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贰拾叁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卷拾陆  卷拾柒  卷拾捌   卷拾玖  卷贰拾  贰拾壹  贰拾贰

====================================================

       苏沐秋既然决定要查大胡子就绝对不会拖泥带水,翌日便把方锐叫到了面前。

       “最近楼里可有什么可疑之人?特别是一脸胡子的大汉。”

       方锐主管楼里人事,兼任龟奴,除了因他那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能把客人坑得神不知鬼不觉外,最主要的是因为他那一双眼睛——并非看起来特别真诚骗起人来方便,而是他天生对人脸有过目不忘之能,千机楼里每天来来往往的人无数,可只要他见过的,他都会记得。

       “当然有!我正打算禀告老板你。”方锐一脸对大胡子印象深刻,回答得是不假思索,“说起来这大胡子并非最近才出现,他第一次出现是在新年前半个月左右,衣着服饰看起来并不过分奢华却也能看出不是穷酸,和经常出入楼里的豪绅相类,除了不听曲、不看舞、不买笑,只喝酒这几点看起来比较奇怪外,并无特异之处,当然了,咱们楼里这类奇怪的客人也不是没有过,所以我也没怎么留意他,之后他出现在楼里的时间又并无规律,偶尔隔个两三天,有时又会隔十天半个月,似乎很是随性,如果长此定然不会引人注意,可大约在一个多月前,这人的出现频率就有规律起来了,最近半月更是夜夜都来报道,而且基本都在百花园那处徘徊,百花园那可是能远远看到百花阁的地方,况且这几天张佳乐不是病了么?我悄悄观察过那人对这事很是上心,怕是张佳乐的爱慕者,现在回过头细想他真的是形迹可疑,老板你如今问起可是发现了什么?难道那人心怀不轨?是不是需要告知张佳乐让他有个防备?”

       苏沐秋听得此言,心中的猜测又明确了数分,摆了摆手,“我心中有些猜测,但还不确定,此事我自有分寸,你也别多言,一切如旧便可。”

       “是。”方锐应下,见苏沐秋再无吩咐便离开忙自己的事去了。

       苏沐秋撑着额头,眼眸半闭,思量再三后,抬手轻敲桌面三下,一人便推门进来,正是苏沐秋的护卫乔一帆。

       他只吩咐了一件事,如果大胡子今夜还来,离开之时乔一帆便跟上去,查探一下他是在哪里落脚。

       乔一帆领命而去。

       “当真任我派人随意查探?”苏沐秋站起来往屏风后走去,在软榻边上坐下,问着正躺在上面悠哉看书的叶修。

       “查吧查吧。”叶修态度敷衍,明显毫不在意。

       苏沐秋笑了笑,倒也不再揪着这个问题,反而屁股一挪把叶修挤到一边也躺到了榻上,本来就不大的地儿顿时就被两个大男人挤得满满的,叶修没好气地瞪了苏沐秋一眼,随后为了不被挤下去,只好伸手把苏沐秋抱在了怀里。

       苏沐秋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后也没故意使坏,反而安安静静地和他一起读那本游记。

       两厢依偎,是最亲密无间的时候。

       %%%

       第二天乔一帆带回跟丢了大胡子的消息时,苏沐秋并不显得如何讶异,倒是他说的跟丢地点让他想到了上回避雨的那处凶宅恰好也是在附近。

       这世间并没有什么巧合,有的都只是隐藏起来的联系。

     “老板,还有一事。在跟丢大胡子前,有人出来要刺杀他。”乔一帆道。

       苏沐秋露出了些许诧异,“你是否看出刺杀之人是什么来路?”

       “对方使剑,招式凌厉狠辣,是典型的杀手剑法,师承很难看出,但对方对时机把握极准,出手十分刁钻,不过大胡子也不是平庸之辈,应付得也是游刃有余,最后更是祸水东引让对方挥剑到了我藏身之处,无奈我只暴露出手,大胡子趁乱离开,刺杀之人也没和我纠缠,亦迅速消失。”

       苏沐秋微微皱起了眉,这事情透着股诡异,看来不好办了,他想了想,觉得还是先查大胡子比较要紧,至于那个刺客可以先暂时放到一边,来日再办。

       这般想着,就吩咐下去调查那处宅子,人能跑,可房子却不能凭空消失。

       一天后,有关那处宅子的所有事情便都摆在了苏沐秋的面前。

       宅子是江南这一片出了名的凶宅,二十五年前因为仇杀,满门三十五口人被杀了个干净,原宅子主人没有任何亲族愿意接手,按照本朝律法便充了公,几年后等人们淡忘了灭门惨案就挂牌出售,倒是被人买了去,可官府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又出事了,原来是买去的人用了那宅子来做暗娼生意,内里行事肮脏而且极喜食用助兴药物,就是有两嫖一妓胡闹得兴起用了过量,全死了!这时距离那灭门惨案也没过几年,自然又被人挖了出来,一番流言蜚语,这宅子就真的没有人敢买,官府眼看着这样不行,就打算把它推倒重建,弄个演武场用阳刚之气压压这阴煞之气,可惜在把宅子外院的围墙给推倒时居然压死了一个工匠!这下连官府都觉得这地方太邪乎了,连忙找了个风水先生来瞅瞅,得出了一个“此乃凶邪阴狠之地,需有经历数十万人生死之人方能镇压,旁人若胆敢碰触分毫必招伤亡”的骇人结论。

