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风月伞修线】桃之夭夭 卷叁拾叁·终

前情回顾可以点这里:引子  卷壹  卷贰  卷叁  卷肆  卷伍  卷陆  卷柒  卷捌  卷玖  卷拾  卷拾壹  卷拾贰  卷拾叁  卷拾肆  卷拾伍  卷拾陆  卷拾柒  卷拾捌   卷拾玖  卷贰拾  贰拾壹  贰拾贰  贰拾叁  贰拾肆  贰拾伍  贰拾陆  贰拾柒  贰拾捌  贰拾玖  叁拾  叁拾壹  叁拾贰

==============================================

       苏沐橙在大厅等着叶修和苏沐秋出来,要知道身为苏沐秋唯一的血亲,见家长这样的事情她也应该跟着去。

       不过等她见苏沐秋换下了她帮忙打造的装扮后,忍不住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为什么要换下来?明明很好看。”苏沐橙嘟着嘴问道。

       苏沐秋觉得十分尴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一旁的叶修就率先开了口。

       “你哥那个样子只有我能看。”叶修说得十分理直气壮。

       苏沐秋在苏沐橙十分暧昧的眼神下忍不住红了脸。

       “咳咳咳,别说了,快走吧。”再说下去他都要无地自容了。

       叶修眼里浮现了一丝笑意,没再逗苏沐秋,三人就离开这座苏宅往定国公府出发。

       苏沐秋原本以为自己会很紧张,但在踏入定国公府的那一刻却奇异地冷静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他明白,无论遇到什么都有叶修和他一起面对。

       不过三人组万万没想到在大厅里等待他们的除了叶父叶母叶秋外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义父?”苏家兄妹看着坐在客座上的冯宪君,都惊呼了出来。

       “这么惊讶做什么?你不是修书让我来的吗?”冯宪君看了苏沐秋一眼,轻哼了一声。

       这明显带着些不满的样子让兄妹俩面面相觑,苏沐秋很快反应过来估计老人家是觉得他都要来见家长了才告诉他,简直就是先斩后奏,不孝啊!

       “老冯你怎么阴阳怪气的,可别吓到孩子。”还不等苏沐秋上前向自家义父赔罪,一旁的叶母就已经开口帮忙解围,挂着慈爱的笑容看向苏沐秋,“这就是沐秋吧?果然一表人才,老冯好福气。”

       叶母的态度让苏沐秋暗暗松了口气,先和义父低声告罪了一声,然后脸上挂上温和的笑意,微微上前,并不显得谄媚,只是态度谦和,以晚辈拜会长辈的礼仪向叶父叶母问好,并且奉上见面礼。

       “真是个好孩子。”叶母看着苏沐秋是越看越喜欢,真有点丈母娘看女婿的感觉,“能看上我们家叶修不容易。”

       “叶修很好。”苏沐秋很认真地答道。

       叶母被他这个小模样弄得心都软了,心底越发满意。

       一旁的冯宪君却感觉不爽了,有种含辛茹苦养大的好孩子要被别人家拐走的心酸感。

       一直留意着未来岳父的叶修立刻就发现对方的不满,为了防止自己在对方心里成了把人家儿子抢走的坏人,叶修连忙凑过去效仿苏沐秋也说了一句:“苏沐秋也很好。”

       “这还用你说?”冯宪君瞪着叶修,气呼呼地道。

       叶修:“……”

       差距要不要这么大啊!!!

       “好了老冯,多大人了,和孩子们置气做什么?叶修叶秋,你们带沐秋沐橙出去走走吧,我们老人家也不用你们陪了,去吧。”叶母这边刚和苏沐秋说完话就看到叶修在冯宪君那里吃瘪,轻笑了一下,还是出声解了儿子的围。

       四个年轻人知道长辈们是要商议婚礼的事了,所以都答应了一声,乖乖退下。

       一出门就是叶秋的主场,这孩子估计是从小到大被叶修欺负得狠,现在终于有机会报仇,就一边带着苏家兄妹逛园子一边如数家珍地把叶修从小到大的糗事说了个遍,叶修是拉都拉不住,不过他脸皮够厚,除了一开始觉得有点丢脸,很快就泰然自若了,一副“任他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淡定样子,让叶秋心里暗暗咬牙。

