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贰拾柒

*本章刷一发方王

========================================================

       鉴于苏沐秋对叶修是真爱,他当然不能看着叶修被王杰希的铁口直判弄得倒霉一个月,所以第二天连忙补救,捧着一株以前王杰希向他讨要过几次的极品茶花当赔礼。

       只是王杰希花是收下了,却还再提了一个要求。

       “孙哲平的情况虽然你寄给我的信中已经详细说明,但我还是要当面诊断才能知道能不能解,若我不能或者是把握不大你就去找方士谦,以你和他的交情他应该不会拒绝,只是他到来之后我需要你帮我挡一挡他,最近……我都不想见他。”

       苏沐秋被王杰希这话震惊了,“出什么事了?这话听着像是你们有了什么嫌隙?之前你随他去医谷时不是还相谈甚欢颇有惺惺相惜之感?方士谦虽然性子有些爱闹,但还是有分寸的,你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我实在是好奇到底因为什么导致你不愿意见他。”

       “咳咳……也不是什么大事,总之你就帮我挡一挡吧。”王杰希眼神有些闪烁,并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苏沐秋心里更加好奇了,忍不住就盯着人上下打量,看着看着还真就让他看出了点端倪!

       “你!”

       王杰希一见他脸上毫无掩饰的震惊,也淡定不能了,连忙抬手挥了挥阻止他说下去,竟然是难得的慌乱,“发生了些意外!意外而已!”

       “这种意外发生在张佳乐身上我还相信,你?”苏沐秋摇了摇头,脸上的震惊敛去,眉头微皱,“虽说是意外,可你是全然不愿还是?”

       王杰希实在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但是他也知道要是不给苏沐秋一个交代他也不会轻易放过自己,所以纠结了一会后还是带着些尴尬地开了口,“就是……一半一半吧。”

       “半推半就?”苏沐秋挑眉,眼里浮现了一丝兴味。

       “老板,我们不再说这个了行吗?总之如果真的要叫到方士谦,你就帮我挡一挡,算是我拜托你了。”

       苏沐秋见王杰希一脸头疼的样子,见好就收,点了点头应允下来,王杰希见状松了口气。

       两人又再说了些王杰希这段时间出门的见闻,苏沐秋见快到他和张佳乐相约去孙宅的时间,便站起来准备离开。

       “杰希,有些事情躲是没用的,终究是要面对。”临走前,苏沐秋有些语重心长地道。

       “我知道,我只是想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并不是逃避。”王杰希已经恢复了平静,他点了点头,表示他有分寸。

       苏沐秋见状不再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王杰希和张佳乐去了孙宅给孙哲平仔细问诊了一遍后,得出的结果喜忧参半,喜的是他能解毒,忧的是他的法子对身体伤害很大对元寿有伤。

       张佳乐被这个结论弄得眉头都能夹死苍蝇了。

       “你别太担心,我虽然没有确切把握,但这种情况我也是有过预料,你先让我回去琢磨两天,若实在不行还有另一条法子,终归是能还你一个完好的王爷。”王杰希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宽慰道。

       鉴于王杰希不是会说大话的人,张佳乐的心情轻松了一点,只是回头去看孙哲平的时候,眼里的忧色依旧浓厚。

       那样的眼神对于孙哲平来说实在是一种折磨。

       王杰希回到千机楼后就一头扎进了他微草阁里的书房开始琢磨研究,花了两天的时间才出关。

       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苏沐秋。

       “孙哲平的情况不宜再拖,你把方士谦找来吧,我一会出门去趟扬州,方士谦走了你再修书让我回来。”

       王杰希话说得那叫一个快速决断,而且根本不是来和苏沐秋商量只是来告知他所以根本没等苏沐秋回答就转身走了。

       苏沐秋和叶修都忍不住目瞪口呆了!

       “方士谦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啊?这简直就是避如蛇蝎。”叶修说。

       苏沐秋深以为然,不过他眼珠子一转,便露出了一个有些玩味的表情。

       叶修看着他,心里默默同情了一下王杰希和方士谦。

       事关孙哲平的伤势,苏沐秋也不含糊,立刻修书一封派人送到方士谦的手上,方士谦是医谷的少谷主,管着医谷对外贩卖药材药物的生意,与苏沐秋有多年生意往来,而上一年方士谦来到千机楼,不知道怎么地最后居然能把王杰希拐去了医谷,苏沐秋原本还想着王杰希再次出现估计会告诉他什么事关终身的好消息,谁知道居然会是现在这样的光景,不过透过现象看本质,他觉得那个他所期待的‘好消息’应该不远了。

       苏沐秋和方士谦自有一条专门的传递消息渠道,他预计方士谦出现怎么都要半个月,因为这人喜欢大江南北地跑,实在不太好找。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第二天方士谦居然就出现了!

