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贰拾陆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卷拾陆  卷拾柒  卷拾捌   卷拾玖  卷贰拾  贰拾壹  贰拾贰  贰拾叁  贰拾肆  贰拾伍

====================================================

       “好。”

       一曲既罢,众人还沉浸在那杀意凛冽的剑招、气势万钧的琴音之中,直到苏沐秋一声叫好才如梦初醒,纷纷鼓起掌来。

       喻文州站起来对众人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谢意,黄少天则是活泼地在台上蹦蹦跳跳和众人挥手,十分的高兴。

       待两人下来把舞台让给其他人练习,走到苏沐秋四人面前,再次得到四人的称赞。

       江波涛在音律之事上向来很有求知欲,忍不住走上去找喻文州指教一下刚刚的琴曲。

       “少天好厉害。”苏沐秋看着面前朝气蓬勃的少年,微微一笑。

       “哪里哪里,老板过奖啦。”黄少天嘻嘻一笑,有种少年人的俏皮感。

       “这剑是少天的?可以让我看一下吗?”苏沐秋美目轻转,视线落到了黄少天手上那把外形古朴的长剑上。

       黄少天微不可闻地顿了一下,然后就很爽快地把剑递了过去,“没什么看不得的,给。”

       苏沐秋伸手接过,像是很随意地看了一下剑鞘后就握住剑柄抽出了小半剑身,另一只手伸出长指,似乎是要在剑刃上抚过。

       黄少天的眼里快速闪过了一丝紧张。

       不过苏沐秋最终没能以自己的血喂剑,因为一只手在他快要碰到的时候伸了出来把他的包住,微微使力把他往后带离了些。

       “刀剑无眼,你注意点。”叶修皱眉道,紧紧握着苏沐秋的手不让他继续‘作死’。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自然是要听话。”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把剑推回去给黄少天。

       喻文州和江波涛也刚好说完话,江波涛获益良多,周泽楷见了便和苏沐秋示意了一下,和江波涛先行离去了。

       “在聊什么?”喻文州回到这边来问。

       “文州你果然眼光独到,你的小舞者与你配合得极好,出剑时那般杀意无双……就像是杀过无数人一样。”最后的话,苏沐秋说得饱含深意。

       “老板说笑了。”喻文州表情不变,明显没有接话的意思。

       苏沐秋挑了一下眉,慢悠悠地走到喻文州身边,手一伸就搭在他肩上,一副要教他做人道理的道貌岸然样,“文州啊,楼里四大花魁里就数你最有主意,七窍玲珑心,谦谦君子德,好一个翩翩佳公子,但人活一世遇到的变数不少,致使晚节不保的也不见新鲜,我知你凡事自有思量,可如今还是忍不住插嘴一句。”说到这里,喻文州微微转头过来和他对视,他顿了顿,两双同样幽深的眼眸飞快的交换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信息。

       “温柔乡英雄冢,儿女情长磨志气,你可得长点心吶。”苏沐秋揶揄一笑,拍了两下喻文州的肩膀就放开了手,也不等喻文州说些什么,很是干脆就拉着叶修走了,颇有些管杀不管埋的混账意思。

       喻文州看着苏沐秋远去的背影,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直到身边的黄少天伸手扯了扯他的袖子才回过神来,一转头就看到少年的表情带着些茫然不解。

       “阁主……老板的话是什么意思啊?”他听得晕头转向的。

       喻文州轻轻一笑,拍了拍他的头,“没什么意思,少天不用多想。”

       “哦。”黄少天微不可闻地皱了一下眉,心里隐隐有了些不安。

       浑然不觉得自己挑了事的苏沐秋拉着叶修离去后就溜达到花园里去赏花。

       对于花花草草没有多少喜爱的叶修对着满园春色只觉得昏昏欲睡,直到突然一阵清幽花香扑鼻,他一个激灵瞪大眼睛就看到苏沐秋一手捏着一朵大红绣球花正往自己头上凑,他连忙头一偏躲过,一手迅速地抓住苏沐秋的双腕,无奈地开口,“别闹。”

       苏沐秋嘻嘻一笑,“哪里闹了,我觉得这花和你特别配,带一个试试呗。”说着一个巧劲就挣脱了叶修的手,继续锲而不舍的要给他簪花。

       叶修自然不愿意,极力闪躲,最后连轻功都用上了,苏沐秋自然穷追不舍,最后演变成两人就在花园里比试起身法来,两道身影移动极快,衣袖翻飞间带出阵阵劲风,吹得花园里的花轻颤起来,偶尔还带落了几片花瓣叶子,不过却是追不上两人,倒真的应了那一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不闹了不闹了……喂!”叶修许是觉得这样追来追去太无聊了,便率先停了下来,话还没说完就被不知道是没稳住还是故意不停下来的苏沐秋整个扑倒在地上了!

       “你想压死我啊?”叶修看着身上笑得一脸恶劣的某人,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幸亏底下是泥地,要不然都能骨折了!

       “你哪里有那么娇弱。”苏沐秋笑道,也不见起来,还很故意把全身重量都压到了叶修的身上,手脚也压住,不让他挣扎。

       “说吧,我哪里惹到你了?”叶修再蠢也看得出苏沐秋是有意折腾,更何况他真不是什么蠢人。

       “你猜?”苏沐秋没否认,笑眯眯地看着他。

       叶修看了他几眼,突然昂起头飞快地亲了一下苏沐秋的嘴角,露出一个带着点痞气的笑容,“我不猜。”

       苏沐秋原本心里的那点愠怒突然就消失了,但是看着叶修那很是欠揍的表情又觉得牙痒痒,所以他二话不说就低头堵住了那张可恶的嘴。

       末了苏沐秋故意咬得叶修‘嘶’了一声才放开他。

       “你还真咬啊?说说我做什么了让你下如此狠‘嘴’?”

