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贰拾肆

       苏沐秋和叶修二人的来意孙哲平哪里需要猜,不外乎兴师问罪为某人出头罢了。

       可就算他心知肚明,却也只能装聋作哑,任苏沐秋旁敲侧击或者直言不讳都避重就轻顾左右而言他。

       这般扯来扯去就让苏沐秋本来强压着的火再也不受控制地往上冒,最后是不再废话,直接出手了。

       见两人打起来,一直在旁边默默不出声的叶修那是二话不说也加入了战局,至于二打一不光彩这样的事情苏叶二人是不会在意的。

       孙哲平就算再高手,一人面对这两人的联手也只有败退的份,这顿揍可谓挨得结结实实。

       揍人揍过瘾了,苏沐秋顿时神清气爽,然后特别恶霸地撂话,“孙哲平,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去找张佳乐和他解释清楚,只要张佳乐明白了,我们就不会再逼你;二是我们每天过来揍你一顿,揍到你愿意说或者愿意去找张佳乐为止!”

       “苏沐秋你别欺人太甚!”孙哲平捂着被揍痛的下肋骨处皱着眉头厉声道,他脸上并没有伤,因为叶修和苏沐秋都不约而同没打脸,所以上位者的那种威严凌厉并没有因为挨揍而被削弱多少。

       可苏沐秋才不怕他,毫不示弱地瞪回去,“我就欺你怎么了?你欺张佳乐的时候又怎么算!”

       “我没负他!”孙哲平吼道,只是底气多少弱了几分。

       苏沐秋冷冷地回了两个字:“呵呵。”

       “这事我和乐乐之间的事,苏大老板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孙哲平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苏沐秋不怒反笑,“行啊,我不多管闲事,我让张佳乐直接来找你就好了,叶修,走!”说吧果断转身。

       “站住!”

       苏沐秋压根当听不到,叶修只能同情地看了孙哲平一眼,也跟着走了。

       孙哲平哪里能让他们就这样走了,他费了那么大力气隐藏就是因为不能见张佳乐,连忙脚步瞬移动,挡在了两人面前。

       苏沐秋双手抱臂,拿一双寒潭般的眼睛看着他,不言不语。

       弱点被人拿捏住,狂傲如孙哲平也不得不低头,服软般低声开口:“苏老板,我有难言之隐,事出有因,请恕我实在不能相告,但我对乐乐之心从无改变,还望你高抬贵手,多多包涵。”

        “我给你半月时间,到时候你还是这般态度闪躲,我便只好管一管这闲事,至于我管了这闲事之后你和张佳乐是百年好合还是从此陌路,那就不好说了。” 苏沐秋冷冷瞪着他好一会,才甩下这半软半硬的话。

       孙哲平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忍不住苦笑了起来。

       苏沐秋和叶修二人出了孙府没多久,苏沐秋原本冷怒的表情瞬间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眉头紧锁的担忧模样。

       “别太担心。”叶修见他这样,伸手抚了抚他的眉心,安慰道。

       “你也感觉出来了吧?”

       叶修点了点头,“大孙内息不顺,似有滞碍,应是身负有伤,他对张佳乐避而不见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苏沐秋抬手拉下他的手,握住,神色间的担忧并没有褪去多少,“我查到宅子是在年前十一月多的时候被卖掉,如今算来已经有小半年了,从刚刚的过招来看,孙哲平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如果不是他不遵循医嘱,那便只能是此症难愈了。”

       叶修也想到了这点,一时间两人表情都有些凝重。

       “此事我会叫人去查,只是孙哲平这边也不能让他好过,从明天起咱们就天天过来,我看他能不能憋着不主动交代!”

       “不会又过来揍人吧?”

       “今天这一顿就够了,剩下的该由张佳乐自己亲自动手。”

%%%

       孙哲平最近特别头疼,因为每天午时过后他的宅子里就会出现两尊不速之客。你说拦?以苏沐秋和叶修联手之能,这世上还真难有能拦住他们的地方;你说赶?他府上的亲卫在最开始的那天就已经领教过这两人的战斗力了,怎么可能赶得走?所以最后他这做主人的除了好吃好喝地供着,好声好气地在旁边陪着,可真是差点把他憋气坏了。

       但同时他心里也清楚,苏沐秋和叶修来着“打扰”他,言谈间虽然多是挤兑,要不就是说说三年来张佳乐是怎么过的来“折磨”他,但偶尔眼神之间流露出的担忧却还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友人的好意他心下感动,可他真的难以开口,骄傲如他要向旁人坦然日后他会成为一个废人,无论过后接收到的是同情还是惋惜都不是他愿意接受的,所以再憋气都只能忍着。

       直到某天,苏沐秋一改最近的云淡风轻气死人,一脸凝重地坐到他面前,开门见山就是一句:“你中了‘缠骨’?”

