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叁拾贰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卷拾陆  卷拾柒  卷拾捌   卷拾玖  卷贰拾  贰拾壹  贰拾贰  贰拾叁  贰拾肆  贰拾伍  贰拾陆  贰拾柒  贰拾捌  贰拾玖  叁拾  叁拾壹

==============================================

       叶秋回到家就听闻自家的混账哥哥回来了,二话不说就杀了过去。

       “你终于舍得回家了啊啊啊啊!”冲进叶修的房间,叶秋用双手揪着他的领子,一边摇晃一边怒吼道,想来是压抑许久今天终于能爆发。

       叶修被弟弟的大嗓门弄得忍不住掏了掏耳朵,以气死人的声调慢悠悠的开口:“我回来了你有必要这么激动吗?还是说你想我想得不行?哎哟,不错,还懂得挂念兄长了。”

       他为什么要回来啊啊啊!叶秋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叶修抬手在叶秋的手腕上轻敲了一下,叶秋就觉得手一麻,无法控制地就松开了,他倒也没再纠缠,只是哼了一声,坐到叶修的对面,顺便再给自己倒了杯茶。

       “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走啊,为什么不走,外面大好河山我还没有玩够呢!”

       叶秋觉得自己又要火起了,“走什么走!你给我留下袭爵!”长子继承家业,天经地义!

       叶修笑了起来,“我怎么记得启正二十五年先帝就下旨立你为世子呢?”

       启正二十五年,也就是陶轩告发‘斗神’通敌卖国的那一年,也是启正年间最大的一场政治动乱,最后多方角力,先帝成功将‘斗神’褫夺官职,贬为庶民,后又本着平衡之法,安抚定国公府,下旨立叶家二公子叶秋为世子袭爵。

       至于为什么越过长子立二子,国家高层全都心知肚明,谁都不敢跳出来说什么,连御史都是眼观鼻鼻观心,把装聋作哑发挥到了极致。

       叶秋被他堵得无话可说,但是又特别不甘心,凭什么他能在外面风流快活自己就只能在京城和各大世家重臣清贵每天周旋!凭什么!!

       叶修一看就知道弟弟在想什么,特别没有同情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分虚伪地道:“这就是命啊,命啊!”

       叶秋真的是恨不得掐死他了,但是衡量了一下双方的武力值,只能憋屈地忍了!

       天生筋脉幼细不能习武什么的,实在是太虐了!

       叶修估摸着再作弄下去可能真的会发生兄弟相残的人间惨剧,所以见好就收,转而抛下了另一个消息,“我准备成亲了。”

       “噗——”刚好喝了一口茶准备压压火的叶秋顿时就喷了。

       “咳咳咳……啥?成亲?哪个姑娘眼瞎了要嫁给你?”叶秋觉得莫名悲愤,为什么有姑娘眼瞎看上他哥,就没有眼瞎看上他的……呸呸呸,看上他的姑娘才不是眼瞎呢!

       “怎么说话的,我不和姑娘成亲。”

       “不和姑娘成亲你和谁成亲?男人吗?”叶秋顺口接道,随即就反应过来,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男男男男的?你要娶一个男人?”

       “他可能比较想娶我多过嫁我。”叶修有点忧伤地道。

       叶秋整个人都凌乱了,大脑空白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不过他觉得自己说话都是在飘的,“爹娘知道吗?”

       “知道,没反对也没赞成,就是没什么表示,弄得我很忐忑。”叶修叹了口气道。

       “要帮忙吗?”叶秋的眼睛亮了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叶修有点意外地看着他,随即欣慰地开口:“不错,还挺有手足之情的。”

       “有条件。”叶秋斜眼,明晃晃的不怀好意。

       被打脸打得太快的叶修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好一会才翻了个白眼,“什么条件?”

       “你嫁的话,爹娘那边我帮你搞定。”叶秋终于亮出了自己的险恶用心。

       叶修:“……”

       “怎么样?不是我说你,找到人愿意娶你你就赶紧嫁了吧,就你这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最大愿望就是混吃等死的家伙,嫁人做‘少奶奶’被人养就最好了……等等,对方有钱吗?”

       “很有钱。”叶修木着脸道。

       “那你还等什么,嫁了吧。”

       叶修觉得自家弟弟肯定有哪里坏了,但是又明白有弟弟的帮腔绝对能事半功倍,至于嫁还是娶,孙哲平都能嫁张佳乐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最后床上见真章!