       “真不知道还是装傻?”苏沐秋捏了一下他的脸,“刚刚不让我碰那把剑是真不想我受伤还是要帮少天掩盖什么呢?”

       “当然是不想你受伤。”叶修毫不犹豫地回答,苏沐秋闻言表情缓和了不少。

       “你知道那把剑不普通吧?”

       叶修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不普通在哪吗?”苏沐秋继续问。

       这次叶修沉默得久了点,才再次点头。

       苏沐秋叹了口气,“名剑冰雨,五十年前由北漠第一铸剑世家关家家主关柏锻造而成,因此剑饮血时会泛出幽蓝寒光彷如冰魄,遂而得名。但冰雨出世后却被神偷妙空盗走,之后就消失人前数十年,直到十五年前随天下第一杀手‘幽冥’魏琛之名方再次现于人前,而五年前魏琛退隐,由其唯一弟子‘夜雨声烦’接过衣钵,冰雨自然也传至其手中。”

       “那……你是打算做什么?”叶修轻问。

       苏沐秋抬手揉了揉眉心,“文州不想让我插手,他这人心里门儿清,反正提示、提点我都给了,就看他想怎么处理了,反正最后要是捅了篓子,我总归是能帮他兜住的。”

       “辛苦了。”叶修同情道,然后想到一个细节,便开口问道,“你刚刚拍了喻文州的肩膀两下,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

       “有意的,‘二’代表张佳乐,文州在门内执掌梳理消息的蓝雨堂,流经门里的消息最终过目的除了我就只有他,孙哲平之前遇袭之事文州定然知道,我拍那两下以他的聪敏定然一下就会联想到。当然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但这事牵扯我门内两方人,适时的提点是必要的。”

       “我看喻文州对黄少天颇多维护,不知……”

       “反正他要是看上了人那就自己护着,孙哲平那事他要怎么摆平我就先不操心了。”对于手底下最为多智的喻文州,苏沐秋一般都是先让他自由发挥,毕竟直到现在喻文州也没给他捅过篓子。

       “你倒是心宽。”

       “还好……”

       “我说你们——”一把阴森森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与此同时两人的头顶也笼罩了一片阴影。

       苏沐秋和叶修同时扭头看去,只见来人身着藏青衣袍,衣服上还沾了些灰尘,像是赶路回来,有风尘仆仆之感,而脸上戴着的紫金镂空藤纹面具遮住了面容,看不出表情是否也带有归人的疲惫。

       “哎呀,杰希你回来啦,岭南好玩吗?”苏沐秋愣了一下后立刻笑了起来,明显对于离开颇有一段时间的王杰希很是挂念。

       虽然老板的挂念让人挺感动,但是王杰希现在却是怒火中烧,强忍着不出手揍两人一顿。

       “要黏黏糊糊就在楼里随便找间房!我的花园不是给你们糟蹋的!!现在、立刻、马上、给我起来!!!”

       苏沐秋这时候才后知后觉地仔细看看叶修躺着的地和被他压在身下的,现在只剩一地凄凉的残花败柳。

       苏大老板当机立断,二话不说就蹦了起来,同时不忙拽起叶修,一溜烟地跑了。

       只剩王杰希默默看着泥地里那一个人形坑,心里盘算着要扎这两人小人,必须扎!必须!!

       等到跑出老远苏沐秋才停了下来,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幸亏跑得快,要不然被杰希铁口诅咒一下能倒霉一个月。”

      “他干嘛那么生气?”叶修问。

      “诶,都怪我没看地方就和你胡闹,刚刚那处花园是杰希专门用来研究培育一些新品种花草的地方,你刚刚还压死了一大片,兄弟,接下来你要小心了,杰希报复起人来可是很狠的。”

       “喂喂喂,罪魁祸首是你啊!关我什么事?无妄之灾好吗?要死一起死。”

       “有没有搞错,这个时候难道不是体现你大无畏精神,牺牲你挽救我吗?说好的对我一片真心呢?”

       “不好意思,被狗吃了。”

       “呜呜呜,郎君你的心好狠呐~~”

       “别作妖,好好说话。”叶修嫌弃地推开他凑过来的脸,“不过说真的,王杰希可怕在哪?下毒?”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诅咒啊。”

       “真的假的?”

       “真的,我们楼里最不能得罪的就是杰希,你以为铁口直判只是观人命理?乌鸦嘴也是很可怕的。”

       “……那怎么办,会死吗?”

       “放心,最多就是倒霉一段时间,没事的,别怕。”

       “……苏沐秋我和你拼了!”

       今天的千机楼还是一如既往地热闹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贰拾柒

恩,拼字是第一生产力,明晚继续<(^-^)> @天地玄黄≯晴日  @天地玄黄≯裴凊凊 

 @蘭珵翛  ←认住这个人,时速2000+,被阑总授予“伞修深夜60分之王”的称号,鼓掌””\\( ̄▽ ̄) ( ̄▽ ̄)//””[鼓掌] 

 @酒阑珊  你也来啊,不要浪,要更新!

话说因为索克萨尔这个名字实在不适合古风,所以变成‘幽冥’╮( ̄▽ ̄")╭ ,多多包涵。


评论(27)
热度(254)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