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贰拾贰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卷拾陆  卷拾柒  卷拾捌   卷拾玖  卷贰拾  贰拾壹

====================================================

       “我到底该叫你叶修呢?还是,‘一叶之秋’的主帅,‘斗神’叶秋?”

       姣姣明月下,叶修清晰地看到苏沐秋眼底隐约的冷意。

       怕是恼了。他心想,当即就直直看着那双漂亮的桃花眼,一字一句无比认真地开口。

       “我是叶修。”

       在你面前,我一直都是我。

       苏沐秋懂了,眼神微缓,叶修是否有别的身份他并不过分看重,他只要这人在他面前时是真正的自己。

       “定国公府,好显赫的家世。”这恼意消退,他便一挑嘴角,长指一伸便勾住叶修的下巴,故意轻挠了几下,也没等他回答就自顾自地说下去,“定国公府叶家,开国时有从龙之功,辅助三代帝皇开疆拓土,军中威望极高,民间赞誉更是不绝,再加上当今圣上是先帝早逝的元后所出,那是叶家嫡女,有着这层血脉亲情,定国公府真是实实在在的本朝第一世家,无人能出其左右吶~”

       叶修被他挠得下巴发痒,没好气地拍开他的手,谁知道苏沐秋下一刻就整个人贴了过来,双手绕在他的后颈处,两人挨得极近,气息交错间,苏沐秋那双漆黑的眼睛显得有些魔魅。

       “可是,身为定国公嫡长子的你为什么要改了名字去从军呢?明明叶家人去参军是最不用掩饰的事,这其中可是有什么秘密?还有当年‘叶秋’被诬陷谋逆,就算最后先帝下诏平反,这其中是不是并非单单小人作祟,而是内含圣意?是不是也逃不过功高震主,为帝王所忌?”

       叶修眼眸低垂,复又抬起静静看着他好一会,突然往前一凑直接就把人吻住,苏沐秋被这个出人意料的‘回答’整懵了,难得有些呆滞忘记了反应,等被人啃完了才回过神来,舔了舔有些发麻的嘴唇,瞪着叶修道:“这什么意思?美人计?”

       “美色当前,我又不是柳下惠。”叶修说得十分理直气壮,苏沐秋都差点被气笑了。

       “我怎么记得你之前可是定力好得很!”刚卖身那会对着满楼美人都没见他多瞅几眼,甚至对着他也是不假辞色。

       “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如今我心里有你,自然受你引诱。”叶修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脸皮之厚实在让人发指。

       苏沐秋瞪他,瞪着瞪着忍不住就笑了,长腿一跨就坐到了叶修的腿上不让他乱动,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别以为说了好听的我就会放过你,快回答问题。”

       “那我也想问了,江湖有言,千机知百事,这里的千机指的是江湖上一处极为神秘的组织千机门,内里人员多少、机构如何设置等除了组织里的人再没人清楚,做的是贩卖消息的生意,只要出得起钱,连皇帝早膳吃什么都能知道,端得是神通广大,不知道苏老板的千机楼和这千机门是不是有什么联系?”叶修慢悠悠地开口,似乎笃定苏沐秋并不会正面回答。

       他的意图苏沐秋自然清楚,然而他也只是沉默了一会,便毫不避讳地点了点头,“千机楼就是千机门。”

       叶修没想到他如此坦白,顿时愣住。

       苏沐秋微微一笑,捏他脸的手改为抚,眼神温柔得仿佛能滴得出水来般凝视着他,轻声道:“只要你问,我就告诉你,我不骗你。”

       叶修这人你要是和他斗厚脸皮、耍滑头他能有千百种方法应对,可苏沐秋这样认真又温柔仿佛誓言一般的回答让他顿时心跳加速,有种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摆的慌乱之感,心里更是恨恨咬牙这人不愧是手段高超的商人,太奸诈了!

       “千机门和千机楼是为一体,由我义父冯宪君所创……”

       “等等,十多年前已经退隐江湖的百晓生冯宪君?”

       “嗯。义父年轻时是个风流知心的多情公子,不过也只流连秦楼楚馆并不招惹良家女子,毕竟再没有比青楼更能汇集各方消息的地方了,而他退隐后开创千机楼本来只是想让那些年和他有过交情又年老色衰的风尘中人有个安身之所,但他收留的人里有些过去并不简单,义父是重情义之人,断没有说怕开罪什么人而把寻求庇护的友人赶走的,遂只能暗地里设立千机门,以作护持。虽然两个名字类似很容易让人联想,但是千机楼艳名远播,千机门神秘莫测,很多人往深里想就觉得不过是巧合重名,就算真有人有所怀疑,千机楼也是难以窥探,所以多年来除非门里人透露,外界是听不到半点风声的。”

       “无论是千机楼还是千机门,能有如今的规模和影响力,想来也是因为你能力出众。”他可是知道江湖上千机之名真正传遍大江南北是近十年的事,虽然有冯宪君已经退隐之故,创立初时也不是为了在江湖占一席之地,但苏沐秋的手腕还是可见一斑的。

       苏沐秋笑了笑,算是接下了这个称赞,“千机说白了就是个卖消息的地方,没什么特别的,该说说你了吧?”他的意思很明显,秘密交换,很公平。

       这会叶修也不含糊了,思索了一下整理思绪便开口道:“定国公府的确显赫,但也如你所说的逃不过功高震主兔死狗烹,先帝是个重文轻武的,早在做太子时便已经对叶家有了忌惮之意,不过当时我们家只有长姐一个嫡女,按着家规祖训父亲是不能纳妾的,母亲年纪也大了,想来应该是不能再有所出,换句话说叶家的香火算是断了,所以先帝就娶了长姐,也是另一种消无声息把军权收归手中的办法。”