       “你要去我住的院子看看吗?”许是觉得叶秋碍眼够了,叶修决定抛开蠢弟弟和心上人过二人世界。

       苏沐秋正听叶秋说话听得津津有味,闻言愣了一下,随即有些犹豫地看了看苏沐橙,他是挺想去看看叶修从小住的地方,但是剩下苏沐橙和叶秋独处他又不愿意,如今虽然风气开放,对男女之防并不严苛,但让一个未婚配的姑娘和一个成年男子独处终究是不妥。

       贴心小棉袄苏沐橙一眼就看穿了自家哥哥在想什么,立刻善解人意地开口:“那我也回去陪义父吧。长辈们应该在商量婚礼细节,我也去听听帮你们把把关。”

       叶秋闻言也点头附和,现在双方家长似乎还没有谈到嫁娶问题,他该回去帮帮腔,争取把混账哥哥“嫁”出去。

       两拨人分开后,叶修就带着苏沐秋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你这地方怎么没什么人气的感觉?干净得感觉空荡荡的。”进了屋子,苏沐秋一边打量一边道。

       “我十五岁离家后就没怎么回过家,没什么人气是正常。”

       苏沐秋了解地点了点头,然后也不用叶修招呼,很自来熟地就开始满屋子窜,叶修也由得他,跟在他身边,见他对什么露出好奇就开口给他解惑,两人这样倒显得十分默契。

       “你这书桌不错。”等来到小书房,苏沐秋一眼就看中那张黄花梨木书桌,走过去,见上面铺着宣纸,忍不住伸手拿起笔架上的笔,然后挑眉看一眼叶修,勾唇道:“小厮,磨墨。”

       “是。”叶修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实在拿这个爱显摆的爱人没办法。

       苏沐秋写得一手好柳体,笔力遒劲,风骨已存,叶修一边磨墨一边伸头看他写什么,很自然地就念叨了出来:“卿卿吾修,洒脱不羁,吾心喜之,遂强留千机楼,千般撩拨万般用心,终使其倾心,余生漫漫,惟愿携手相伴,白首不离……”

       这、这是情书吗?叶修念完后才反应过来,脸一下子就红了,如此直白之语实在是让他招架不住。

       而那个撩了人的苏沐秋是半点不觉得害羞,风尘中人多性情直率,对心系之人剖白心意对他们来说是再应该不过的事。

       “害羞了?”苏沐秋抬眼,看到叶修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蔫坏蔫坏地拿笔去勾了一下他的下巴,一副风流公子调戏小书童的模样。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没羞没躁啊?”叶修有些气恼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抬手一把抢过笔,然后把苏沐秋挤到一边去,也提笔写了起来。

       苏沐秋懒洋洋地趴到他身上,下巴压着他的肩膀,垂眼看去,也学着叶修之前那般念了起来,“吾秋卿卿,花容月貌,乱吾心曲,顺势入千机楼,朝夕相处四季陪伴,始两情相悦,此后经年,只求喜乐顺遂,与君相守……”

       念到最后,苏沐秋终于忍不住,抬手扭过叶修的脸,倾身吻了下去。

       原本温柔的交缠慢慢变得激狂起来,叶修转过身双手勾住苏沐秋的脖子,两人紧紧相贴,都像是要把对方揉进身体里似的,苏沐秋搂着叶修的腰就想着把人往书桌上压,叶修这次却没打算让他如愿,两人就这样唇舌交缠的同时又较着劲,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进来就能看到这两人像煎饼一样在书桌上翻来覆去。

       可书桌就那么大,哪里够两人折腾,这不,苏沐秋再次翻身要压倒叶修的时候,叶修的身子已经到了书桌边缘,这一作用,两个人就齐齐摔倒在地上,还把书桌上的一些书本也带了下来,砸了两人一身。

       两人从地上撑坐起来,气喘吁吁地瞪着对方,好一会后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苏沐秋你这个色中饿鬼。”叶修一边笑着一边开始推卸责任。

       “是你勾引我的。”苏沐秋表示心上人在自己面前给自己写情书,不是勾引是什么。

       “是你先开始写。”

       “我可没要求你回应。”

       “得了便宜还卖乖。”叶修没好气道,“起来吧,顺便把书拣一下。”

