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贰拾伍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卷拾陆  卷拾柒  卷拾捌   卷拾玖  卷贰拾  贰拾壹  贰拾贰  贰拾叁  贰拾肆

====================================================

       张佳乐接下里会如何折腾孙哲平,苏沐秋是完全不好奇,他这人插手事情往往讲求一击必中,效果绝对超群,但当事人是不是会感觉十分头疼就不在他关心的范围内。

       “你这简直就是挑起了火头后就撒手不管了。”这是叶修在听闻最近孙哲平几乎被张佳乐弄得焦头烂额后,义正言辞地对苏沐秋表示了谴责。

       苏沐秋瞟了他一眼,“哟哟哟这话说得,你可是也出了份力。”当时张佳乐可是他去引来的,要不然哪能那么刚好地踹门。

       “我那是听你吩咐。”叶修推卸责任推得那叫一个爽快。

       苏沐秋实在懒得和他贫,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白眼。

       叶修笑了笑,随即脸色一正,问:“大孙身上的‘缠骨’可有解救之法?”

       “我已把孙哲平的情况修书给杰希,让他尽快回来,孙哲平毕竟内力深厚,想来还是能撑一段时间。”

       “把王杰希叫回来做什么?给大孙算算他是不是过不了此劫吗?”叶修一脸莫名。

       苏沐秋一愣,“我没有和你说过杰希在药毒上面十分精通吗?”

       叶修摇了摇头,“我一直以为他就是一个算命的。”

       苏沐秋笑了笑,“观人命理是他天生的才能,药毒之物则是他兴趣所在,钻研得十分深,况且他如今正在医谷之内,看过我手书之后若是觉得自己并无解决把握的话,也可请医谷中人出谷诊治。”

       医谷,各色奇怪大夫聚集之地,医谷中人虽然有妙手回春之能,却不热衷救死扶伤,只沉迷疑难杂症和药毒研究,所以在民间声望不显,但江湖里却是鼎鼎大名,但凡身中奇毒或者绝症,只要能撑住一口气去到医谷,大概就能逃过阎王的索命。

       医谷身处岭南某处瘴气缭绕的深山里,除非有人引路否则难以寻找,孙哲平毕竟是朝廷中人,江湖之事很多都只知表面,医谷对外就是一药贩子,各种药材药物皆有出售,朝中的太医对医谷也不了解,因此孙哲平从来不知道他能去医谷中寻求一线生机。

       如今张佳乐与孙哲平相逢,虽然张大阁主被自个心上人的言论气得心肝脾肺肾都痛,下定决心不把人折腾够不罢手,但心里对孙哲平的伤也是十二万分的挂念,第二天就已经到苏沐秋这处  寻求帮助。

       苏沐秋在正事上从来不含糊,自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其实孙哲平那天的话……也不无道理。”今天春光正好,两人在凉亭对坐品茗,或许是对于孙哲平最近的惨状心生同情,叶修便说了这么一句。

       苏沐秋挑了挑眉,竟然赞同地点了点头,“确是如此。”

       叶修诧异,“那你怎么还那般义正言辞地责难他?”

       “我是站在张佳乐这边的自然要狠狠骂他一顿。”苏沐秋觉得孙哲平也欠那顿骂,“男儿立世,最厉害的事不是封侯拜相,而是能护住心爱之人,但凡有点本事的,谁不希望心上人无忧无虑?男人天生都有掌控欲和保护欲,就喜欢把自己觉得对的好的正确的送到心上人面前,把所有的风雨伤害都给挡住,身上的伤痕软弱那是能遮则遮,不漏分毫,谁不想在心上人心里留下永远都高大威武无所不能的形象呢?我骂孙哲平那句他伟大就行别人伟大就不行,这话其实真没多少人能做到,别管张佳乐是不是男人是不是能和他一起承担,但凡是真爱,又哪里舍得拖累对方。”

       “你倒是想得明白,大孙那顿骂可算是白挨了。不过若是换了你会如何行事?”叶修觉得正是这个理,男人封侯拜相也不过多是为了封妻荫子,不能为爱人遮风挡雨还要其经历苦楚的,算什么男人呢?

       苏沐秋听得此问,张扬一笑,突然抓过叶修一只手,拇指抚过他修长的指骨,像是在把玩什么奇珍似的,“我这人小时候过的日子苦,要什么都全靠自己争取,所以对于得到的都会牢牢抓紧,虽然后来遇到义父日子好过了,但这性格已经养成,改不了了,我这样子说好听点是懂得珍惜,说不好听点其实是偏执,无论对人还是对物,是我的,就只能一直是我的,就算我身患绝症命不久矣,最后那段时间也一定要抓着他给他留下最深刻的记忆,那么就算我最后死了,他也要记我一辈子。”

       叶修看着那人声音轻缓地说着让人有些毛骨悚然的话,看着那双和自己直视的眼睛里不容置疑的认真,良久,轻轻一笑。

       “真巧,我也是这样想的。”

