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叁拾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卷拾陆  卷拾柒  卷拾捌   卷拾玖  卷贰拾  贰拾壹  贰拾贰  贰拾叁  贰拾肆  贰拾伍  贰拾陆  贰拾柒  贰拾捌  贰拾玖

======================================================

       六月二十,黄道吉日,宜嫁娶。

       千机楼百花阁主张佳乐今日小登科,早上醒来后脸上的笑容就没下去过。

       因为孙宅还有一些收尾工程,加之孙哲平身份特殊,所以并没有出现张佳乐游街串巷的去孙宅迎亲,不过鉴于这成亲也就一辈子一次,张佳乐说什么都要流程齐全,因此孙哲平就在千机楼挑了一座院子当成临时的‘闺房’作‘出阁’之用,反正千机楼够大,让张佳乐在楼里过一把迎亲的瘾是绝对可以的。

       虽然只有楼里的人外加孙翔林敬言这几位‘娘家人’,哦,叶修勉强算一个,但这个婚礼并不人丁单薄反而十分热闹,毕竟千机楼的人也是不少的。

       拜天地之后就是万众期待的敬酒,新郎官张佳乐首当其冲,苏沐秋唯恐天下不乱地带着另外三位阁主就去灌……哦不,是敬酒,酒量不好不坏的张佳乐当即醉了三分,而原本应该送进新房等新郎的‘新娘’孙哲平则是抱臂站在张佳乐身边,很是悠闲地看着他的‘新郎’被敬酒,完全没有要帮忙挡的意思,最多就是示意他的‘娘家人’不要凑热闹而已。

       “林卿,我还是不太能理解为什么叔叔和舅舅都喜欢上男子。”孙翔看着那边围攻新郎的热闹,看着孙哲平和叶修看向身边人时同样的温柔和宠溺,在情爱之事上还是张白纸的小皇帝表示不能理解。

       天知道他在刚得知他家舅舅也和一个男子私定终身的时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第二个反应就是外祖父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打死舅舅。

       “情之一事最难说得清,若当真爱之,对方是男是女都不重要了,等将来陛下遇到心动之人便能明白了。”林敬言微微一笑道。

       孙翔耸了耸肩,然后倒了一杯酒向孙哲平走去。

       叔叔成亲,他这做侄子的总是要表示表示的。

       张佳乐不负众望地被灌倒了,一旁一直候着的‘新娘’立刻就伸手把人搂进怀里,眼睛一扫就把不少还想继续闹的人唬住不敢动弹,却不包括苏沐秋和三位阁主。

       “新郎既然倒了,那么新娘就‘代夫’把大家的祝福继续喝完才是。”苏沐秋笑盈盈地道,周围的人立刻附和起哄。

       “苏老板你这话就于礼不合了,自古只有新郎被敬酒,哪里需要新娘挡酒的,各位就不要欺负‘妾身’了。”孙哲平一脸平静地道。

        全场静默了一下,然后全都爆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孙哲平你这个‘妾身’也说得太顺溜了吧?不觉得羞耻吗?”苏沐秋笑得都要岔气了,被他靠着的叶修也是笑得开怀。

       而‘娘家人’孙翔他们都呆了,实在没想过孙哲平能这么放得开。

       孙哲平十分淡定,微微弯腰把他醉得不省人事的夫君抱了起来,对着众人道:“我要去伺候我家夫君了,各位自便。”

       众人闻言笑得更欢乐了,口哨声更是此起彼伏。

       “张夫人记得好好‘伺候’啊!”

       “新郎醉倒了,新娘子你就‘辛苦’点啦!”

       “新郎明天能起来吗?哈哈哈。”

       “谁知道呢哈哈哈。”

       孙哲平对于身后的揶揄叫喊置若罔闻,现在最重要的是回房‘伺候’他的夫君!

       正所谓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叶修看着孙哲平离开的背影,扭头看向搭着他的肩膀还在和别人推杯换盏的苏沐秋,凑过去在他耳边低声道:“嗯,还是你做新郎的好。”

       苏沐秋多聪明的人,眼珠子一转就由醉倒的张佳乐想到叶修要打的如意算盘,挑眉一笑,明艳得让叶修心头忍不住一跳,魂都要被勾走了。

       “我可是千杯不醉呢,宝贝儿。”苏沐秋说着,在叶修的脸上用力地啵了一下,“放心,洞房花烛夜我肯定不用你‘辛苦伺候’,到时候你好好享受就行了。”

       叶修被他这调笑亲吻弄得脸都红了,随即很有危机感地觉得自己应该要未雨绸缪做些准备以应对到时候的状况。

       苏沐秋看叶修一脸严肃思考,轻轻笑了笑,他是不担心的,甚至还很期待到时候叶修会出什么招来应对,这样说起来,他们的亲事也该好好准备准备了。

       虽然新郎新娘早早离席去春宵一刻,但被留下来的宾客还是热闹了一宿,好多人都醉得不轻,直接就在地上躺到自然醒,而稍微清醒点的也只能踉踉跄跄摸回自己的房间,倒头就醉死过去。

       叶修也不能幸免地被苏沐秋灌醉,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头还疼得要死。

       正摸着额头呻吟一声,冰凉的指尖就抚上了他的太阳穴,为他轻轻按摩起来,舒缓疼痛。

       叶修很是享受地眯了眯眼,清醒过来的他知道自己现在是被人搂在怀里,身下是柔软的锦被,呼吸间是他所熟悉的气息,让人十分安心不想动弹。

       “没有趁人之危来个酒后乱性,苏大老板还算是个正人君子。”叶修埋首在苏沐秋的肩窝处,笑道,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慵懒。

