院,张佳乐去了厢房换衣服,苏沐秋三人则在前厅吃着管家命人送上来的茶点,听着院外终于瓢泼而下的倾盆大雨,倒有几分‘夜阑卧听风吹雨’之感。

       张佳乐换好衣服出来后脸色有些怪异,苏沐秋挑眉问:“怎么这幅样子?”

       “老板,我刚刚……突然想到一件事。”

       “什么?”

       “我记得这片湖边的宅子极抢手,许多富绅都花重金所购,可唯独有一宅子,多年都无法卖出去,而这地方明显是新修,不会是?”张佳乐越说声音越低,配着外面大雨滂沱电闪雷鸣的背景,真真有阴森之感。

       “卖不出去的宅子?莫不是是凶宅吧?”叶修闻言,颇有兴致地来了一句。

       “你倒是机灵。”苏沐秋点了点头,又看向张佳乐,“怎么?你怕了?还是说刚刚换衣服的时候被什么偷看了去?难道还遇上了色鬼不成?”

       “老板你这叫什么话,谁怕了!而且色鬼什么的,有你这么一尊大美人在这,色也是先色你,哪里轮得到我!”张佳乐嚷嚷道,只是怎么听怎么有些心虚,他换衣服被偷窥那自然是没有,就是换着换着突然想起这里应该是那座有名的凶宅心里发毛所以赶紧加快速度出来了。

       “话不是这样说,我嘛身边有这位上过战场的军爷在自然是能辟邪,你就不同了,今天可不就倒霉透了?小心在这里沾上晦气回去又要倒霉哟~~~”苏沐秋笑得十分恶劣道。

       张佳乐顿时炸毛,“老板你别咒我!”

       苏沐秋笑得更加欢乐,张佳乐都要扑过去咬他了,只是突然他脸色一变,竟然隐约有着惊恐之色!

       这可把张佳乐吓坏了,想都没想就像兔子似地往苏沐秋身后窜去,嘴里还不停说道:“怎么了怎么了,那有什么有什么?老板你别吓我啊啊啊!”

       “噗哈哈哈哈哈。”苏沐秋恶作剧成功,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张佳乐猛然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一张脸顿时通红——被气的。

       “苏、沐、秋!”

       “哈哈哈,在在在,我在,噗哈哈,你真的太好玩了,哈哈哈哈。”苏沐秋笑得肚子都痛了,那样子看得张佳乐时只想抽他,可惜打不过,只能迁怒其他人,他家老板的姘……情人——叶修。

       “你就不管管!!”张佳乐对叶修吼道。

       叶修:怎么又关我事?好冤!

       “你觉得我能管得住他吗?”叶修道。

       张佳乐一噎,最后只能气愤地瞪了瞪两人,就气呼呼地拂袖而去。

       “小乐子你去哪儿?别乱跑,小心遇到鬼啊。”

       “要真有鬼尽管来,小爷才不怕!小爷不要看着你们俩,伤眼!!”

       “阁主,你等等我。”邹远连忙跟了出去。

       苏沐秋的笑意还没压下去,都快笑岔气了,叶修无语地摇了摇头,走过去顺手为他拍了拍背顺气,苏沐秋顺势伸手搂住了他的要,把头靠到了他的胸膛上。

       “这宅子不简单。”苏沐秋以只有两人可闻的声音轻声道。

       “嗯。”叶修并没有露出一丝讶异,抬手抚了抚他的头顶,远远望去就只让人觉得是情人间的互相依偎,亲密无间,“见到的只有仆从而无婢女,且几乎人人都会武,行走间静默无声,站岗护卫之人身上都是掩盖不了的肃杀之气,是军旅中人,而且都是军中的好手。”

       “寻常地主豪绅哪里能请到这样的军中精锐做护院?即使是退伍的军人都不可能,看来宅子主人来头不小。”

       “怎么?你要查一查这里?”

       “不急,此事回去再说。”苏沐秋摇了摇头,头在他的胸膛蹭了蹭,环着他腰的手也没有放开。

       “这般黏糊做什么?”叶修声音很嫌弃,可却并没有推开他。

       苏沐秋从他怀里抬头,笑道:“心上人粘着你不好吗?”

       叶修看了他几眼,才有些别扭地轻声回了一句,“好。”

       苏沐秋愉悦地笑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贰拾壹

我默默地上来更新证明我还活着……


评论(51)
热度(305)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