%%%

       千机楼里有一处院子是专门用来教习楼里的姑娘小倌,供他们锻炼才艺之用,名字很简单清晰就叫艺苑,主管是楚云秀。

       苏沐秋今日闲来无事便带着叶修闲逛到了此处,刚好在门口与带着黄少天的喻文州遇个正着。

       “老板好!”黄少天见人就特别有朝气地打招呼,很是礼貌。

       苏沐秋笑了笑,“少天好,看到你还是如此活泼的样子,想来文州没有苛待你,如此我也放心了。”

       “老板你放心,阁主对我可好了,不打不骂不生气,简直是我见过最好脾气的人了!”黄少天嘴皮子利索地回道。

       喻文州在一旁听着,微微一笑,眼里似乎闪过一丝宠溺。

       苏沐秋见喻文州带着琴,开口问道:“我听云秀说你已经定好了到张府献艺的曲谱,今天可是带着你的小舞者来练习的?”

       “是的,蓝雨阁不够大,还种着不少兰花,刀剑无眼,自然是来艺苑最好。”

       “我看是你的兰花比较重要,不过这样一来我今天也是有眼福了。”

       “老板说笑了,还指望你能点评一二。”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随后四人进了门,走过回廊,却看到最大的舞台周围已经围了不少人,他们走近后才知道原来都是为了看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琴剑相和的。

       “少天好好表现。”苏沐秋对着黄少天眨了眨眼睛,鼓励道。

       “没问题!”少年笑得灿烂,爽快答应下来。

       苏沐秋和叶修往正对舞台的位置走去,远远就看到已经有人坐在了那里,走近了却发现是轮回阁主周泽楷,身边还有他之前招的琴师江波涛。

      “小周也来啦,难得。”

       周泽楷看着苏沐秋点了点头,“老板。”

       “见过老板。”江波涛站了起来,作了个揖。

       苏沐秋摆摆手,“江琴师无需多礼。算来你到千机楼已有数月,不知是否还习惯?”

       “多谢老板关怀,楼里众人极易相处,住下后恍如家里,很是自在。”

       “如此便好。”与江波涛寒暄完,苏沐秋看向周泽楷问,“江琴师你可觉得还满意?”

       周泽楷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纯黑的眸子里带着赤子般的天真干净,“小江很好。”

       “嗯,说了四个字,那是真的很好。”苏沐秋忍不住揶揄道。

       周泽楷脸微微一红,有些腼腆地笑了笑。

       这样纯良的模样令腹黑如苏沐秋都不忍心再调戏,恰好这时喻文州和黄少天已经在台上准备好,苏沐秋便坐好准备围观。

       喻文州微微抬手,明明没有任何言语,可那低眉敛目凝神专注的样子就是会让周围的人下意识地噤声屏息,仿佛是害怕惊扰了他似的。

       待得指尖扣弦,琴音骤起,寥寥数声,竟是金石之音,令人心头震动。

       黄少天剑随音起,凌厉剑招使出,气势万均,隐约有剑鸣长啸,少年身法轻盈,于舞台上游弋,如白鹤般优雅动人。

       众人正看得逐渐迷醉,琴声却戛然而止。

       所有人一愣,随即都看向抚琴之人,却惊讶地发现脸上常年带着文雅笑容的喻大阁主难得一见地眉头皱起,眼带不悦。

       黄少天迎着那目光不知怎的心里有些慌乱,微微垂下了眼睛。

       “剑主杀伐,可我完全感觉不到你的杀意,我记得我和你清楚地说过,我要你配合我的是舞剑,而不是剑舞,你可听明白了?”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重重点了点头。

       “文州还是这般严厉。”苏沐秋见黄少天被训得有些可怜兮兮地,忍不住笑着对叶修道。

       “刚刚那曲似乎从未耳闻,可是喻阁主自创?”叶修问。

       “这我也不知,音律之事我所知也不多。”苏沐秋摇了摇头,转头看向周泽楷身边的江波涛,“江琴师可曾听过此曲?”

       江波涛摇了摇头,眼里露出了一丝敬佩,“此曲奏时似有风雷之声,细听更觉罡风扑面,气势磅礴,古琴少有激昂之曲,喻阁主此曲应是自编,指法上只怕亦有创新,名誉江南的喻阁主果真是名不虚传,让人佩服。”

       苏沐秋闻得此言倒没觉得惊讶,他家的四大花魁可不是浪得虚名。

       此时,琴声再起,剑招再现,可与之前不同的是,所有人在黄少天挥剑的一瞬感觉到了冰冷无比的杀意!

       苏沐秋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贰拾陆

我最近就是在不断地为其他线埋伏笔or剧透?╮( ̄▽ ̄”)╭ @晴日打伞☔️君莫笑  @浅绥旒长 

最近应该很多小天使们陷入考试修罗场了吧?祝考试过过过,加油吧少女少年们!


评论(21)
热度(238)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