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贰拾壹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卷拾陆  卷拾柒  卷拾捌   卷拾玖  卷贰拾

====================================================

       张佳乐虽然因为不想看到苏沐秋和叶修两人腻歪瞎自己眼才出门逛逛,可这里毕竟是别人家里,随处乱逛这样失礼的事他自然不会做,所以也就只是在这小院里四处溜达了一下,见雨势减弱,想来是过云雨,又一想这处为凶宅,真是站久了都觉得心里毛毛的,便转身回屋打算和那两人说说快回楼里。

       只是他一进去就看到那两人抱在一起。

       张佳乐:我要瞎了=_=

       “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苏沐秋仍抱着叶修的腰看向张佳乐,语气隐约带着些嫌弃。

       张佳乐:呵呵。

       “雨快停了,咱赶紧回去吧。”

       “怎么?是不是心里害怕,一点都不想在这多呆啊?”苏沐秋揶揄道。

       张佳乐已经懒得理他家老板了。

       苏沐秋见张佳乐不理自己,也就没了兴致继续逗他,看了看窗外,果然雨势渐趋于无,便放开叶修站起来,一行人就去和管家道谢告辞。

       而至始至终,宅子的主人都没有露面。

       回到楼里大家便各自散去,只是苏沐秋没想到他一觉醒来就听到邹远来禀,说张佳乐病了。

       不是什么重病,不过是寻常的风寒,除了有些发热和鼻塞流鼻涕外并无大碍,只是张佳乐的体质有些特殊,一染上风寒就特别难痊愈,别人三两天就能生龙活虎,他却要十天半月才能见好,苏沐秋去探望,见他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也忍不住有些同情,便没有嘲笑他的倒霉,只宽慰几句让他好好养病。

       张佳乐是个闲不住的人,往日里总是一入夜便在千机楼里随处溜达,听听曲看看舞,偶尔心情好了就应允别人的求画,可以说在千机楼里最容易见到的就是一身红衣的张阁主。

       可是最近几日却不见了那抹火红,张阁主的爱慕者就有些担忧了,自然变着法去打探,虽说千机楼里关于老板和四大花魁的消息都是轻易不能泄露,但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却也是被允许透露,只是需要付出些身外之物。

       所以很快大家都知道张阁主身体抱恙,千机楼里与之交好的熟客和爱慕者们自然纷纷送礼过去问候,只是张佳乐吩咐邹远一概不收,可总有些人是锲而不舍,让邹远每天都很是头疼需要推拒一番。

       有好事者还每天数着邹远要推拒多少人,可过了好些天,这送礼的人还是不少,有人就忍不住奇怪,张阁主不过是小小的风寒,怎么还不痊愈?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此番言论一出,一时间倒是惹来了诸多猜测,也让某位最近一入夜便会出现在千机楼里的客人心中难安。

       今晚客人依旧在楼内枯坐,也依旧见不到那抹火红身影,他心中越发烦忧,待到千机楼打烊,他步履有些蹒跚地离开,跨出大门,约莫走了十步,突然就坚定了步伐,很快就消失在了一处小巷子里。

       寅时刚过,千机楼的大门一关,烛火开始渐灭,这纸醉金迷的繁华之地也缓缓安静下来,隐在了黑暗之中。

       而就在这夜色掩映下,张佳乐所住的百花阁突然有一道黑影飞速略过,他似乎对地形十分熟悉,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潜入了阁中,直奔张佳乐卧室而去。

       张佳乐最近被风寒折磨得厉害,晚上难以安眠,便向苏沐秋讨了些助眠的熏香,这味道并不浓烈,反而清冽如梅,很是雅致,张佳乐很喜欢,而这东西也的确有效,就是效力有些强劲,让他这些日子睡得很沉也很久,往往早早睡下,却日上三竿才起。

       来人摸黑进了房间,悄无声息地往前走,在床前停下,伸出手来,在碰到帐幔时顿了片刻,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半响才撩开来。

       习武之人夜能视物,所以即使房中漆黑,那人还是能把酣然入睡之人的样子尽收眼底。

       因是在病中,张佳乐平常的仰卧之姿变成了蜷缩侧卧,呼吸有些重,眉头微微皱起,想来是即便在梦中也还是有些不适。

       他看了他许久,眼里满满都是刻骨的深情。

       然后缓缓抬手,轻轻碰上他的额,一会后确定并不滚烫才稍感安心,手掌下移,指尖一一扫过那精致的眉眼、鼻梁、脸颊,最后落在了那因为生病而有些干裂的柔软唇瓣上。

       他身形微动,似乎是想俯身靠近,可最终却什么也没做,只有些不舍地收回了手。

       他又呆坐了许久,直到屋外传来打更的声音才再次有了动作,为张佳乐掖了掖被角,起身,收拢好帐幔,确认不会入风后才如来时一般,悄无声息地离开。

       出了百花阁他就原路返回,及至刚刚翻墙而入的地方,正要一跃离开,幽暗之处却突然响起了人声。

       “什么时候你也会做这样偷鸡摸狗的事情了?”

