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宅懒废

大迷全职高手,伞修可逆不可拆,不可拆,不可拆!!!其他CP都是热门的配搭的比较爱,喻黄周江双花双鬼林方高乔,杂食,素肉皆可~~~

【点文】双花

 *狗血吃醋梗,双向暗恋梗,肉

OOC,OOC,OOC!

时间线:第一届世界邀请赛中国队夺冠后。

写得不好……别打我(>﹏<)

PS:这个算是阑总 @酒阑珊 的生贺还有当初的两篇点文的另外一篇,点了双花的妹纸是 @临渊 ,话说我看回点文那里才发现是酒后、世界冠军夺冠后庆祝……所以其实这篇只满足了肉和世界冠军夺冠后的梗QAQ,两位将就一下吧。

============================

       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以中国队夺冠为句点,落下了帷幕。

       为了以防粉丝群情汹涌,堵塞机场,中国队回国的时间被官方瞒得严严实实,任凭各大媒体使出浑身解数也得不到丝毫线索,所以当中国队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终于再次踏在自己所熟悉的土地时,并不需要面对热情的媒体和粉丝,全都松了口气。

       当然,没有媒体粉丝,亲友队友自然是有的。

       “大孙!”

       孙哲平看着笑得无比灿烂的张佳乐像箭一样向自己冲来,脸上也忍不住露出愉悦的笑容,张开双手把人稳稳地抱在了怀里。

       “孙哲平孙哲平孙哲平!”张佳乐紧紧地搂着昔日搭档结实的肩膀,在他耳边一叠声地叫唤着对方的名字,隐约的颤音泄漏了他的兴奋和激动,“冠军!我拿到冠军了!我拿到冠军了!”

       “我知道。”决赛是直播,所有的荣耀迷绝对不会错过,更别说张佳乐比赛一结束就给他打了电话,只是如今再亲耳听到,孙哲平依旧和张佳乐一样的激动和高兴,“张佳乐,你是最棒的。”

       张佳乐闻言更加用力地搂紧了孙哲平,他的心脏正激烈地跳动着,久久不能平息,同时心底也在催促他赶快做一件事——一件他想了许多年,终于可以做的事。

       孙哲平看着松开手的张佳乐,一脸正经认真地看着自己,仿佛要说什么极为重要的事情,他心弦微动,竟然有了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和紧张。

       “大孙,我……”张佳乐酝酿了好一会,心里给自己加足了油,终于开口,可惜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给打断了。

       “乐乐,乐乐,乐乐,你怎么走那么快都不等等我。”清亮的少年嗓音自身后传来,充满活力且十分悦耳,但是听在被打搅的两人耳里都是和艹等同。

       张佳乐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自然给打散了,只能带着些沮丧无力然后很是无奈地转头,看着已经跑到跟前的少年,没好气地伸手揉乱那一头灿烂的金发,“是你腿太短走得慢了,小鬼,还有,不准叫我乐乐,叫哥,没大没小的小鬼。”

       孙哲平看着两人很是熟络的动作,微微眯起了眼睛,看了少年一会他的脑海里就浮现出了对方的资料。

       法兰克,中法混血儿,同时是法国队的选手,职业狂剑士,年龄十八,是法国队年龄最小、被誉为最年轻的天才选手,因为这次世邀赛法国队进入了四强,所以这位少年的受关注度还挺高。

       “我自己有哥哥,才不要叫你哥呢!乐、乐。”少年十分调皮地说道,湖水蓝的眼睛总是给人深情温柔的感觉,衬得本就出色的面容更加的魅力四射。

       “臭小鬼。”张佳乐笑骂了一句,然后看向孙哲平,“来来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孙哲平,我最好的搭档,法兰克,比赛时候认识的小鬼,和我还挺投缘的,这次跟着我们回来是来旅游的。”

       旅游?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孙哲平心想,脸上却不显,对着法兰克点了点头,“你好。”

       “叔叔好。”法兰克笑得灿烂,出口的话却让孙哲平额头冒出青筋。

       张佳乐没忍住立刻抱着肚子狂笑起来,一边伸手用力拍着孙哲平的肩,拍得是啪啪作响。

       “笑死你算了。”孙哲平瞪着张佳乐,手却伸到这人的后背轻拍帮他顺气,眼里却是有温柔在其中隐约流动,看得法兰克心中警铃大作。

       “乐乐,咱们走吧,我肚子饿了,我要吃地道的好吃的东西,你快带我去吧。”法兰克一把拉住张佳乐的手臂一边撒娇一边隐晦地向孙哲平投去敌意的一眼。

       孙哲平心中轻哼了一声,虽然并不把这小鬼放在眼里,但知道有人觊觎张佳乐还挑衅他就让他非常不爽。

       “这里可不是我的地盘,找好吃的要靠大孙带路,是不是啊大孙。”张佳乐笑着对孙哲平道。

       孙哲平的眼神缓和起来,点了点头,“走吧,法兰克你有安排住的地方吗?没有的话我们就先去给你找酒店。”

