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伞修伞】叶太女(下)

*恶搞向,UU体,架空古代

*雷点:女尊世界

*脑洞巨大,慎入

*CP伞修伞无差

*迟来的下篇[捂脸],这篇比上篇严肃(。ˇε ˇ。)

19

翰林院,有“天子私人”之称。

正所谓非翰林不入内阁,翰林清贵,由此可知。

不过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新入职的新人总要受前辈的“指导”。

苏沐秋因为年龄太小,即使在翰林内行事低调沉稳,还是会受到一些刁难。

叶修暗搓搓派人留意苏状元,自然清楚他的情况。

不过叶太女并没有出手帮忙。

因为他心里清楚对方并不需要。

20

苏状元年龄小,可做人方面却很有一套。

不过两三个月时间,就让翰林里的前辈们除了极个别心胸狭窄的,其余都对他颇为赞赏。

上峰有赞赏,自然就会愿意给他机会。

所以当到了轮换讲官时,苏沐秋就被推荐了上去。

所谓讲官,就是在阁老、皇帝面前讲课。

此间好处,难以计数。

因此一月一轮的讲官之位,可让翰林们争破头。

苏沐秋能只花三个月就脱颖而出,能力手段可见一斑。

他本就在女皇面前留有印象,现在又得了讲官一职,女皇听了他几次讲学,又看了看他姣好的面容,心里默默有了个想法。

21

当叶修知道苏沐秋成了东宫讲官时,他虽然有些意外,但又觉得是情理之中。

所谓东宫讲官,就是给太女讲课的,也兼职伴读。

一般而言,做了这个职位,只要不作死,基本都是下任皇帝的亲信。

算是半只脚踏入了权力的中心。

苏沐秋明显是肱骨大臣的料,他又那样年轻,辅助两任帝皇妥妥没问题。

所以叶修很开心地接受了这事。

不过年轻的太女只想到女皇为他储备人才这一层,却没有想到另一层。

那就是他也到了让女皇操心婚姻大事的年纪了。

太女身份“特殊”,所以从很早以前开始,女皇就没想过让他娶世家女。

只因世家女多为家族计,而太女秘密不能有半分泄露,换而言之,太女将来的另一半是需要背负“娈宠”之名。

也因此,女皇早早就决定要一个出身寒微的“女婿”。

苏沐秋有才、有貌,家庭背景简单,和世家没有任何牵扯。

简直就是量身定做的人选!

然而女皇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惜才,这么一个明显能成为一代贤臣的孩子,因为自己的私心让其在历史上留有骂名,真是有点于心不忍。