       对方悚然一惊,下意识就挥拳攻去,可听清楚那声音后却顿时收了手,眼里掠过一抹意外。

       此时天上遮月的乌云恰恰散去,皎洁的月光倾泻下来,照出了两人的样貌,出声阻拦的正是被苏沐秋驱使去厨房拿宵夜的叶修,手上还捧着托盘,而那夜探千机楼的却是一脸的大胡子让人看不清相貌,唯独一双眼睛,带着仿佛与生俱来的狂傲。

       “你怎么在这里?”来人缓缓开口,声音低沉,若张佳乐在此,立刻就能知道这人就是他等待许久的心上人——孙哲平。

       “你猜?”叶修吊儿郎当地道,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啧啧有声地摇了摇头,“百花阁主张佳乐有一位情郎,等了三年都没有音讯,我原本还想着是哪个负心薄幸之人,却没想到会是你,这不对啊,三年前那场叛乱很快就平定了,即使后来先帝驾崩,你在朝帮衬一二,等朝局安稳便也可以走了,你的性子也不是贪慕权势之人,再说,如果真有什么事情拖着你,你也不该片言只语也不让人带给张佳乐,这般不负责任的事实在不像是你做得出来的事。”

       “什么时候你也成了这般多话之人了?”孙哲平冷哼了一声,讽刺道。

       “奇了,居然避开话题?看来你不联系张佳乐,回来后又只敢偷偷摸摸前来,定然是发生了什么让你顾忌之事,这就让我更好奇了,以我对你的认识,这世间本不应该能有让你畏缩不前的事,说来听听,老朋友或许能为你分忧一二。”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我的事无需你多管。”孙哲平压根不领情,“我本来还好奇最近大家嘴里的千机楼老板的贴身小厮是谁,现在看来怕就是你了。你窝在这里做什么?当年的诬陷已经平反,你怎么不回去?倒真的打算江湖逍遥了?定国公府你也不送个信,不孝子。”

       “我回去气我爹才是不孝子,你别岔开话题,你就打算这样一直隐在暗处默默看着他?看到他对你完全失望死心,再次和别人开始新的人生,你就当真能忍?”叶修对他的攻击不痛不痒,反而咄咄逼人地说着诛心之言。

       孙哲平那张大胡子脸上完全看不出表情,只是眼神微动,表明他并非真的无动于衷。

       “总之你不要多言,此事我自有分寸,不然……京中可有不少人惦记着你!”抛下这一句威胁,孙哲平不愿再和他纠缠,翻墙跑了。

       叶修摇了摇头,对于他明显逃跑的行为表示了唾弃和鄙夷。

       他刚一转身,前方不远处却响起了细微的响动,他停住了脚步,看着一人缓缓从回廊处走出来,月光之下,那张俊美无匹的脸和天上的皎皎明月互相辉映,整个人都在发光似的。

       如此姿容,千机楼里也只有苏沐秋了。

       “你怎么出来了?”叶修神情坦荡,似乎对于苏沐秋出现在此并不讶异,也不好奇他何时到来,又听到了多少。

       “我见宵夜迟迟不来,就想着你莫不是自己嘴馋,躲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偷吃,就决定出来寻你这大胆的小厮。”苏沐秋嘴角微勾,声音有些懒懒的。

       “我若真嘴馋定然是在厨房里就先解决了,哪里需要偷吃。”叶修没好气道,往前走了几步,托盘一递,“快吃吧,要不然就要凉了。”

       “真凉了也是你的错。”苏沐秋轻哼一声,抬手拿起碗,往旁边回廊的栏杆上一坐,就慢悠悠地吃了起来。

       叶修也坐到他的身旁,看着他吃,倒是弄得苏沐秋有些不自在,眉一挑,勺了一个丸子送到了叶修的嘴边,对方也不矫情,张嘴就吞了下去。

       然后一碗丸子就这样你一个我一个地被两人很快分吃干净。

       而饱暖之后就要……谈正事了。

       “我有一个疑问。”苏沐秋将手中的碗放回托盘里,发出细微的响声,他的声音也很轻,只是隐约含着一丝不一样的情绪。

       叶修看着他,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我到底该叫你叶修呢?还是,‘一叶之秋’的主帅,‘斗神’叶秋?”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贰拾贰

我是最后一名,伐开心┭┮﹏┭┮

我交作业啦啦啦~~~ @酒阑珊  @原氏小仙_挚爱沐秋 

该更新啦!! @晴日打伞☔️君莫笑  @Anna绛琪 

评论(38)
热度(334)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