       事已至此,官府也无法了,只能荒废了这宅子,这一空置便是十年过去,直到年前十二月左右有人买下了下来。

       说来也奇怪,对方买下宅子后,无论是修葺还是入住都顺利得很,这么些月以来,有偶尔经过那宅子处的行人都说瞧着没有了以前的阴森之气,反而透着股正气,让人不再那么害怕,不过宅子主人十分神秘,相貌几何外人不得而知,倒是那些护院下人看着就不像寻常之人。

       这样的信息虽然看起来仍旧模糊不清,可对于苏沐秋来说已经足够肯定他心中所想,二话不说就去找了叶修,劈头盖脸就是一句。

       “大胡子就是孙哲平吧?”虽然是疑问,可他的表情却已经带着肯定。

       叶修也没绕圈子,爽快地点点头。

       “他搞什么?装神弄鬼的,既然回来了怎么还只躲在暗处不现身,明明仍旧把张佳乐放在心尖尖上,他想干嘛?先观察一番好看看张佳乐有没有变心吗?他要真是这样就永远都别出现了,我千机楼的人可不能让人这般戏弄!”苏沐秋越说越气,真是恨不得立刻去把孙哲平找出来狠狠揍一顿。

       “别气别气,大孙不是这样的人。”叶修连忙为好友辩解,“他不出现绝对不是怀疑张佳乐,应该是有什么苦衷。不过这事的确透着古怪,不说你想不通,我也琢磨不出他怎么会避而不见,这般藏头露尾实在不是他会做的事。”

       苏沐秋觉得有道理,虽然和孙哲平接触不算多,但那人性格太过鲜明,加之结合生平便能断定是个光明磊落之人,看来他这苦衷不一般。

       “那你说如今怎么办?若是直接告知张佳乐这事不妥,毕竟在没摸清孙哲平这苦衷会不会威胁到张佳乐前我不能轻举妄动,但这事查起来估计很耗时,张佳乐都等了三年了,我多少有点不忍心他再这样等着,近在咫尺不相见的事想想都觉得揪心。”苏沐秋叹了口气,他可真是为手底下的人操碎了心,老板不好做啊。

       “想那么多做什么,直接去堵那家伙逼问就行了,他要是不说就揍他,揍到他说为止。”叶修提出了一个特别简单粗暴的解决办法。

        苏沐秋愣了一下,突然一拳打在掌心上,恍然大悟,“好办法!”

       一力降十会,凭他们两人的功夫还能收拾不了一个孙哲平?即时逼问不出来什么,揍着出气也好啊!

       两人达成共识,二话不说就出了千机楼直奔那处凶宅而去,那风风火火的样子倒是让楼里见到的人啧啧称奇,还以为他们是要到官府领取婚约文书呢!

       苏沐秋和叶修来到凶宅前,活像强盗一样破门而入,把门房吓了一跳,可跟着孙哲平过来安顿在此处的护卫都是他麾下精锐,见到有闹事的当然也马上反应动起手来,但这两只妖孽任何一个都足够让人头疼,现在一加一那绝对是大于二,一路轻松地逼近主院,那奋力抵抗的大汉就躺了一路,真是骇得管家立刻去禀告孙哲平去了。

       所以等到孙哲平赶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两人互相拍了拍手,旁边墙角还叠了一堆他的下属,额头青筋忍不住地冒了出来。

       “大孙早啊,这胡子剃得蛮快的。”叶修对着孙哲平挥了挥手,见对方脸上光滑便有些揶揄地笑了笑。

       “你笨啊,胡子当然是贴上去的,我说孙哲平你这个易容真不走心,好歹留个真胡子,不然的话,张佳乐可是能一眼看出来的。”苏沐秋顺着话头就是一句,明晃晃地带着嘲笑。

       “哎呀呀,或许他打着的就是在千机楼偶遇张佳乐然后被对方一眼认出来的主意吧。”

       “如果真想被认出来那何必那么麻烦,直接伪装也不做往张佳乐面前一站就行了。”

       “或许人家王爷觉得那样的相逢不够有趣吧?”

       “那可真是龌蹉啊~~”

       这两人一唱一和简直犹如魔音灌脑,孙哲平是越听越想暴起和两人打一架,可审时度势他还是会的,如今把柄在别人手中,不投鼠忌器都不行,只好不断深呼吸让自己冷静,觑着两人说话的间隙立刻飞快插话,打断了两人的唱双簧。

       “二位……贵客,今日如此登门,不知有何指教?”孙哲平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苏沐秋双手抱臂,姿态优雅地转过身来看向他,言笑晏晏,眼底的寒意却如利刃,能刺得人生痛。

       “王爷不妨来猜一猜,我们今天前来,所为何事?”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贰拾肆

感谢上一章还在刷有生之年的小天使们>3<

话说上一章被群里的孩子嘲笑了冯主席年轻时候是个多情公子这个设定,摔啊!人家冯主席也是能年少风流过的嘛,不能这样歧视的啦!![抠鼻]

嗯,伞修合璧,天下无敌,大孙揍一顿就好了!

 @晴日打伞☔️君莫笑 快更新啦!!!


评论(37)
热度(277)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