       孙哲平一愣,转眼看向叶修,对方也是一脸严肃,“‘缠骨’中者初时只以为是一般伤毒,并不在意,可此毒却是十分霸道,随着时间推移逐渐侵蚀骨骼,虽然内力雄厚者能以此压制,减缓毒发时候的痛苦,但如不根治,四十岁之后便是……废人一个。”

       “原来这毒叫‘缠骨’,名字倒是挺好听的。”孙哲平神色平静,甚至还有心情调侃一下。

       “太医们束手无策?”苏沐秋皱眉问道。

       “太医连毒的名字都无法告知与我,你说他们能有何对策?”孙哲平叹了口气。

       “你倒是对我得知此事并无多少惊讶。”苏沐秋挑眉道。

       “其实从你们找到这里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无论我说不说,你最后总能得知,既然如此,我自然就不多费唇舌。”

       “那我们烦了你这么些日子你就生受着,什么时候你孙哲平成了这样的贱皮子了?”叶修一边剥着桌上随手拿来的橘子一边揶揄道。

       苏沐秋在一旁撇了撇嘴,“不过是知道我会故意说张佳乐这三年发生的事,即使被烦那也是心甘情愿。”

       “怎么?大孙你这一走三年,期间难道没有派人打听过张佳乐的事?也太狼心狗肺了吧?”

       “谁说不是呢,王爷贵人多忘事,三年前的一段露水姻缘自然是回京后就抛之脑后了。”

       “可怜张佳乐一片痴心,三年相思之苦是白受了。”

       孙·狼心狗肺·哲平被两人连番挤兑那是额头青筋冒出,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压住了火,咬牙切齿地开口,“苏老板,你既然已知我有何苦衷,又何必还说出这样的话,我若当真狼心狗肺那就该回来死死缠着乐乐,让他后半生就照顾着一个废人过!”

       “哈!王爷这话可真是伟大!既然你说得这样为张佳乐着想,你怎么不干脆捏造一个你已经战死沙场的消息或者修书与他说你已经变心和他恩断义绝?这样一了百了让他对你彻底死心不就一劳永逸吗?说那么多还不都是因为你根本就放不下!心有妄念!自私自利!”苏沐秋拍桌而起,再也控制不住地大骂了一通。

       叶修见状立刻抓住他的手示意他冷静下来,而孙哲平则是被这番话砸得脸色铁青,像是要吐出一口血来似的。

       苏沐秋却是并没有就此住口,继续咄咄逼人,“孙哲平,你觉得你不去‘拖累’张佳乐就是为了他好,那么你有问过他是怎么想的吗?你就只允许自己‘不拖累’就不允许他对你‘不离不弃’?合着你自己伟大就行,别人伟大就不行了?你别忘了,他也是个男人,能和你并肩承担一切的存在,而不是要你无时无刻把他护在身后!”

       “我知道他可以帮我分担!”孙哲平一拳狠砸在结实的红木桌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可我不能也不允许自己让他分担!你以为你说的那些一劳永逸的办法我没想过吗?我该死地全都想过!但我就真的像你说的我放不下!心有妄念!自私自利!可他是我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啊!我原本以为能和他一生一世的人啊!说放下就放下,说勘破妄念就勘破,要我大公无私地放手谈何容易!我难道就连个缓冲的时间都不允许有吗?”

       “这么说你还真的就是打定主意让张佳乐彻底死心了?只是时间的问题?你凭什么这样为他做决定!人生是他自己的,他要走哪条路应该由他自己选!”

       “我没不让他选,我只是在他选择前先把其中一条路堵死了。”

       砰!!

       一声巨响顿时把屋里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给冲散了,三人立刻扭头看去,只见一人逆着光站立在门口,一身红衣似火,五官精致得几乎难描难画,不是张佳乐又能是谁。

       “乐乐?”骤然相见,孙哲平浑身的血液几乎都要凝固住了,下意识呢喃了一声,带着难得的心虚。

       张佳乐脸上的表情平静得近乎可怕,他就那样不言不语地看着孙哲平,漆黑的瞳孔里看不到任何情绪波动。

       周围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谁都没说话,苏沐秋和叶修甚至还默默地悄无声息地往一旁挪,还隐晦地交换了一个‘得逞了’的眼神。

       世间从来就没有什么刚刚好,有的都只是事先布置的安排。

       孙哲平以为张佳乐酝酿了这么久会说点什么,可没有!

       张佳乐转、身、就、走、了!

       孙哲平的脑海里顿时刷出了一片大字——

       死、定、了!

             贰拾叁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贰拾伍

下面就是双花线的事了,乐乐要怎么折腾大孙看双花线作者! @晴日打伞☔️君莫笑 

还有本宝宝委屈!本宝宝被 @酒阑珊 阑总欺负了!┭┮﹏┭┮


评论(22)
热度(253)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