       这样一想,叶修果断点头了。

       叶秋弟弟觉得圆满了,就屁颠屁颠地去爹娘面前充当说客了。

       叶修在房里坐了一会,想到苏沐秋这会可能还紧张着,就觉得给他写封信,交代一下他和双亲的见面,当然对于家长的态度他是适当模糊了,最后定下三天后才去带他来见家长。

       至于为什么是三天,总要给时间他们兄弟俩一起给爹娘卖乖哄两老开心吧。

%%%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叶修这三天是不断给两老刷苏沐秋的好感度,但爹娘一副油盐不进的冷淡样子可让他发愁,就连叶秋帮腔都没多少用。

       然而事实的真相是叶秋早就被叶父叶母拉拢了过去,三口人一边唱红脸一边唱白脸,配合得天衣无缝,就为了看叶修纠结的样子。

       要是知道真相叶修不知道会不会掉下眼泪来。

       暂时还蒙在鼓里的叶修倒没有沮丧,他总觉得苏沐秋本人就是一个杀手锏,所以约定的那天,他早早就报备父母兄弟,然后就去找苏沐秋了。

       而表面冷淡实质心里非常期待的三人组都矜持的点了点头,在叶修离开后叶母却是立刻吩咐全府上下动起来,务必让第一次登门的苏沐秋感觉宾至如归。

       这些叶修都不知道,他只是按着之前苏沐秋给的地址来到了一处大宅子前。

       鉴于苏沐秋是个享乐主义者,所以叶修对于这个无论从大门还是内部装修都透出很低调的穷奢极欲味道的宅子没有任何惊讶,他只是跟着下人走过前厅回廊,停在了一处院子前的拱门处。

       下人停住脚步,示意他单独进去。

       叶修嗅到一丝神秘的味道,觉得很有趣,不快不慢地走了进去,里面有栋两层小楼,他走过去敲了敲紧闭的雕花大门。

       “是叶修吧?快进来。”是苏沐橙的声音。

       叶修挑了挑眉,摸不准这兄妹俩在玩什么把戏。

       他推开了门,就看到苏沐橙笑眯眯地坐在八仙桌前喝茶,苏沐秋却不知道是在哪。

       “哥哥在上面等你,你上去吧。”苏沐橙看出他的疑惑,神秘地对他眨了眨眼睛,“有惊喜哦。”

       “我怕惊多过喜。”叶修挑眉笑道。

       “这个我可不保证。”苏沐橙捂嘴笑了笑,然后站了起来,离开房间,还很细心地关上了门。

       叶修背着手慢悠悠地踩上小楼梯,一边走还一边开口:“苏沐秋你搞什么鬼?不会是紧张到无法言语了吧?”

       楼上一片寂静,无人回应,但细微的呼吸声却昭示着上面的确是有人。

       叶修心里好奇,剩下的几个楼梯也不一个个踩了,直接跃了上去。

       楼梯口处摆着一个很大的富贵牡丹屏风,隐约可以看到有一人正坐在窗边,想来就是苏沐秋了。

       “你这可是在装那些闺阁女儿,那般羞……”叶修越过屏风,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人给惊得失语了。

       那人还是他熟悉的人,那容颜还是他熟悉的容颜,却不知为何画上了女子精致的妆容,梳着未婚女子的发髻,身穿浅青色绣翠竹交领襦裙,双手交握置于膝上,安静端坐的样子就像是一副极致素雅的仕女图,清丽无双。

       苏沐秋抬眼看他,描画过的眼睛妩媚得惊人,叶修只觉得心头止不住地狂跳起来。

       “你……做什么啊?”叶修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慢慢走过去,抬手抚上他的脸,心底止不住地感叹苏沐秋真的是长了一张绝色美人脸,幸亏不是女子,要不然真得祸国殃民了。

       “好看吗?”苏沐秋微微一笑,叶修觉得心跳又加速了几分。

      “你……不会是打算这样去见我的父母吧?”叶修灵光一闪,难以置信地道。

        苏沐秋闻言忍不住脸红了一下,更显得容色惊人,“我、我这几天仔细想了想,你那样说的让我、我男扮女装好像真的是一个可行的办法。我想着以你们这样的家世,就算再开明,让子嗣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估计还真的是不太可能,更别说你还是长子,这可能性就更低了。到时候让你因为我和家人闹翻……我、实在不愿意。你那天说让我扮成女子,虽然是欺骗了你的家人,但……权宜之计也是使得的,反正像你说的,我们之后就回江南了,我就装一段时间,也不为难。”

       叶修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他不过是随口的胡言乱语,他居然就信了,还真的愿意男扮女装,让他能说什么呢?