       “乐乐,你住哪里?”法兰克问。

       “我……”

       “他住我那里。”孙哲平很平静地打断了张佳乐的话,张佳乐愣了一下,也点了点头。

       法兰克嘴一下子就扁了,眼珠子在两人间来回转了转,眼底飞快地浮现出不甘,随即很快就隐去,乖巧地表示那就先去酒店吧。

       孙哲平自然把法兰克的表情全都收在眼底,心里也暗暗盘算了起来。

       离开机场,他们坐的是孙哲平的车,他从后视镜里看到张佳乐和法兰克相处得十分融洽,耳朵听着两人的嘻嘻哈哈,只觉得心头有股火正在不断地往外冒,握着方向盘的手更是用力得手背的青筋都冒了出来。

       而孙哲平这股火接下来的时间都一直在烧,看着那个小鬼不断地对着张佳乐撒娇卖萌粘粘糊糊,时不时还要眼神挑衅他,孙哲平要不是看着张佳乐看那个小鬼的眼神就像是看弟弟似的他早就把那熊孩子揍一顿了!

       一下午的时间就消磨在了配法兰克东逛西看里,到了晚饭时间,三人也累了,就直接回了法兰克住的酒店,在酒店餐厅里解决。

      “我上个洗手间。”

       随着张佳乐的离开,终于有机会独处的孙哲平和法兰克,顿时气氛就剑拔弩张起来,吓得服务员放下菜单后就匆匆离开,不敢多停留,怕被殃及池鱼。

     “他很可爱吧。”法兰克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纯真乖巧的表情,眉眼间的嚣张狂妄铺展开来,就像是捍卫领地的小兽,面对着入侵者露出尖锐的獠牙。

       孙哲平眼皮微微抬起,眼底是一片冰寒,嘴角微扬的弧度透着浓浓的嘲讽,“再可爱也不是你的。”

       “不是我的,也不见得是你的。”法兰克立刻反驳,“大叔,你已经过时了,以后我会和乐乐重新打出繁花血景,没你的事了。”

       这话并没有让孙哲平暴怒,他只是加深了嘴角的笑意,出口的话平缓无比,却透着无人可比的狂傲。

       “繁花血景的主导者是狂剑士。”他看向少年的眼神是毫不掩饰的轻蔑,“你,压不住张佳乐。”

       “只有我能和张佳乐打出繁花血景。”

       “你没听清楚张佳乐是怎么和你介绍我的吗?”

       “我是他最好的搭档,他没有用曾经这个字眼,这代表了在他心里,我一直都是他最好的搭档。”

       “我于张佳乐而言,是无法替代的。”

       孙哲平的声音一直很沉稳,也并不急速,但是法兰克却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无法插嘴反驳,越听越憋屈,也越听越没有底气,他是个聪明的孩子,现在要是张牙舞爪地说什么也不过是空话,只会让对面的男人更加蔑视自己罢了。

       “再无法替代,你也只是最好的搭档而、已!”法兰克终于憋出了一句。

       孙哲平微笑了一下,“很快就不只是搭档了。”

       “你什么……”

       “你们俩在聊什么呢?感觉挺融洽的。”张佳乐的声音响起,两个还剑拔弩张的人立刻都收敛起来。

       “没什么,在给法兰克介绍B市有什么好玩的,他说明天想自己一个人‘探险’。”孙哲平道,光明正大地挖坑给法兰克跳。

       “我没……”法兰克正想反驳,却让张佳乐开口给抢先了。

       “那也好,我这个老人家真没多少精力陪你这个小鬼,况且B市挺多外国人的,我就看到不少原本不认识的结伴同游,那你明天小心,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吧。”

       张佳乐都已经拍板,法兰克只能闷闷不乐地应了。

       所以这顿晚餐孙哲平吃得很是愉悦,法兰克就有点食不下咽,张佳乐时没心没肺没什么感觉。

       “我去取车。”

       酒店门口,孙哲平交代了一句就去了地下停车场,张佳乐和法兰克站着等他,确切的说是张佳乐等,法兰克只是送送他。

       “乐乐,你明天真的不陪我吗?”法兰克拽了拽张佳乐的T裇下摆,可怜兮兮地道。

       “我今晚有很重要的事做,无论成不成明天都不能陪你。”张佳乐抬手揉了揉他的金发,安抚道。

       法兰克心中一紧,眼里闪过许多,最后假装好奇懵懂地问:“是什么事?”