       苏沐秋乖乖地点头没再闹,和叶修三两下就把地上的书给捡起来放回书桌上。

       “这是什么?”突然,苏沐秋看到地上有一个黄色的小物件,他弯腰捡起。

       “啊,原来是夹在了书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夹进去的,难怪我一直找不到。”叶修看清楚了是什么,立刻一脸惊喜,伸手拿走,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这是我娘在我八岁那年给我求的平安符,我可宝贝了,当初以为不见了后还闷闷不乐了许久。”

       苏沐秋盯着那个小小的平安符,看着看着不知道想起什么,轻轻皱了皱眉,伸手过去拿了回来,摊在手心细细端详起来。

       “怎么了?”叶修奇怪地问。

       “这个平安符似乎比一般的平安符小。”苏沐秋眯了眯眼,眼里闪过一丝情绪。

       “好像是。”叶修闻言也认真看了看,“小点也没什么关系吧?”

       “我只是觉得这东西很眼熟。”

       “平安符都一个样,见过很正常吧。”

       苏沐秋摇了摇头,抬起头很认真地看向叶修,“我能拆开看看吗?我想求证一点东西。”

       叶修见他这样,好奇心被勾了起来,点头同意。

       然后苏沐秋就很是小心地把这个平安符拆开了,拆开之后发现这道平安符居然是不完整的,只有大概三分之一的部分,难怪折起来后比正常的平安符要小。

       叶修还没来得及发表看法,就看到苏沐秋从自己的随身荷包里掏出了一个平安符——和他那个一模一样!

       叶修整个人愣住了,只能呆呆地看着苏沐秋把他的平安符也拆开来,那个平安符也是只有三分之一左右,和他的一左一右放在桌上,能够看出中间还缺少一部分,只要找到中间的一部分就能拼出一张完整的平安符。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平安符……还有一部分呢?”

       “在沐橙那里。”苏沐秋看向叶修,眼神非常非常地专注,像是要从他的脸上找出和记忆中吻合的部分来,“小木头?”

       “什么?”叶修脑子还乱着,突然听到这一声叫唤,莫名其妙地看着苏沐秋。

       苏沐秋眯了眯眼,双手抱臂,表情有些不爽,“我老家那有一处小山头,小时候我特别喜欢去那里,也不是去玩,而是里面有许多可以吃的野果,五岁的某一天我照常上山,却在山间的一个小瀑布下发现了一个脏兮兮的,身上还有不少淤青的昏迷了的小孩。我多纯洁善良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小孩背下山,然后找邻居婶婶找大夫,好一通折腾,那小孩洗干净后长得挺可爱,细皮嫩肉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可惜醒来之后却是问什么都不说话,像个木头似的,看他样子也不像是傻,他对所有大人会露出防备抗拒的眼神,最后没办法这小孩就赖在我家了,后来虽然愿意开口说话,但叫什么名字也不说,那会我叫他小木头已经叫惯了,就一直叫他小木头。”

       听到这里,叶修感觉有些震惊,他自然知道苏沐秋的意思是这小木头就是自己,可他的记忆里真的没有这一段啊!

       “小木头在我们家一呆就呆了三年,一开始我以为他应该挺难照顾的,但没想到还挺好养活,给什么吃什么,干活的话教几遍也就会了,对沐橙也好,就是偶尔能把我气着,不过我和沐橙慢慢地都把小木头当成了家人。小木头看起来是木木的,但脑子其实特别灵活,捣蛋的主意没少给我出,我俩可算是把村里调皮恶霸的孩子作弄了个遍,说真的,我是真的把小木头当成了亲兄弟,想着能一直生活下去也很好,直到八岁那年,我俩跟着村里的大人去县城里赶集,小木头居然就丢了!”