但,太女终归是更重要的。

22

女皇有了决断,自然就付诸行动。

不过因她自己是个痴情的,与凤后鹣鲽情深,所以虽然属意苏沐秋,却没打算乱点鸳鸯谱。

她只是给两位毫不知情的当事人制造多多相处的机会。

才有了苏沐秋任东宫讲官一事。

按照她的设想,她家孩子也该到了春心萌动的年纪了,与一个貌美多才的少女多多接触,心生恋慕简直不要太容易。

可惜女皇陛下万万没想到她看好的苏沐秋,是个——男的。

那画面简直太美。

23

女皇心中思量无人可知。

叶修和苏沐秋却实实在在多了许多接触。

东宫讲官除了讲课,还充当太女的智囊团,为其出谋划策。

自从有了苏沐秋,叶修觉得自己轻松了不少。

他对苏沐秋有种天然的信任,很多事情都愿意交付给对方。

所以没过多少时日,满朝文武都知道太女对苏状元非常倚重。

24

苏沐秋在面对叶修的时候是很恪守君臣之道的。

叶修对他这个样子感觉新鲜又有趣。

所以他非常不遗余力地要打破对方冷静的面具。

让我们为苏状元点蜡。

叶修对于把苏沐秋撩炸毛是驾轻就熟。

虽然时代不同,但这个苏沐秋和他记忆中的少年还是有着本质的相似。

这个认知总是让他会不自觉地微笑。

太女并不知道他这个时不时想到某人而微笑的样子像极了少年慕艾。

起码在女皇陛下眼里是这样。

也或许并不只是像。

25

如果让苏沐秋形容一下自家主君的为人。

他会微笑地告诉你:如果“她”不是太女,他已经打死对方十万八千次了。

能让八面玲珑的苏状元说出此言,叶太女实乃神人。

苏沐秋从来没想过他会在一个人面前那样的情绪外露,尤其对方还是能决定自己前途的主君,帝国下一任继承者。

他出身贫寒,年少便父母双亡,而且那年还刚好遇上饥荒,他带着年幼的妹妹逃荒,那段日子他现在回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容貌出色,为了生存,也为了能护着妹妹,在荒年后重新修订户籍时,他便谎报了性别。

他怀揣着这个秘密,如履薄冰,加之人本来就聪慧,自然便练就了一颗九曲心肠。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他从来没想过有人能打破他的冷静自持。

也不知道幸还是不幸。

26

很多时候苏沐秋都会忍不住担忧嘉国的未来。

有叶修这么一个下任皇帝不担忧才怪啊!

但也有些时候,他也能看到对方身上拥有的成为明君的特质。

“殿下!这些事情需要您来决断!”

“哎呀,沐秋你决定好了告诉我结果就好了。”

“臣不敢逾矩。”

“那当孤命令你好了。”

“……”

果然对方身上所谓的明君特质都是他眼瞎看错了!

27

嘉国北疆并不太平,总有游牧民族侵扰。

女皇十几年前使人用计挑起北疆各部内讧,让其自顾不暇了这么些年。

最近两年却出现了一个年轻首领,竟然统一了各部。

朝堂中人都感觉得到对方的狼子野心。

尤其是对方还派人来求娶皇子,结秦晋之好。

文武大臣分成两派。

一派认为可以让皇子和亲,先麻痹北疆,徐徐图之。

一派则极力反对,迟早是要打垮北疆,何必再送皇子过去。

尤其是本朝皇子只有一人,太女的同胞弟弟叶秋。

苏沐秋看到的叶修总是吊儿郎当万事不走心的。

所以当他看到对方在和亲之事表现出来的强硬态度时,非常震撼。

“将边防之危系于一人之身,那要满朝文武何用?要戍边兵将何用?她北疆首领好大的口气,她说娶就娶,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她若要战便战!!”

那一刻,苏沐秋感觉叶修整个人都变得高大无比。

用现代语言来形容就是——帅炸了!

28

女皇也舍不得用自己的儿子和亲,所以最后自然是拒绝了那个首领的求娶。

对方其实也不是为了娶亲,她只是找一个借口开战罢了。

叶太女很认真严肃地和自家母皇商谈了一夜,第二天便得了随军出战旨意。

“沐秋你……战场危险,此番随军就……不要跟随了。”叶修迟疑着开口。

苏沐秋勾起一个温柔的笑容,语气却很是坚定。

“臣是殿下的谋士,自然是殿下在哪里,臣便在哪里。”

叶修看着他,缓缓笑了。

“那便与我并肩作战吧!”

29

叶修虽然随军出战,却并不端着太女的身份,而是做了一个小千总,带着几百人的小队,苏沐秋作为他的谋士,并无官职。

而天生神力的武状元苏沐橙也在随军之列,官职比叶修高不少,是一名参将。

由这个职位就可以看出女皇也是有意培养她。

战场凶险,苏沐秋却在这里感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情。

那是和叶修默契无比、配合无间、并肩作战的感情。

他从来不知道他们可以无需言语,只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他从来不知道他们可以全然信任,毫无保留地把后背托付给对方。

冥冥之中苏沐秋觉得,他们好像曾经真的有过这样的时光。

他们是最好的搭档,但又好像不止是搭档。

而当叶修在某次大战役过后忍不住给了苏沐秋一个拥抱时。

他只有一个感想。

完了,好像栽了!