       “你可想好了,男扮女装可就意味着你要嫁我的。”心里虽然感动,但叶修却忍不住逗逗他。

       苏沐秋明显早就想过这个问题,毫不在意地道:“这有什么,嫁就嫁,孙哲平都能嫁给张佳乐了,谁嫁谁娶又不决定谁压谁。”

       倒是跟他想一块了。叶修好笑地想,“那就算你以女子的身份嫁了我,我们也回江南去住,将来要是我爹娘催我生孩子怎么办?你难道还能生个孩子出来?还是说到时候你会找个女人来和我生孩子?”

       “你想得美!”苏沐秋立刻瞪圆了眼睛骂道,“孩子这事我早就想好了,你爹娘要是催你你就和他们说我不能生,你家风清正,又是不许纳妾的,即使知道媳妇不能生也做不出让儿子休妻再娶的事,所以孩子的事问题不大。”

       “那总要过几年就回家探亲吧?你还能每次跟我回家都扮女人?”

       “可以啊。”苏沐秋回答得坦坦荡荡,眼睛明亮得仿佛又整个星空藏在里面,熠熠生辉。

       叶修忍不住笑了起来,还笑得越来越夸张,整个人都想要抖成筛子似的,看得苏沐秋觉得自己被嘲笑了,就要开口和他呛声,然而话还没有出口,就被叶修按住后脑勺,用唇狠狠堵住了嘴。

       这个这么可爱的人是他的!他的!

       等到两人都快喘不上气了,叶修才把人放开,而苏沐秋的唇妆早就因为这番激情而花了,泛着暧昧的色气。

       “你这胭脂还挺好吃的。”叶修舔了舔自己唇上也沾上的颜色,痞痞地笑道。

       “沐橙和云秀自己研究着用桃花花瓣做的,无害又显色,是挺好吃。”苏沐秋微微带喘,点了点头,随即从他的眼睛里看到自己的唇妆花了,顿时就怒了,一把推开叶修转身就拿起镜子,用手帕仔细擦着溢出了唇边的胭脂,嘴里还止不住地抱怨,“胭脂都被你吃了!你知道我为了画这个妆容被沐橙折腾了多久吗?我现在可算是明白女子化妆是多么不容易的事,难怪出门总要花那么多时间。你快去把沐橙给我叫来,咱们把妆补好就去你家,让你爹娘久等可不好。”

       “不用了,你换回男装吧。”叶修从身后一把抱住他,在他耳边低声道,“我早就和他们说了我要和一个男子成亲。”

       苏沐秋呆住了。

       叶修和他一同看向镜子,指着里面贴着脸的两人,声音轻柔含笑,“我那天的话都是胡说八道的,你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就信了呢?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不论你是男是女,只要是你就可以了。我的爹娘要是无法接受我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那么我们就一起努力让他们接受,我不会也不需要我的爱人为了我而抛弃骄傲地去装成一个女子,你是我要携手一生的伴侣,我怎么容许你受半点委屈?况且,你那么好,我从来都不认为我的爹娘会不喜欢你,即使你是个男人。”他一边说着,一边抬手用袖子为苏沐秋轻轻拭去脸上的妆容,即使那个装扮能颠倒众生,却终究不是真正的苏沐秋。

       苏沐秋怔愣了良久,忽然轻笑起来,贴着叶修的脸轻轻蹭了蹭,柔声问了一个似乎无关紧要的问题。

       “你还没有回答我,我这个扮相好看吗?”

       叶修看着他,眼神温柔而缱绻。

       “宛若东家之子*。”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卷叁拾叁·终

*东家之子:语出战国楚国宋玉《登徒子好色赋》: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

简单点说,叶修这句话其实就是很文雅地赞美苏沐秋这个扮相是个超级超级超级大美人。

恩,这个梗就是我一直想写的梗了!前一章有个妹子特别聪明地一语中的,所以 @_尘汐_ 妹纸你来点个番外吧【不能是肉哟】

话说这个女装梗其实显得苏老板很傻气,有违他一直以来的精明,但是呢,在我看来,爱情是一样非理性的能让人智商下降的东西,你若真心爱一个人,总会为他做那么一两件日后回想起来简直是黑历史的掉智商事情,我们俗称为真爱╮(╯▽╰)╭

如无意外下章完结~~~

最后,让我挂一下那个喻黄线的作者 @浅绥旒长 ,这家伙今天在群里发表了一个这样的言论↓




其实觉得这个比喻蛮形象生动的,当然现在方王线坑了,所以方王线应该是属于破碎副本,等待重置ing~~~

噢噢噢噢,还有,叶秋弟弟真是迷之萌!!!

 @原氏小仙_挚爱沐秋 你欠两篇哟,两篇哟,加上明天的完结章就是三篇哟哟哟哟

评论(52)
热度(280)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