       八岁吗……叶修看着苏沐秋越说越气的样子,忍不住觉得有些愧疚,他可能真的把这个人遗忘过……

       “哦,不能说是丢了,而是小木头遇到家人了,那小混蛋居然不告而别就跟着人走了!合着就那么赶啊?三年朝夕相处他就连道个别都不愿意?只让他家下人说了些感谢话给了些钱就把我打发了!当时我真的想把那小混蛋揍死!要不是看在他家下人说小木头有表示会回来找我,我都决定和他绝交了!然而那个小混蛋最后还是没回来!”说到最后,苏沐秋的脸已经全黑了。

       “……这个小木头……是我吗?”叶修虽然真的没记忆,但就是感到莫名心虚,可还是忍不住求证。

       苏沐秋一瞪眼,长指一伸指着桌上残缺的平安符,“我家那个小地方有座道观,七岁那年的元宵,他们给前去上香的人赠送开过光的平安符,我那天刚好经过就拿了一个,回家去给沐橙和小木头说让他们也去拿,但是他们俩去的时候已经没了,所以最后我就把平安符一分为三,一人一部分拿着。”

       所以是人证物证俱在,自己真的曾经“始乱终弃”。

       “我我……我冤枉。”

       “你冤枉什么?你说,我听着。”苏沐秋一副‘我洗耳恭听,但要是理由不充分看我怎么收拾你’的样子。

       “我八岁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八岁以前的所有记忆全都模糊了,基本什么都不记得。”

       “……这个理由太烂了。”

       “真的,没骗你。”叶修抓住苏沐秋的手十分诚恳地道,“我们可以去找爹娘问问,我要真的是小木头,那就是说我曾经走丢过三年,家里人不可能不知道。”

       苏沐秋一听也觉得是,“走,问问伯父伯母是怎么一回事。”

       两人便再次回到客厅,只是远远地就听到争吵声,对视一眼,连忙加快了脚步。

       “肯定是我家沐秋娶你家孩子!”

       “我家长子怎么可能嫁人!”

       “我不管,反正沐秋只能娶不能嫁。”

       “哼!咱们家从来也没有嫁儿子这一说!”

       客厅里,冯宪君和叶父是争得脸红耳赤,除了叶母还笑眯眯外,苏沐橙和叶秋都是一脸的担心,就怕哥哥的婚事黄了。

       苏沐秋和叶修进门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而还没等两人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两位父亲居然都走了过来一人抓着一个,异口同声地开口。

       “沐秋,为父可不允许你嫁人!”

       “叶修你要是敢嫁人我揍不死你!”

       苏沐秋和叶修:“……”

       两人快速对视一眼,果断决定先把这个话题暂时揭过。

        “爹,这事不重要,咱们先放一放,我有个事想问问你,我五岁的时候是不是走丢过?而且一丢丢了三年?”

       叶父本来被儿子说的‘不重要’给气着,正要发作就听到他的问题,愣了一下后,下意识就道:“你想起来了?”

       那就是真的了。叶修转眼看向苏沐秋,后者对着他轻哼了一下,弄得他越发心虚了。

       叶母听到这话脸色也微微变了,连忙走过去拉住叶修打量他的样子,“怎么突然说起这个?可是出什么事让你想起来了什么?”

       叶修回头去看了看苏沐秋,对方直接把脸扭过去,明显就是不打算开口的样子,他没有办法,只能把刚刚的事说了一次。

       在座的都被他说的话给惊到了,苏沐橙更是立刻也从自己的随身荷包里掏出了那个充满岁月痕迹的小小平安符,拆开,和叶修拿着的那两部分一合并,果然能拼凑出一张完整的平安符。

       “这真的是太巧了,缘分!缘分!”叶母很是高兴,转而去拉着苏沐秋的手,“沐秋啊,真的是太感谢你救了阿修,若不是遇到你,我们可能也找不回他了,谢谢!谢谢!”

       “伯母您别这样,当时也只是凑巧,您不用如此。”面对叶母,苏沐秋的臭脸立刻就摆不下去,连忙温言回道。

       “沐秋,这一谢你当得,此恩我们叶家没齿难忘。”叶父一脸严肃地道。

       这个时候冯宪君却突然插嘴,淡淡道:“这样的救命之恩,你家大儿子合该以身相许了吧?”