       “按着你们家不能纳妾的规矩,其实也是不愿意把唯一的女儿嫁于帝王家吧?”能够立下这样的训诫,叶家怎么都不会是那种攀龙附凤之辈,帝王家再千尊万贵,只后宫三千这一点就不符合叶家的择婿标准。

       叶修点了点头,眼里忍不住有些黯然,“先帝的心思朝中的人精哪个不明白,父亲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原先是打算任凭先帝忌惮也不愿意委屈了长姐,可长姐却是自愿答应了这场联姻,我和弟弟没出生前,先帝对待长姐是敬重爱护有加,满朝皆知,虽然有看在定国公府份上的意思,但到底也是有着真心,可惜母亲以高龄产子后,长姐在宫中的日子就渐渐艰难,我记忆中母亲每次进宫看望长姐回家后都要哭一场,我那会年纪小,只以为是因着我和弟弟还没长成,没法给长姐做依仗,便很是努力习文练武,想着将来子承父业,让长姐能在深宫中活得舒心顺意,我的弟弟天生筋脉幼细只能从文,我却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先帝曾经称赞我说有乃父之风,但其实是暗含他忌惮之心日益增加,这样一来,长姐在宫中的境况可想而知,若不是先帝的后宫中除了长姐,其余妃嫔皆是诞下公主,这后位怕也是要易主了。”

       深宫艰险,葬送了多少好女子的一生,苏沐秋说不说什么有用的话,只能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略作安抚。

       叶修敛了敛心神,继续说这陈年旧事,“长姐在宫中艰难,定国公府也并不安宁,父亲就算一再退让,可帝心难测,叶家人数代积累起来的威望实在让先帝如鲠在喉,皇家的隐私手段多不可数,我小时候是多灾多难,七岁那年更是大病一场险些就没了,父亲实在没法只好借口把我送到少林寺,说什么求佛祖庇佑远离灾厄,更是为我挑了一位入世修行的长老为师,希望我的性子被教得不像他那般严肃克己,多少弥消先帝的疑虑。”

       “等会,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小时候是个面瘫认真的小木头?”

       “差不多。”叶修耸了耸肩,那副散漫的样子可真是应了那句‘男大十八变’,“父亲其实一开始是打算把我和弟弟教成纨绔的,可他自己那样的性格,加上叶家家风持正,这个任务实在难以办到,再者因为先帝重文轻武,常年对武将多有打压,边境鞑靼早就蠢蠢欲动,父亲多次上奏都被训斥,只能把这担忧隐下另寻它法,有这层顾虑,他更是不能把我养废,就怕来日当真强敌来犯,一个能出来扛大梁的都没有。”

       叶父眼光犀利深谋远虑,后来鞑靼三犯边境不就如他所料,幸亏那会叶修早尊父命到边境参军,要不然怕是要生灵涂炭,掀起一场国难了。

       “你随的那位长老应该是之缘大师吧?之缘大师入俗世,修红尘,见市井百态,人间悲喜,这般练心之道,也难怪会教出你这般洒脱的性情,多少有点纨绔味道了。”苏沐秋笑了笑,叶修这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不过是眼界开阔,所以便显得没什么过心的,在帝王眼里就是胸无大志的极好性子。

       “哎,我那位姐夫是个疑心病重心眼细的,要瞒着他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起码为了让他认为我没有练武,只能特意去练了凝玉门的心法,就为了这身皮囊肌肤看起来像个养尊处优啥事不干的公子哥儿。”这也就是当初苏沐秋说叶修那双手不像练武之人的手的缘故。

       “可你这肌肤不够白,还不够像油头粉面的公子哥儿。”苏沐秋道。

       “这不废话,先帝都死了三年了,我哪里还需要那么注意,爷们一身白肉太娘们兮兮了。”叶修刚说完就觉得苏沐秋眼神像刀子一样剜过来,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苏大美人可不就是一身白肉,皮囊精致么!

       叶修果断在人没发飙前转移话题,“咳咳,所以在先帝心中烙下了我是纨绔,而且还经常不着家不在京城的印象后,我就去边境参军了,及至大败鞑靼,进京受封‘斗神’才一朝揭穿在先帝面前,把人气了个半死,可我用的是化名,那会军功实在巨大,他不愿意也不能治我欺君之罪,要不然就等于让叶家声望又高涨了,便只能生生忍下这口气,朝中重臣也是缄默不语,这事就成了公开的秘密,谁都心知肚明却不敢多说一句话。及至那场举国皆知的叛乱,我被贬为庶人永世不得入京,后又被下诏平反,其中种种势力角逐难以描述,如今先帝故去,新皇继位,身上也有叶家血脉,这军权便能够稳稳当当地收归天子手中,而我也终是完成父命,接下来自然是不受束缚,逍遥天下了。”

       听到这,该交底的也都交完了,不过还有一事。

      “刚刚离去那人是谁?”苏沐秋直言问道。

      “事关挚友,我不能说。”叶修也很坦率地回答。

       苏沐秋点头表示明白,并不多追问,反而道:“那我若要追查一番,可否?”

       “可以。”反正他只是不做那个暴露孙哲平的人,可没想着还帮他隐藏。

       叶修这样的反应倒是让苏沐秋心里有了个隐约的猜测,只是先按下不表,只等第二天叫人探查放下定论。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贰拾叁

我从年底工作修罗场爬回来了……

还有人记得我吗>.<

评论(49)
热度(322)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