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贰拾玖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卷拾陆  卷拾柒  卷拾捌   卷拾玖  卷贰拾  贰拾壹  贰拾贰  贰拾叁  贰拾肆  贰拾伍  贰拾陆  贰拾柒  贰拾捌

==================================================

       孙翔觉得他是天生和这个大舅舅八字不合,对方从小和自己就不对付,由于年龄相近,虽然差了一辈但两人其实也算是玩伴似地长大,在他有记忆以来,大舅舅就是这样一幅吊儿郎当气死人不偿命的样子,他数不清地在对方的‘设计’下被父皇罚被母亲罚被叔叔罚,然后还要被教育‘怎么不学学你大舅舅’!!!

       简直是一个大写的悲剧!!!

       总之孙翔的童年就是一部被叶修欺压长大的血泪史,导致他一见到他就忍不住暴躁。

       但暴躁归暴躁,他心底深处对这个大舅舅终归是认可的,即使一直被欺压,但是带着自己到处捣蛋的大舅舅却是能让他在皇宫那个总是阴霾的地方体会到纯然的快乐,所以当年‘斗神’通敌卖国的事他是打从心里就不相信,坚定地站在孙哲平那一边和父皇周旋,可惜当时他还太年轻,看不清皇座上那人的忌惮之意,最后还是让大舅舅蒙受冤屈,就算最后平反,终究是他们孙家对不起叶家。

       孙翔一瞬间想了很多,脸上的神情也缓和了许多,这般算是迅速的控制情绪倒是让叶修觉得挺欣慰,他家小外甥终于是长大了。

       “大舅舅怎么会在此处?”孙翔冷静下来问道。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随我来。”叶修道,然后看向一夏,“你去和大孙说我们在明镜房谈话,让他自己过来,顺便找人去回禀老板说我遇到熟人迟点回去。”

       “是。”一夏看向孙翔,见对方点点头才领命而去。

       叶修带着孙翔进了最近的一间房间,关上门后落座,顺便为两人倒了杯茶。

       “你在这里多久了?为什么不回京?”孙翔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虽然长大了不少,但性子还是这样急躁。叶修有些好笑地想,“我在这快半年了,至于回去,我会的,你不用着急。”

       “什么不着急!先帝都已经为你平反了,你该回去拿回属于你的荣耀!”孙翔真的能被这个大舅舅给急死。

       叶修却只是淡淡一笑,“我会回去,但是‘斗神’不会。”

       孙翔一怔,“你什么意思?我和先帝是不一样的,我……”

      “我知道。”叶修打断他的话,然后在孙翔的注视下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那是武将觐见天子时的礼仪。

       “陛下。”叶修肃容,“‘斗神’已成过去,也应该成为过去,叶家数代积累下来的军中威望该终止于我,军政分离实在于国不利,望陛下三思。”

       孙翔沉默了。

       他已经不是当初青涩的太子,亲政三年,虽然性子还是有些急躁,但遇事已经学会了从多方面去思考,所以即使心里再不愿意承认,他也知道叶修说的是对的。

       叶家的军威一直是先帝心里的一道刺,所以他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去削弱,重文轻武打压武将,及至鞑靼进犯,若非叶父深谋远虑早遣长子戍边,这大好河山不知道该破碎成什么样了。

       可即便叶家对国如何有功,对先帝来说都只是功高震主,不然就不会有那一场陶轩叛乱。

       “盛极必衰,叶家已经辉煌数代,如今又是先出皇后再出天子,实在不应该再添‘斗神’之荣,‘斗神’叶秋,只是叶秋,一个出生自边远小城的平凡小子,与定国公府叶家无任何干系,陛下,这也是先帝一直坚持的,你身为人子,在这一点上应当遵循父命,也算是尽了孝心。”

       “这样对你和叶家都不公平,本来是精忠之臣,却因帝皇猜忌变得如此龟缩,大舅舅,我不是先帝,我身上也留着叶家的血,你实在无需如此。”孙翔低声道。

       “陛下,位高者不可权重,如今四海清平,强邻不再,叶家也该退了。”叶修说罢,自腰带内翻出了一块黑色铁牌,约一指长并指宽,递给了孙翔。

       孙翔接过,只觉触手冰凉,不是一般的铁,似乎还有些熟悉,上面用篆体刻着两个字,“却……邪?这是?”