       叶父顿时黑了脸,但又说不出反驳的话,叶修难得看到父亲吃瘪,心里幸灾乐祸了一会,还算是有良心地开口转移话题,询问其当年之事的始末。

       这事归根结底其实是因为先帝对叶家忌惮所致,叶修打小就显露出了练武的天赋,先帝一想到自己费了十几年功夫削弱叶家在军中的实力,可等到叶修长成加入军中,自己所做的一切肯定就白费了,最后便决定下狠手,在叶修五岁时,派人尾随南下拜祭叶母双亲的叶家四口,找了机会先是把叶家双子都掳走,然后把叶秋放回来,叶修自然是要撕票。

       叶修最后到底是怎么从那些掳走他的人手里脱身的除了叶修自己没人知道,而现在他失了记忆这事也成了未解之谜,而三年后在那个小县城里找到叶修的也不是叶父叶母,而是他们家的二管家,刚好回乡探亲巧遇到的,二管家见到叶修后那是惊喜得不能自己,立刻就要带叶修走,而叶修本来是没想不告而别的,但那会叶母因为叶修丢失之事已经卧病在床好些年,二管家的意思自然是让他不要再耽搁,先回去见叶母安了她的心,反正救他的小朋友不会跑,之后再来赔罪感谢也不迟。叶修那会听到母亲病重顿时心急如焚,便只来得及让人给苏沐秋捎话,就立刻和二管家走了。

       只可惜叶修回家后还没来得及和父母说起苏家兄妹,他就生了一场大病,而这病非是偶然,而又是先帝的手笔,说是病,其实是毒,御医们都束手无策,最后还是叶父向冯宪君买消息找到武林圣手林清源把人请来,才把叶修救了回来,只是那毒实在凶险,叶修最后只是记忆受损,已经是万幸了。

       这件事让叶父看出了先帝的阴狠,他不敢让叶修留在京中,只能以体弱多病的借口把叶修送到了少林寺,明面上是说让他奉于佛祖前,求佛祖保佑免受灾厄,私下里却是让他在少林寺习武,能够真正地拥有自保的能力。

       前因后果一通交代后,众人不禁都有些唏嘘,帝王心狠,实在是常人难比。

       苏沐秋听完后原本还有的气恼是荡然无存了,甚至还忍不住心疼起叶修小时候的多灾多难,叶修眼睛多利,一眼就看出了他心软了,立刻就凑过去,握住他的手,在他耳边轻声道:“所以我真的不是有意不告而别的,也不是故意不回去找你,你就原谅我吧?”

       苏沐秋不说话,只是回握他的手,叶修知道这就是原谅了,嘴角下意识就翘了起来。

       两人还没来得及腻歪,就听到双方父亲又开始为了嫁娶问题吵起来了,只是这次叶父明显处于下风,没办法,因为冯宪君太奸诈,抓住苏沐秋对叶修有救命之恩这一点,让叶父无论怎么反驳都无法理直气壮,实在是憋屈。

       而憋屈的叶父一扭头就看到自家儿子和心上人黏黏糊糊的‘没出息’样儿,顿时怒火上头,老父在这给你争取‘权利’,你现在就想着贴着媳妇!不孝子!

       “叶修!你说,你是嫁还是娶?”叶父一双虎目瞪着叶修,大有他要是敢说‘嫁’就立刻打死他的意思。

       叶修:他怎么感觉自己那么冤呢?

       苏沐秋在一旁偷笑起来,叶修责备地看了他一眼,他眨了眨眼,也不知道两人交流了什么,突然一起笑了起来,把旁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我怎么觉得眼睛有点疼?”叶秋一脸牙疼地嘀咕了一句。

       苏沐橙十分淡定地回道:“习惯就好。”

       而这时,那两个家伙笑完后就好整以暇地开口。

       “既然长辈们对于这个嫁娶问题无法达成共识。”

       “那么我们就不嫁也不娶。”

       什么意思?众人一脸懵。

       “我们成亲。”苏沐秋和叶修同声道。

       成亲,不是谁嫁谁娶,不是谁要依附于谁,而只是完成结为伴侣的仪式。

       看着两人这般默契的样子,长辈们也争不下去了,刚刚还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的两位父亲顿时就恢复成老朋友的友好相处,开始就婚礼的准备事宜讨论起来,不过也只消停了一会会,很快,大厅里又响起了两人的怒吼声。

       “婚礼在我府里办!”

       “不行,回千机楼!”

