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贰拾捌

 *孙翔出没,林大大出没

====================================================

       最近千机楼出了件喜事,也是大事。

       那就是百花阁主张佳乐求得佳人,择良辰吉日便要成亲!

       这消息一出可把江南的风月场震了一震,也让张佳乐的爱慕者心都碎了!!

       不论是同行还是熟客都好奇起那位‘佳人’是谁,可千机楼的人嘴巴这会就特别紧,不管如何利诱都得不到答案,至于威逼……千机楼的人是能随便欺负的?想死吗?

       众人是被弄得抓心挠肺,再三打探无法只能退而求其次问‘佳人’是男是女。

       千机楼曰:男。

       百花阁主的爱慕者们——多为男——心碎得成渣渣了。

       不管外人心情如何,张佳乐最近那叫一个红光满面,真真应了那一句人逢喜事精神爽。

       而那位即将嫁给他的‘佳人’,除了孙哲平也不会又别人了。

       说起来,孙哲平堂堂王爷之尊居然‘屈尊下嫁’,可是震惊了许多人,就连苏沐秋刚知道的时候也忍不住对张佳乐竖起了大拇指,把人得意得不行。

       孙哲平身上的‘缠骨’在方士谦和王杰希两人的合力下,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根除,接下来只要慢慢调养就能恢复到身体的最佳状态。

       张佳乐和孙哲平这对‘苦命鸳鸯’终于都放下了心头大石,过起了你侬我侬的甜蜜日子。

       然后有一天,张佳乐就捷足先登地求婚了!

       孙哲平这人不拘小节,也不知道他是不介意还是张佳乐使了小手段‘逼他就范’,总之王爷就这样答应‘嫁人’了。

       而既然百花阁主要娶亲,苏沐秋这个老板自然是大力支持,不过孙哲平毕竟身份特殊,所以也没打算大摆筵席,就是相熟亲友加千机楼里的人观礼然后吃一顿。

       虽然如此,但是千机楼里还是让苏大老板一声令下开始了各种精巧的布置,只求最好最精致的,钱不是问题!

       而孙哲平那处本来被他装修得‘不拘小节’的宅子也被张佳乐强制要求重修,所以最近孙哲平就暂时住到千机楼的百花阁里。

       你说即将成亲的新人成亲前不能见面?

       嘿,两个大男人是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的!

       不过也因为张佳乐的婚事,千机楼最近也在装修所以都没做生意,反正苏大老板不差钱,以前一年里喜欢就关门不营业什么的也不是新鲜事,就是那样任性。

       这日,修缮中的孙宅门来了一辆马车,正站在门口监工的一夏本来还以为是有人要问路,但当马车停好,里面的人走下来后,一夏差点就跪下了。

       那是两个气度姿容皆不凡的青年,一个稍微年长,稳重儒雅气质斯文,眉眼柔和一看就知道脾气很好,旁边较为年轻的,眉目透着轻狂桀骜,充满傲气,看得出是个颇为霸道之人。

       “陛……”

       “叔叔在哪?”傲气青年挥手就阻止了一夏的见礼,直接就问道。

       “回公子,主人在城南花街的千机楼里。”一夏很快镇定下来,因周围还有外人所以便聪明地改了口,恭敬回道。

       “带路,顺便给我说说他住到这里后发生的事。”傲气青年命令道。

       “是。”一夏自然不敢不从,连忙应下。

       傲气青年满意地一点头,转身就上了马车,一直在他身边默默不语的温和青年对一夏微微一笑,缓声道:“公子有些心急,你多担待。”

       “您言重了,属下不敢。”一夏肃容道,然后压低了声音,“林大人。”

       这两个青年就是当今圣上也就是孙哲平的侄子孙翔和大理寺少卿林敬言,二人会出现在这里是源于孙哲平不久前寄回京去的一封家书。

       与他遇刺之事有关,告诫皇帝需要留心注意,最后轻描淡写地说了他嫁人的事。

       孙翔原本还震怒有人居然敢刺杀王爷,看到孙哲平最后那句嫁人却当场就吓傻了!!

       回味过来后皇帝陛下第一反应就是他要南下他要去看他叔叔嫁人!!