       “嗯,人生大事。”张佳乐笑了笑,不知道想到什么,眼里泛起了温柔之色。

       法兰克看着,心里的妒忌突然汹涌得厉害,这样的眼神从来没有因为他而有过,他是因为比赛而喜欢上张佳乐,法国队和中国队在半决赛相遇,个人赛第一场就是他的狂剑士对上张佳乐的弹药专家,那样绚丽的百花式打法即使在赛前分析时已经看过无数遍,但真正对上了他才深深地被震撼到,所以他输得心服口服,而后面团队赛那人出色的配合,更是让他无比赞赏,他想到那人的资料里有提到他曾经和一个狂剑士创出了繁花血景,可惜他的狂剑士退役受伤,繁花血景不再,那时候他就很希望自己能够和这人重新打出繁花血景。

       而过分的关注加上法国人天性中无可救药的浪漫,法兰克很快就知道自己喜欢上了张佳乐,情场经验丰富的少年很是主动地出击,可不知道这人是迟钝还是故意装傻,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反应,而现在,法兰克清楚地认识到,张佳乐不是迟钝也不是故意装傻,他只是心有所属罢了。

       心有所属,满心满眼都只有那人,所以别人的示好自然全都看不见。

       “啊?怎么了?”张佳乐突然被法兰克抱住,少年的金脑袋埋在他的颈间,吓了他一跳,刚想挣开,就听到对方闷闷的带着伤心的声音。

       “张佳乐,我喜欢你,你也喜欢,好不好?”

       张佳乐愣了一下,然后叹息了一声拍了拍少年的头,轻柔却坚定地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法兰克搂着他的手又紧了几分,“我……我可以和你再次打出繁花血景的!”

       “不可能的,除了他,再也没有人能和我打出繁花血景了。”张佳乐从前也是尝试过重现繁花血景,结果自然无一例外的是失败。

       法兰克不说话,抱着张佳乐也不动,张佳乐也没推开他,伤害了一颗纯纯少年心,抱着自己能让他觉得安慰些的话,就让他抱一会吧。

       所以孙哲平开车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相拥的画面,他原本已经压下去不少的那股火,突然就像是被浇上了油一样,一下子就冒起来了,他狠狠地一捶方向盘,响亮的喇叭声顿时响彻天际,也把张佳乐和法兰克吓了一跳。

       “啊,大孙。”张佳乐和车里的人打了声招呼,法兰克也松开了手,对着孙哲平吭了一声,眼见着张佳乐已经打开车门准备坐进去,突然一个伸手捧着张佳乐的脸,在他的脸上很是响亮地啵了一下。

       “乐乐我最喜欢你了!晚安!”说着做了坏事的小孩很是潇洒地转身离开,留下脸黑得不行的孙哲平和愣了一下的张佳乐。

       “啧啧啧,现在的小孩真热情啊。”张佳乐轻笑了一下,也不怎么在意,因为懒得扣安全带,所以就坐到了后座去,也自然的没有看到孙哲平不好的脸色。

       车里有着诡异的沉默,不过心思各异的两人都没有察觉,很快,车子就回到了孙哲平所住的小区。

       这片小区属于高档小区,是楼冠宁为孙哲平准备的,张佳乐不是第一次来,但却是第一次感觉到紧张。

       因为他待会要做的事……妈蛋,好紧张啊!!!

       孙哲平眼神晦暗不明地看着神思不属的张佳乐,心头的那股火是冒啊冒,知道踏入了自己的住处,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大孙,我……唔!”门刚关上,张佳乐准备讨杯水喝,话都还没有说完就被人一把拉住,用力一扯,他的背就撞上了门扉,还来不及暴怒,下巴就被人捏住抬起,一个炙热也柔软的东西就贴上了自己的嘴巴,无比的用力。

       张佳乐愣愣地看着那双近在咫尺明明很熟悉现在却觉得陌生的眼睛,那样深不见底的黑瞳,里头泛着暴戾和怒火,就像是凶猛的野兽,像是要把自己撕碎吞进肚子里似的,而唇上堪称粗暴的蹂躏刺激着痛觉神经,张佳乐张嘴喊痛,却顿时给了孙哲平机会,软舌近乎凶悍地入侵温热的口腔,强迫对方与自己交缠。

       孙哲平……吻他?没做梦吧!!!

       等到孙哲平终于放开张佳乐,张佳乐的嘴唇已经红肿一片,气息也十分不稳,眼神迷茫地看着对方,困惑的样子非常可爱。

       “大孙你……干什么啊?”张佳乐呆呆地问。

       妈的!真是可爱得让人受不了了!!孙哲平眼神又深了几分,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干你。”

       张佳乐觉得他在做梦,肯定是在做梦!下意识地回了一句:“我干你还差不多!”

       孙哲平挑了挑眉,突然露出了一个霸道又张狂的笑容。

     “试试就知道谁干谁了。”

       啊咧?!

然后【点这里】密码xjcg

=================================

终于码完……不好吃的双花肉,大家将就一下吧~~

短期内都不会有肉了……我要斋戒QAQ

 

评论(43)
热度(226)

© 死宅懒废 | Powered by LOFTER