       “我本来就打算来你这儿,昨天就在附近一个小县城里。”方士谦解释道。

       “来我这做什么?”苏沐秋一挑眉,笑问道。

       “明知故问。”方士谦没好气地道,“他在哪?”

       “谁?”苏沐秋继续装。

       “苏沐秋!”

       “诶,找我?什么事?”

       叶修在一旁看着,忍不住笑了出来。

       方士谦瞪了苏沐秋好一会,才泄气般垂下了头,“你就告诉我他在哪吧?算我求你了。”知不知道他一路从岭南追到这,途中还多次被那人诓了走了弯路,真是一把辛酸泪。

       或许是他样子太过可怜,苏沐秋心里也有些同情,“他说他不是躲你,只是要安安静静地想清楚,你就别逼得太紧了。”

       “那不行。”方士谦坚决反对,“他那人太理智了,真等他什么都梳理好想清楚了,我后面就艰难了,只能趁着他现在心还乱着,一举把他拿下。”

       苏沐秋觉得他说得还挺有道理,不过却并没有那么快就如他的意,“虽然我觉得你说得不错,但是我这次找你不是为了帮你解决和杰希之间的矛盾,而是请你帮我医一个人,这个人医好了咱们万事好商量,医不好的话……人你还是自己慢慢找吧。”

       方士谦听了倒是没生气,等价交换而已,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这事。

       第二天,方士谦就去见了孙哲平。

       方士谦此人虽然性子散漫不羁,看起来轻佻风流,似乎不太靠谱,可却是当代医谷中医术最为超绝之人,至今在他手上还真没有治不了的疑难杂症。

       张佳乐是知道方士谦之名的,所以在他为孙哲平诊脉的时候他的心一直是吊着的,因为若是连方士谦也无法根治‘缠骨’,那世间也再无他人能解此毒了。

       幸好方士谦的答案没有让张佳乐失望。

       “此毒可解可根除,对身体无伤,保王爷长命安康。”

       孙哲平和张佳乐齐齐松了口气,张佳乐甚至忍不住眼眶微红。

       “只是我还需要一人,与我合力方可彻底解除王爷身上的‘缠骨’。”

       “那是谁?方大夫尽管说来,我速速为你把人找来。”张佳乐立刻问道。

       方士谦微微一笑,缓缓吐出三个字,“王杰希。”

       张佳乐一听就放心了,他前天还见过老王呢!

       不过他没想到当天回去千机楼的时候却发现根本就找不到王杰希,顿时傻眼了,本着有事情找老板,张佳乐立刻转去了苏沐秋那。

       听清楚了来意,苏沐秋忍不住笑了,“你去把方士谦叫来,我倒是很好奇是什么解毒的法子需要两人合力。”

       张佳乐觉得苏沐秋的笑容有些奇怪,但是出于小动物般敏锐的直觉没有多问,乖乖回去孙宅传话。

       其实方士谦说的要王杰希帮助才能解毒并不是借口,而是确有其事,给苏沐秋解释了一番后,对方沉吟了一会就让叶修取来执笔,刷刷地写下了一个地址,递给了他。

       方士谦心领神会,谢过后就迫不及待的按着地址去找人了。

       苏沐秋看着方士谦远去的背影,突然轻轻一笑,“之前杰希为我还有他们四位阁主算了一卦,卦象显示我们都红鸾星动,姻缘将至,现在看来,这一卦的确是很准的。”

       叶修伸手搭上了他的肩膀,道:“的确是很准。”

       “看来楼里快要办喜事了。”苏沐秋握住叶修的手,侧头对他一笑,“所以,我们不能让他们专美于前吧?”

       叶修一愣,眼神温柔了起来,“你这是要求亲吗?”

       “是啊,你答应吗?”苏沐秋落落大方道。

       “好没诚意啊。”叶修笑道,“既然你都求我娶你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答应吧。”

       “好委屈哦,而且谁说是你娶了?你嫁!”

       “几个月前好像还有人叫我夫君来着?”

       苏沐秋顿时噎住,鉴宝会那会一时得意,现在就搬石头砸脚了,不行,要扳回一城才行!

       叶修看着苏沐秋眼珠子转来转去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坏点子,不过他耸了耸肩表示不在意。

       最后谁嫁谁娶,咱们走着瞧!

                             贰拾陆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贰拾捌


评论(32)
热度(231)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