30

苏沐秋最近有些憔悴,叶修以为是太过劳累,便劝他多多休息。

苏沐秋的确是累,不过是心累。

意识到自己对叶修的感情之后,他花了一个晚上去梳理内心。

越是梳理,越是绝望。

一,他男扮女装参加科考,乃欺君之罪。

二,他对主君有了思慕之情,乃犯上之罪。

欺君犯上,要诛九族的啊啊啊啊!

这是注定无望的爱,他比谁都清楚。

可是,他还是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我的殿下,臣心悦于你。

31

不过在战场上,苏沐秋并没有多少时间去伤春悲秋。

打了这么些时日,蛮族已经呈现颓势,估计她们自己也清楚,所以便发起了总攻。

那场战役打了足足三天,血流成河尸山血海。

苏沐秋和叶修一直并肩在一起。

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无数次以为自己撑不下去。

然而每次回头看到对方,就觉得能够再坚持一阵。

苏沐秋想,此战过后,即使要杀头,也告诉叶修自己的心意吧。

然而他没想到自己会没有机会说出口。

他帮他挡了一刀,穿胸而过的一刀。

他的血溅到了他的脸上,他倒在他的怀里。

他看到他满眼的恐慌。

他想说话,却没有力气了。

“别说话!别说话!会没事的,你会没事的!”

“沐秋……不要……不要离开我……不要再离开我了……”

再?他什么时候离开过他?他怎么舍得离开他呢?

“你这个蠢货,谁要你为我挡刀?我不要!不要!我只要你活下去!”

我的殿下,臣为了你,死也甘愿。

32

这场战役成为了叶修一生的噩梦,也让他在在位期间,多次主动出击,几乎把北疆各族消灭殆尽。

而此时,他的全部心神都只有在被军医抢救着的苏沐秋身上。

这样等待某人跨过鬼门关的难熬,他已经许多年没有遇到过了。

当年苏沐秋出车祸,他接到消息背着哭得走不动的苏沐橙赶到医院,在抢救室外度日如年地等待,却等来了一个噩耗。

那样猝不及防的离别,他甚至不知道那个少年在最后的时刻是不是有说过什么。

苏沐橙在停尸间外哭得几近晕厥,根本无法进去验看少年的身份。

只能他进去。

那个地方是那样的阴冷,苏沐秋脸无血色地躺在那里,神情安宁得仿佛只是睡着了一样。

他想叫他不要玩,不要装睡,快起来。

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他只能死死地盯着他,最后在死者身份确认书上面签字。

如今,他又要再经历一遍了吗?

33

军医自帐中出来后,神情踌躇。

叶修的脸一下子就变得煞白。

“启禀殿下,苏状元……已无生命危险。”

靠!说话不要大喘气啊!

叶修心神一松,差点腿软倒下。

“军医是否有话要说?”叶修心下有了猜测,屏退左右问道。

“苏状元为……男儿身。”

“孤知道。”

军医见他神情平静,脑洞一大,忍不住想太女估计早就知道,而且观其神情,怕是早有私情了。

不得不说军医真相了。

“此事保密,苏状元由孤亲自照顾便可。”

果然是早有私情啊!

“臣遵命。”

34

苏沐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被叶修搂在怀里,这让他惊了一下,忍不住一动,叶修立刻就醒了。

“殿下你……”苏沐秋话没说完就被叶修的动作吓住了。

叶修在他的额头上重重亲了一下。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你今天要是再不醒来我都要治军医的罪了。”

苏沐秋这个伤很是凶险,差一点就到心脏了,所以虽然抢救回来,还是昏迷了差不多三天。

这三天里叶修亲自照料不眠不休,昨晚实在是撑不住了才爬上他的床搂着他一起睡。

因为他实在是担忧,不敢离开他半步。

苏沐秋被那一下弄得一脸懵,回过神来后脸立刻就红了。

他本就好看,如今病中便多了几分娇弱之美,现在又羞红了脸,实在是让人移不开眼。

叶修没忍住,低头吻住了他。

并没有急切的攻城略地,只是温柔地舔舐,带着满满的珍惜。

我珍惜你,心疼你,和,心悦你。

你,感受到了吗?