       “却邪令,是我曾经的兵器却邪的名牌,我把它当成信物,以此号令‘一叶之秋’,若遇皇命与却邪令主命令相左,则听却邪令主,可以说手持却邪令才算是真正地掌握了‘一叶之秋’。陛下别多想,‘一叶之秋’从一开始我就是要把它交到你手上,只因先帝在军防之事上实在过于松懈,我好不容易利用鞑靼的数次进犯磨砺出来一批强兵悍将组成‘一叶之秋’这样一支王者之师,要是交给先帝我怕会落得个雪藏的下场,国无强兵如何威慑四邻?再者因为我之故导致陛下和先皇后深宫艰难,若非先帝只有陛下一个儿子,这太子之位还真说不好落不落得到陛下头上,而若是陛下手执‘一叶之秋’,先帝即使老来得子,他也不敢随意动作,退一万步讲,甚至逼得先帝退位也是可以的。不过现在说这个也没意义了,如今我把却邪令交给陛下终于是功成身退。”

       孙翔只觉得手里的小小令牌重逾千斤,一时间心潮起伏,怔楞半响才反应过来,连忙伸手将叶修扶起来,“大舅舅快起来。”

       “谢陛下。”叶修站起来后,脸上的肃穆也随之褪去,又是那副总带着些嘲讽味道的懒懒表情,“小外甥你也不用太感动,正所谓权力越大责任也越大,我是巴不得把‘一叶之秋’给你的,现在无官一身轻,哪像你啊皇帝陛下,这次微服被肖丞相唠叨了个够吧?”

       孙翔突然觉得自己居然会因为这个人而感动真是蠢死了!!!

       欣赏够了小外甥咬牙切齿的模样,不良舅舅终于捡起了所剩不多的良心,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最后给予了一个长辈式的鼓励,“陛下,我相信你会是一个好皇帝,‘一叶之秋’也不会毁在你手里。”

       孙翔微微低着头看不清表情,缓缓开口,声音有着一丝沙哑,“你走了,叔叔也走了,我这个天子之尊,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不会的,陛下身边还有很多人。”叶修难得放柔了声音,“你的外祖父母,你的小舅舅,还有以前是你的伴读现在已经是大将军的唐昊,肖时钦、吴雪峰、方学才、林敬言等一干贤臣,怎么会是孤家寡人?再说,即使我和大孙远离朝堂,我们还是会一直关注着陛下,有时间也会回京,并不是永远不再见面,陛下无需难过。”

       孙翔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只是一时有感罢了,“那大舅舅你何时回京?外祖父和外祖母一直在念叨你,小舅舅也一直在抱怨说你躲着不见人,都快三年了,你是要回去看看了。”

       “嗯,我知道了,如无意外,大孙的婚礼之后我就回去。”

       “说到这个,叔叔真的要嫁人啊?他给我写信就只是一笔带过,连对方是谁都没说,刚刚一夏在路上给我说了一遍,但毕竟涉及自己主子有些地方也只是含糊带过,我实在是好奇得很,对方真的是个艳名远播的花魁吗?是不是真的很好看?叔叔那样的人真的会被美色所迷?还有……”孙翔说起就停不下来,明显一副好奇得不得了的样子。

       “停停停!有什么问题你直接问他本人,是他要嫁人又不是我要嫁。”叶修没好气道,然后转头对着门口喊,“大孙,我们聊完了,你进来吧。”

       孙哲平很快就推门进来,他来了有一会了,不过见叶修还没出来,想着两甥舅有话说就在外面等着,他来的时候没掩饰脚步声,所以叶修和孙翔都知道他来了并且等在外面。

       “我的事说完了,你俩慢慢聊。”叶修甩下这一句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回到苏沐秋的住处却没见到人,得到乔一帆告知他去了百花阁,叶修脚步一转也就过去。

       一进百花阁就看到堆得满桌的红色布料和花纹配件,张佳乐站在一旁,有两个裁缝正在给他量身,苏沐秋则是对着桌上的东西挑挑拣拣。

       “和熟人聊完天了?”苏沐秋抬头看了一眼见是他就又低下头去,随意问道。

       “嗯,在看什么?”叶修凑过去,原来苏沐秋正在看喜服样式,“新郎服都那样吧?有什么好挑的?”

       苏沐秋一脸‘你真是没文化’,“怎么可能都一样?袖纹、领纹就能有多种花样,还有盘扣暗扣,腰带荷包小配件,不同搭配有不同的效果,就连衣服料子都有十几种可挑,甚至颜色都能挑得人头疼,你以为成亲就那么简单啊?”

       “等等,颜色还有什么可挑的?不就是红色?”叶修听得有点晕。

       “红色也分很多种好吗?大红浅红暗红深红砖红枣红……”

       “停停停,不用告诉我了,说了我也分辨不出这么多红。”叶修苦着一张脸,觉得头都要炸了,忍不住感慨,“成亲真是辛苦。”

       “可不是,我都快要忙疯了。”一旁的张佳乐闻言立刻插嘴,一副心有戚戚的表情。

       “要抱得美人归你以为那么容易,这点辛苦都受不了学人娶什么亲。”苏沐秋鄙视道。

       “早知道我还不如嫁,你看大孙多悠闲。”张佳乐皱着脸苦逼道。

       “没志气!”苏沐秋真是恨不得揍他一顿了。

       叶修看看张佳乐又看看满桌的东西,突然对着苏沐秋特别没骨气地道:“还是我嫁吧。”

       “……”

       苏沐秋表示,为什么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叁拾

星期六日巨冷,完全不想码字_(:з)∠)_

叶神这样放得开真是让沐秋没有一点成就感呢2333


评论(45)
热度(234)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