       “听你这语气像是有些失望?”苏沐秋懒懒道,声音里也含着笑意,“我对‘死尸’可没有兴趣,再说了,我要真的下手,哪里需要趁人之危酒后乱性,手到擒来就能把你给办了。”

       “是吗?小的惶恐了。”

       “莫惶恐,那一天总要来的。”

       两人就这样赖在床上互相依偎调笑,气氛旖旎又温情,直到都觉得肚子饿了才从床上起来。

       “对了,你最近两个月有什么事没有?”叶修问。

       苏沐秋一边披上外袍一边回答,“没有,怎么?”

       “我想带你回家见我的父母。”

       正在系腰带的苏沐秋差点把手里的腰带给撕了,“见……见你父母?”

       听出他的不对劲,叶修一边点头一边转身,就看到苏沐秋难得一脸慌乱,忍不住就觉得好笑,“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何况我们成亲总要有父母之命吧?”

       “什么丑媳妇见公婆,是你要嫁给我好吗?”苏沐秋下意识地反驳,随即就像是不安似地来回踱步,“你说得对,父母之命肯定是要的,我既然决定要和你成亲自然要去见你父母,其实我也早早修书给我的义父让他回来千机楼了,只是义父近来行踪飘忽不好联络罢了,我一会还是吩咐下去让他们尽快找到义父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所以先和你回家也行,但是你这样突然和我说我没有准备啊,出一趟远门还是去拜访未来岳父岳母自然要好生准备不能失了礼数,见面礼要准备什么好呢?古董字画还是珠宝首饰,感觉也太俗气了,叶修你说你父母喜欢什么,我……唔。”

       叶修原本见苏沐秋这样没头苍蝇似地走来走去觉得还挺喜感,等听到苏沐秋的絮絮叨叨就更乐了,不过等见到他没完没了地自言自语就觉得无奈了,只好站起身用最方便快捷地方法直接把他的嘴堵上。

       苏沐秋终于冷静下来,只是想到叶修这样突然告知心里有点不忿,忍不住轻轻咬了他的唇一下。

       “这么紧张啊?”叶修和他额头相抵,笑问。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要是我突然和你说你要见我义父你紧张吗?”

       叶修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也是会紧张的,所以也就没再取笑下去,“如果联系到你义父,不如让他也到我家去吧?双方父母碰面正好商量婚事。”

       苏沐秋想了想觉得也对,就点了点头,“对了,我们两家父母是故交你知道的吧?”

       “……什么?”叶修懵了,他还真不知道。

       “我以为你在知道我义父是已经退隐的江湖百晓生冯宪君的时候就想到他和你父母是故交。”

      “我父母没有提起过。”

       “不可能啊,你父亲把却邪给你的时候没有告诉你是我义父找人铸造的?”

       叶修仔细回想起十年前的事,隐约记得父亲好像是说了什么,“他似乎只说是他的故友,没说名字。说起来,却邪是何人铸造,你认识吗?”他想起那柄陪伴了他出生入死多年的兵器,虽然如今已经易主,但他还记得却邪用得是如何顺手,简直就像是量身定做一样,可明明他与铸造师并不相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苏沐秋有点得意的开口。

       叶修愣了一下,“你?你还会这?”

       “是啊,我其实最喜欢的是铸造兵器,我门里的几位堂主的兵器都是我为他们铸造的,你的却邪是我的第一件作品,你可别小看我,我可是师承已经故去的天下第一兵器师谭北渊,只是我不喜欢随便帮陌生人铸器,所以江湖上名声才不响。”

       “哪里名声不响,江湖兵器谱每五年更新一次,却邪自问世开始就一直占据榜首,谁都想把那位铸造大师找出来求他铸造兵器。”

       “却邪多年占据榜首是因为你这个‘斗神’,现在‘斗神’销声匿迹,下一回怕是要掉名次了。”

       “虚名而已,不过却邪的确是神兵,即使没有‘斗神’它也很快会名震江湖。”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造的。”苏沐秋得意洋洋,尾巴都要翘起来似的。

       叶修笑了笑,“不过我们当时素未谋面,你是怎么把却邪打造得那么适合我的?”

       “却邪是我第一把铸造的武器,我花的心血可不少,而为了适合你使用,我可是让人先收集了你平常的生活习惯还有武功路数,内家功法甚至是与人对战时的资料,琢磨了许久才设计出却邪的。”

       “难怪那般合心意。只是可惜,如今却邪已经不再属于我了。”叶修叹了口气,却邪与‘斗神’相辅相成,如今‘斗神’隐退,却邪也只能收归皇家。

       “没事,等我重新给你造一把与众不同的兵器。”苏沐秋摸了摸他的头安慰道。

       “嫁妆?”

       “是聘礼!”

       苏沐秋表示某人嘴巴总是这样不老实,到底想不想嫁啊喂!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卷叁拾壹

本来很晚才码字但是因为写得蛮顺的就写下去了,以为明天才能更然后熬了一下还是更了~\(≧▽≦)/~啦啦啦

我最近真的有点勤快呐~~~

 @原氏小仙_挚爱沐秋 我似乎,终于还完债了【仰天长笑】


评论(38)
热度(251)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