       四个小辈见情势不妙,立刻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

        最后的吵出来的结果是婚礼在叶府先办,只不过冯宪君也表示,回千机楼后要再办一场。

       之后的日子,苏沐秋和叶修开始忙得脚不沾地,婚礼的一切事宜他们都要参与,因为叶母根本不允许两人做甩手掌柜,苏沐秋倒是还算应付得来,毕竟之前张佳乐的婚礼他也是帮着把过关的,可叶修却是难过了,被那些琐事烦得差点都想悔婚了。

       其实因为这两人说了只是成亲,而不纠缠嫁娶问题,很多婚礼程序都已经被剔除或者简化,所以筹备时间大概也就花了三个多月,所以两人的成亲之日就定在了入秋后的第一个黄道吉日。

       叶家虽是百年世家,因为一直都是单传,所以并没有什么旁支,家风又素来严谨,从不不结党营私,加之先帝那会一直谨小慎微,自然也并无和其他贵勋官员有过多交集,固也没有宴请多少人来参加婚礼,来的都是至交好友。

       而苏沐秋这边的人员构成也更加简单,因为决定了回千机楼会再办一次,所以只让千机楼里主管级别的人和四大花魁前来观礼,再加上冯宪君的一些老朋友,也并没有多少人。

       两家合起来的宴客人员并不多,但其实每个前来的人身份都不低,叶家请的都是朝堂里最顶层圈子的那拨人,而苏家这边,来的人都是武林名宿和新生代的佼佼者,所以说这群受邀的宾客真的可以说是贵精不贵多。

       忙碌了好些时日,苏沐秋和叶修终于迎来了成亲之日,因为没了迎亲送亲的戏码,所以两人并不需要一大早就起床折腾,而是能够睡饱睡足,再饱餐一顿,才开始在下人的伺候下沐浴更衣打扮。

       因为没有送亲迎亲的环节,所以苏沐秋在三天前就住进了叶府,成亲当天直接在叶府最南边的院子出门,而叶修的院子在最北边,刚好遥遥相对,而两人前往主厅的路程是一样的。

       等各自都准备就绪,下人也互相通报说对方也准备好了,两拨人就同时跨出了各自的院子向拜堂的主厅出发。

       苏沐秋和叶修是同时到达约定好的汇合处,之前叶母是交代过,无论谁先到都要等对方来了再一起相携进入主厅,而现在两人居然一起到达,不知道该说巧合还是两人足够默契,连脚程都一样。

       因为成亲前三天被叶母严令不准见面,生生弄出了几分思念之情,所以两人如今相见,一时间都只顾着互相凝望,以此慰藉。

       苏沐秋和叶修今天的打扮,无论是头上的玉冠、身上的红袍,还是腰带的纹饰、脚上的红靴全都都是一模一样。

       “两位新人快把红绣球缠好,牵着进礼堂,吉时快到了。”一旁的喜娘终于忍不住开口,也让默默对视的两人如梦初醒。

       两人都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解下胸前系着的大红绣球,往前几步,都伸出手来,一起把两人的红绣球紧紧地缠在了一起,过程中隐秘地和对方的手握了握,然后各自牵着一端,并肩往主厅走去。

       以后的日子,就要和这个人一起走下去了!

       进了大厅,主位上三位高堂排排坐,看着缓缓走来的两人,脸上都是掩盖不住的喜色。

       “吉时到。”随着两人在大厅中站定,司仪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一拜,天地!”

        感念天地,相遇之恩。

       “二拜,高堂!”

        感恩父母,成全之恩。

       “新人,对拜!”

       感谢于尔,真心相待,定不相负。

       “请新人敬茶!”

       敬茶之后,接过父母所给的红包、聆听过教诲之语,这成亲之礼便是完成了。

       接下来,因为两人都是男子,又不分嫁娶,所以送入洞房这句唱词就没有了,两位新郎都留在了大厅里招呼客人,此起彼伏的敬酒声络绎不绝,真的是好不热闹。

       叶修算是见识到苏沐秋之前在张佳乐婚礼上说的自己千杯不醉原来真的一点都没有夸大,他们虽然请的宾客不算特别多,但一桌桌敬酒敬下来,正常人早就趴下了,酒量好点的也都该晕乎乎脚步虚浮,可苏沐秋除了脸色泛红外,眼神清明脚步稳健,让叶修心里大呼变态之余,更是在自己感觉有点头晕后果断不再喝了,直接把苏沐秋推出去,自己躲在他身后装小鸟依人,任凭其他人怎么取笑都不管。

       叶修表示,为了自己今晚的洞房花烛夜他是绝对不能喝醉的,要不然就太对不起他之前的‘洞房事宜研习’了!