       但毕竟是天子之尊,哪里是说离京就离京的,丞相肖时钦第一个反对,然后两人就这个问题谈了许久,最后结果就是孙翔以去避暑山庄避暑为遮掩南下,随同人员除了一干侍卫还有被封为钦差的大理寺少卿林敬言随行,明面任务是调查刺杀事件暗地里则还要看着皇帝不让他胡闹。

       真真是臣子难为。

       等到马车来到了千机楼门前,孙翔一马当先就要进去,实在是一路上他听了半夏的叙述,真的是恨不得立刻去笑话孙哲平……啊不,是关心孙哲平。

       如今是白天,加上最近都在装修,所以千机楼的大门是紧闭的,拍门这种事情当然是不用孙翔亲自做,所以他只好停住脚步,让一夏去叫门。

       来应门的人认得一夏,听说是孙哲平的亲戚来找自然就开门让他们进去,孙翔便只带了林敬言跟着一下进去,其他人都留在了外面。

       孙翔是想立刻见到孙哲平所以没怎么留意千机楼的布局摆设,和他一起的林敬言则是不着痕迹地细细打量,越看倒是越发现此地的不简单。

       心里正暗自琢磨便也没太留意附近,突然头顶传来一声“楼下小心”,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脑袋一疼,被什么东西砸到了。

       “嘶!”林敬言痛呼一声,揉了揉被砸中的额头,视线落在了脚边的‘凶器’——一根用来支着窗户的小木棍。

       林敬言弯腰捡了起来,抬头看去,入眼的是一个眉眼十分灵动的俊俏少年,对方撑着窗户原本脸上有些着急,待和他四目相对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竟然立刻就缩了回去,窗户也瞬间就关上了。

       他有那么可怕吗?林敬言有些失笑地想。

       “你没事吧?那人也是,砸到人连道歉都不说,真是没礼貌。”孙翔虽然有点想笑,但是还是忍住了,嘴里也谴责了一下‘肇事逃逸’之人。

       “算了,我也没什么大碍,就是疼一下而已。”林敬言话音刚落,一道人影就冲了过来,他眼睛一花就被人抓住了手。

       “诶诶诶,公子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就是不小心,真是对不住了。”来人嘴里一叠声地道歉,抬起头直视着林敬言的那双眼睛满满的愧疚,实在让人心软说不出半点责备的话来。

       正是刚刚推窗的少年——方锐。

       “没事,你别担心,看,只是红了一点,不疼的。”林敬言温柔一笑,声音也十分柔和,带着安抚之意。

       好好好温柔的人!!方锐眼睛更亮了。

       “没事就走吧,别磨蹭。”孙翔特别不解风情地打了岔。

       方锐忍不住偷偷瞪了他一眼,然后又立刻看向林敬言,“可是公子,我觉得你还是上个药好一点,虽然现在只是看着红,但一会估计就会淤青了,如果不嫌弃就去我那上个药吧,不然我心里实在不安。”

       一夏看着方锐这幅轻声细语的样子,忍不住露出一脸见鬼的表情,天啊!这个是那个坑人一把好手的方锐?别人冒充的吧?

       “不用了。”

       “公子……”

       “行了你们,林敬言你就跟他去上药,扯来扯去做什么,一夏,别管他们了,带路。”孙翔实在受不了这两人的磨叽,甩下这一句话就一脸不耐烦地走了,一夏连忙跟上去。

       林敬言无奈地看着这个脾气急躁的陛下,叹了口气,转头看向方锐那双期待的眼睛,只好点了点头,温言道:“那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的,我叫方锐。”

       “方锐小兄弟你好,我叫林敬言。”

       “嗯,刚刚那人叫你我听到了,不过他好凶,是你的亲戚吗?”

       “不是,他是我的上司。”

       “啊,那你还真辛苦,有这样的上司。”

       “其实还好……”

       另一边,孙翔跟着一夏走过千机楼那九曲十八弯的回廊,是越走越暴躁。

       这什么鬼地方,怎么感觉比皇宫都还要绕,不就是一青楼吗?

       又转过一个弯,孙翔真的忍不住要炸了,就在他要爆发之际,迎面而来一个人却是把他吓了一跳,惊得只能指着对方语不成句。

       “你你你你你!!!”

       “我我我我我什么啊?小外甥你什么时候多了个口吃的毛病?”叶修也没想到会看到孙翔,愣了一下之后就反应过来,还很贱地调侃他。

       “什么小外甥!!我都及冠了!!”孙翔几乎是条件反射暴躁地回嘴,然后才反应过来,一脸见鬼地表情,“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大没小的,你你你的,人都不会叫了?”叶修掏了掏耳朵,样子十分欠揍。

       “大舅舅。”孙翔噎了一下才不情不愿地道。

       “乖外甥。”

       这个人怎么还是这么欠揍啊啊啊啊啊!!

       本来脾气就不好的皇帝陛下在面对他人生头号劲敌他的大舅舅叶修时,往往都是处于爆炸边缘。

       所谓一物降一物,大概就是这个道理了。

                    贰拾柒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贰拾玖

今天拼字依旧有收获,yeah!!!

方锐其实就是对林大大见色起意,不知道大家看出来没有,孙翔这样不解风情真是注孤生的节奏╮(╯▽╰)╭

话说这个推窗木棍砸中人的情节,当年潘金莲也是这样砸到西门庆的,嗯,当然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严肃脸】

评论(70)
热度(240)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