苏沐秋自然感受到了。

他甚至回应了起来。

直到……

“唔……等等……好像有什么顶着我?!”

叶修有点尴尬,然后很快扯出一个有点猥琐的笑容。

握住苏沐秋的手缓缓往下探去。

苏沐秋瞪大了眼睛。

“苏状元,你知道了孤最大的秘密,余生便不能再离孤身旁了。”

35

人生反转太快,让苏状元感觉有点晕。

但是很快他就接受了。

因为再没有什么比两情相悦更重要。

不过是同性别而已。

所以很快两个刚刚确定心意的人就表现得各种黏糊,简直能闪瞎人眼。

然而要真的终成眷属还有最后一关要过。

36

苏沐秋是男儿身的事终究是瞒不住。

所以女皇震怒,尤其是叶修还说两人已经私定终身。

和所有家长一样,错的永远不会是自己的孩子,只能是别人带坏。

苏沐秋,该死!

“他死了,我不会随他去,因为我还有家国还有责任,但是。”叶修一脸平静地看着女皇,抬手轻轻指着自己的心,“这里,再也不会有别人。”

“我不会再和任何人在一起。”

“我会做个好皇帝。”

“只是我再也无法做一个快乐的人。”

没有他,他如何能开怀?

37

叶修与女皇对话时,苏沐秋就被绑在后头听着。

所以当女皇把人带出来后,叶修愣了一下,立刻上前帮他松绑。

“母皇!他伤还没好呢!怎么能这样绑着!”

女皇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是儿大不中留。

“陛下说只要不和你在一起,我就能做回我的苏状元,否则就是死。”苏沐秋盯着他,哑声开口,“我答应了,不是怕死,只是怕再也不能见到你。”

“不做你的伴侣,我还可以做你的肱骨大臣,为你鞠躬尽瘁,辅助你成为明君。”

“我与你之间从来就不是只有儿女之情,我们是知己,是战友。”

“我很高兴你没有说出什么殉情的话。”

“我……爱你。”

再也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了。

38

最近发生了件大事,太女要成婚了!

成婚对象居然是之前的文状元!

对方原来是男扮女装!

还在战场上救过太女!

两人两情相悦,陛下无法,便只能赐婚了。

这信息量实在太大,传到民间简直为话本提供了大量素材,因此也涌现了许多优秀作品。

无论大家怎么说,反正叶修是得偿所愿。

至于子嗣啊,下任继承人什么的,不是有弟弟叶秋么?

叶秋:我可能有一个假哥哥。

大婚流程繁复,一整天下来苏沐秋觉得自己要累垮了,幸亏他不用去敬酒,所以可以舒舒服服在新房里休息。

他甚至还睡着了。

所以叶修回到新房后见到的就是一个睡美人。

他差点气笑了,所以就异常粗鲁地把人叫醒。

“娘子你就不能温柔点啊?”苏沐秋打着呵欠抱怨道。

“学过三从四德吗?还不快起来伺候!”叶修故意一脸凶恶样。

苏沐秋一挑眉,微微一笑,猛地伸手把人拉到床上,翻身压住。

“我的殿下,你想我怎么伺候你啊?”

“唔……苏沐秋,你以下犯上……”

“我是啊,所以殿下你来治♂臣♂的♂罪♂吧~”

——END——

上一年的叶神生贺现在才填完[捂脸]

我觉得还是很甜的,小天使快吃安利

评论(38)
热度(163)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