       而苏沐秋除了在叶修第一次推自己出去挡酒的时候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外,倒真的把敬叶修的酒都喝掉,其他人的起哄灌酒也是来着不拒,而可怕的是到最后,这人几乎把所有人都灌醉了!

       叶修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合着这人把酒当水喝啊?

       爱人崇拜甚至可以说敬畏的眼神让苏沐秋很受用,既然其他人都被放倒了,那么就代表他可以去和自己的亲亲享受洞房花烛夜了。

       叶修看着面若朝霞,艳若桃李的苏沐秋对自己露出了带着一丝邪气的笑,眼神挑逗又魅惑,真的是心跳如雷,紧张又兴奋。

       夫夫二人都看懂了大家心中所想,二话不说就牵着手回房了。

       因为没有掀盖头的环节,所以新房里是没有喜娘的,两人进房,关门,一时间都没有人开口说话,但气氛并不尴尬,反而透着让人无法忽略的暧昧。

       还是苏沐秋率先打破沉默,他走到圆桌前,倒了两杯酒,给叶修递了一杯。

       “还没喝够?”叶修笑道。

       “合卺酒。”苏沐秋也笑了,只是表情眼神都温柔了起来,看得叶修脸忍不住热了起来。

       苏沐秋正了正神色,双手拿着酒杯平举面前,叶修也和他一样动作,两人对面而立,表情都十分认真。

        “叶修,我发誓,以后的日子我都会对你好,很好很好。”

        没有什么华丽的辞藻,只简简单单的一句‘我会对你好’,却让人无法不动容。

       “苏沐秋,我也发誓,我也会对你好的,很好很好很好。”这个感人的时刻,叶修还不忙较劲,硬要多说一个‘很好’,幼稚得可爱。

       “那么今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多多指教。”

       酒杯轻轻相碰,两人同时昂首饮尽杯中酒,然后把酒杯放好,各自上前一步,在带着酒气的呼吸中交换了一个甜腻绵长的深吻。

       等到各自眼中都泛起情欲之色才结束了这个吻,两人深深凝视着对方,然后动作十分一致地开始脱去身上的礼服。

       两人动作很快,等到只剩下纯白的单衣后才停下了手,抬头又看了看对方,同时笑了。

       然后,挽袖子——

       “成败论上下?”

       “一决胜负吧!”

       话音刚落,两人就同时大打出手!!!

       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但上下问题不容马虎,不解决好可是会辜负良宵的。

       至于结果——

       “苏沐秋你使诈!”

      “兵不厌诈。”

       嘘!非礼勿视。

——卷·终——

我……终于……把结局……放上来了……

咳咳咳,首先当然是给各位小天使道歉了,我这个结局隔了两个月才吐出来,真的是很对不起,虽然现在说什么都好像是狡辩,但是我觉得还是解释一下迟了这么久的原因。

其实就是2月份的时候突然陷入了一个倦怠期,不想码字,特别特别不想也没有动力,所以我就想着先缓缓吧,放空放空,然后就放空了一个月,等到3月想着该开始写了,但是你们知道的长久不写会手生还有就是拖延症会不断发作,然后就又拖了一个月,然后就到了现在,呃,总之真的很抱歉让姑娘们等了这么久/(ㄒoㄒ)/~~

现在来说说这个结局,不知道大家满不满意,反正我是把想写的都写出来了,有不好的地方请多多包涵一下(づ ̄3 ̄)づ╭❤~

番外……不知道写什么/(ㄒoㄒ)/~~大家有什么想看的吗,还有那两位可以点番外的姑娘出来点一下呗。

关于出本,虽然吧这文真的一般般般般,但是我还是想做出来做个纪念,但是什么时候出来……我争取今年年底前吧,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有多少人买,不过大不了就糊墙(我心还是很宽的……)

最后的最后,感谢一直追下来的各位小天使,总觉得这样断断续续更了一年,真的太对不起姑娘们,只能非常非常非常感谢你们,愿姑娘们吃吃吃不胖!

鞠躬!


评论(92)
热度(310)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